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little children(2)

“嘀……嘀……嘀……”心电图上上下下地波动着,可怜的人鹅黄的发似乎也因为苍白病床变得黯淡无光没有生气,面容姣好的少年安静地躺在那里。

“早上好,真~君。”朔间凛月敲敲门走进去把手里探病的花放进花瓶,低头也向床上的人问候,“早上好,游君。”

绛红发色的青年停下手里的活计微笑着回应他:“早上好,小凛,难得在早晨就见到你。”

“恩。早晨有我的航班,还没到时间我就先过来看看了。况且最近游君的情况有好转,我也想多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朔间凛月倚着窗台安静地看着衣更真绪。

衣更真绪坐在病床边温柔地拉过游木真的手,小心地扣在手心。

朔间凛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轻轻微笑舒出一口气:“...

『凛泉』笨蛋情侣日常

没时间写剧情向于是写了日常向
大概是段子集合

1、
“喂,笨熊醒醒,走路的时候给我看路啊。”
“哦,濑酱,我知道了。”
“真是的,知道了就给我把眼睛睁开啊。”
濑名泉伸手去捏朔间凛月的脸,于是像是流体生物一样夸张地被扯成椭圆形。
“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好拉住我的手,我牵着你。”
朔间凛月睁了睁眼睛,软塌塌地伸出自己的手,被对方紧紧拉住:”小濑~”
“不准往我身上趴。”
“小濑的发型和之前稍微有点不一样了。”
濑名泉心情颇好地转过身:“不错嘛,小熊终于看出我剪头发了?”
“恩,毕竟小濑的全部我都有好好喜欢着呢。”

2、
“啊~呜嗯。”
“啊~”朔间凛月张着嘴等着对方投喂。
“你倒是给我自己吃饭...

【凛泉】Little Children(1)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

之后会稍微修正些设定,所以这篇文又重新开始啦

同系列短篇之前已经放出了:1  2   3


本篇是两个人全部故事的开始

泉和凛月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性格上有私设

母亲泉,孩子是泉亲生的,泉是类似Bate的体质(社会认可存在这种特殊体质的人为前提)

— — — — — — — — — — — — — — — — — —


 朔间凛月打...

【凛泉】魔女

魔女泉(♀)×吸血鬼栗子 

 设定属于@★蓝框眼镜☆

设定很长,本文属于刚刚确定彼此关系的时间段的故事

本文是车:全文版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色渐晚,黑压压的云层更是把那残存的暖阳吞下,

“轰隆隆!”

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快步向前跑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漏下了几滴雨点,一阵阵清风把斗篷的边缘吹起...

【凛泉】Spring

 吸血鬼栗子题材

我流吸血鬼

语言风格突变

改了很多次希望能传达我想表达的意思

建议连贯阅读全文:全文版
下文:不含情色描写版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夜晚呐~已经到了起床的时候了。

朔间凛月伸了一个懒腰慢悠悠地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

今夜的月亮格外漂亮呐,是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窗外,那轮月亮晕着一圈蓝幽幽的光辉,周围也没有什么星星相伴,显得格外清冷寂寞。

热闹的酒吧里,霓虹灯散射着光怪陆离的光影,人们在模糊...

【凛泉】花魁

这个题材最出彩的地方本来就应该是色情的描写

不知道能不能描写出花魁的魅惑

全文版:含复健车
下文:不含车版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桌上的烛灯晕出昏黄温暖的光辉,屋子里尽是些华丽的绸缎装饰,一缕缕青烟从长长的烟杆口飘摇而上,融到空气里一会儿就消散了。

“小濑~”黑发的男人揽着怀里身着红色宽大和服的美人,一边亲昵地呼唤着一边又蹭了蹭他的颈窝。

“嗯?”怀里的人只是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抬手去把自己松垮下去的和服拉紧了些,长长的裙尾托在两人刚刚厮磨缱绻过...

【凛泉】小日子

 凛泉深夜60分 :【领带】

领带~成年人的凛泉……大概是这样一个很模糊的关系

背景:与little children和之前发布的两篇little child是同背景

凛泉(30岁左右)已婚,目前有两个孩子

时间线:little children → 本文 → little child(1)(2)

属于凛泉婚后和要第三个孩子之间的故事

 — — — —  — — — —

『小濑,这边高铁检修,今天晚上回不了家了,不用等我,你先睡吧。』 

濑...

【凛泉】梦里的小世界

题目:【世界】

小小凛月的梦世界

 — — — — — — — —

小凛月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哥哥寄来的生日礼物。

在那个时候,小凛月还不理解为什么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要和自己分开,也不理解为什么哥哥不能回来继续陪着自己。

即使自己最喜欢的哥哥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候,不时地还会给自己寄来各式各样的礼物或者明信片,但是哥哥不能陪在身边的失落却是无法消除的。

在那个时间,凛月待在钢琴前的时间变多了,在父母的眼里小凛月就像是突然长大了,懂事了,不像零在的时候一样爱撒娇了,但是只有凛月自己知道,自己是寂寞了。

或许...

1 2 3 ————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