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泉凛】 shadow and sunlight (上)

 )     下 )

段落间有时间变化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好热啊小濑~”

南方的小镇,正值炎夏的中午,燃烧的太阳烘烤着大地,加上从海面上滚来的层层热浪,好像置身于烘焙炉里一般。

只可惜他们的马车就是在这个时间到达的小镇,火辣的太阳很快把朔间凛月的好心情烧成了块硬邦邦的黑面包。

 

而当时从王都出来的时候……

“马车?我们要走很远的路吗?”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准备的马车有些想抱怨旅途的漫长。“不算一段很短的距离,累的话,路上的时候你可以枕着我睡一会。”濑名泉把朔间凛月扶上马车,才上车坐在他的身边。 

 “路上好颠,连小濑软软的肚子都不能减掉颠簸。”等下车的时候,朔间凛月打着呵欠从濑名泉腿上爬起来故意抱怨,“小熊,等下还是让太阳晒死你好了。”濑名泉强行扯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对他开口。

说实在的,这番火阳连一向自律的濑名泉都有些难以忍受,更何况是讨厌太阳的朔间凛月。“小熊,你还好吗?”考虑到起初对方还能抱着对新房子的兴趣坚持往前走,而现在纵使是自己牵着好像也迈不动一步,眼皮也是半睁着昏昏欲睡的模样。“拿着。”几乎没有犹豫地把撑在两人头顶的布伞塞到朔间凛月手里,在对方肩胛骨和腿弯处发力,把对方打横抱起来。

“最喜欢小濑了!”朔间凛月自然地揽着濑名泉的脖子迅速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 “就这一次。”然后朔间凛月如愿看到了自家恋人泛红别扭的脸。 

 

(濑名泉低头轻唤自己的恋人,)就在朔间凛月晒得几乎要窝在濑名泉的怀里睡过去的时候,濑名泉稍显急促的声音才飘了进来:“小熊,醒醒,到家了。”睁开眼就看得到自家恋人的脸,清明的冰色眸子,脸庞还泛着运动后的潮红,额上蒙着一层薄汗,啊,就像刚刚做完时候的样子呢。朔间凛月没由来地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怎么了?我现在很狼狈吗?”濑名泉小心把朔间凛月放下,不解地看看对方的眼睛才转身拿出钥匙来开门。

朔间凛月敏锐地察觉到濑名泉的小臂不自然地轻微痉挛,抬起手臂抱住对方的腰把脸侧贴在濑名泉的背上:“辛苦啦,小濑。”朔间凛月的声音又甜又腻。“突然怎么了?你热晕了?”濑名泉空出一只手来疑惑地摸摸朔间凛月的额头好像是想看看对方有没有头脑发热一般。 “什么都没有。”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飘红的耳郭贴着他的后背吃吃地笑起来。

“我回来啦。”带着对新家的好奇,朔间凛月兴奋地转来转去。

屋子里的房间大多都已经由濑名泉布置完成,无论是家具或者摆放的小物件也颇有两人的风格,每次推门进去倒也有一番家的味道。 

只待濑名泉打点好床铺,朔间凛月就扑到刚刚铺好的床上打起滚来:“好软好软。”“小熊,现在还是中午……”濑名泉刚要发作,就看见某头熊侧躺在床上伸着手臂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我要睡午觉。”那头熊这样说着。“真受不了你……”濑名泉刚刚躺到朔间凛月身边,对方就翻身滚进他怀里不住地蹭着他的胸口,“小濑,小濑……”朔间凛月不停地重复着恋人的名字,“烦死了,干什么啊?”濑名泉纵使已经心软还是要装出一副不难烦的样子,“想和小濑一起睡午觉。”闷闷软软的声音从胸口传出来。

 啊,自家麻烦的恋人最擅长的就是得寸进尺,濑名泉入睡前用下巴轻蹭着朔间凛月头上软软的发丝。

 

当濑名泉转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暖色的光辉落满了窗台,给怀里的人镀上一层可人的颜色,就像甜点一样可爱呢,濑名泉轻吻对方的额头。

 

太阳斜到了海平面上把海面染成醉人的红色,濑名泉一只手提着菜篮另一只手牵着朔间凛月慢慢地走着。“小濑,我们回去吧,太阳好晒。”朔间凛月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濑名泉伸手正了正朔间凛月宽大的帽子没好气地回应:“不是你闹着想吃海鲜我们才到码头来的吗?笨蛋小熊,馋嘴就给我忍着吧。”

“小濑过分!”朔间凛月赌气般拉过濑名泉的胳膊,把体重完全压到他身上,濑名泉只觉得心尖有点痒痒的,都怪小熊的发尾太长了。

朔间凛月的晚餐时间,自然是早早地趴在餐桌上等待晚饭上桌,期间顺便欣赏一下恋人忙碌的背影。“就知道吃也不帮忙。”濑名泉趁着煲汤的空闲把做好的食物端上了餐桌,“因为小濑很擅长这些嘛,嗯,好香。” 朔间凛月配合地轻嗅作出一副赞许的模样。“这是当然的了。”反正濑名泉也很吃这一套就是了。

还没等濑名泉落座,对面的熊就一直张着嘴就是不肯自己拿餐具吃饭: “啊~小濑喂我。”“自己吃。”濑名泉这么说了,却没坚持过几秒就把食物送进了朔间凛月的嘴巴。

“好吃~果然我的小濑最棒。”朔间凛月心满意足咀嚼着恋人投喂的食物,得寸进尺地开口:“小濑,下一口的时候,你要先说‘啊’才对啊。”

“来吧,小熊,啊~”糟糕,我好像看到小濑温柔的“笑容”了……

 

之后,朔间凛月“提议”到房顶上去看星星,然后就迅速窜上了房顶。

濑名泉在上来的时候把朔间凛月包进厚厚的毛毯里,嘴上倒是依旧不饶人:“小熊你这样又冻感冒了我可不管你。”

“有小濑在我才不会感冒。”朔间凛月分出一半披在濑名泉身上,自己则抓着另一半钻进了对方怀里,轻轻呼吸着它和恋人身上相同的味道。

“果然和王都的星星不一样呢~当然也和我们那边不一样。”朔间凛月指着一个个濑名泉分辨不出来的星象兴奋地说着。“你总是很喜欢看星星呢……”濑名泉低头看着怀里的恋人,“是想你的家人了吗?”稍许又有些疑惑地开口。

“也许吧,但是小濑也是我的家人啊。”朔间凛月把手收回来,转而去捧着濑名泉的脸,“况且该找到的总会找到的,小濑就不用担心我了。”

“随便你吧。”濑名泉放弃了这个话题,反正每次也进行不下去。

 

“说起来,我们刚认识的那会儿……”濑名泉太熟悉这句话了,毕竟自从结婚之后每当朔间凛月想说一些以前的事情总是会用这个当开头,虽说不上反感,只是觉得这种语气好像有种刻意的疏离感……

 “当时小濑还鼓励我一定能找到真~君呢……”回过神来朔间凛月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大半刚好到发表感想的时候,不出意外地濑名泉再次被对方弄红了脸颊,热度在夜风里都吹不散。

 

“小濑刚刚一直在走神哦,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负责律己的骑士长,今天也在工作的思考中度过了我们甜蜜的夜晚。”朔间凛月略微有些不满地开起濑名泉的玩笑,刻意鼓起两颊却完全没有引起濑名泉的注意。

 “小濑~”抬手捂住濑名泉的眼睛,“小濑总是想些麻烦的事情会提前变成老爷爷的哦。”朔间凛月温柔软绵的声音传进耳朵。“小濑想的事情我都知道哦,这些事情直接告诉我也是没关系的,像笨蛋一样在苦恼会变丑哦。”

 

濑名泉睡熟的时候朔间凛月精神还依旧清醒,就不由得想到以前的事情。

 

一年前骤雨里的边境小镇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几个月前的春末是他们的婚礼,几乎是跳过了恋人的阶段从熟知的“友人”变成了爱人的身份。身为异国流难者的他和骑士长的结合总觉得有些奇怪呢,但又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简单的相爱罢了。

婚礼虽然准备了很久,最后也只能是在某个偏远小镇的教堂里偷偷举办,到场的人除他们也只邀请了熟知的那三人而已,清冷的月光透过琉璃窗照进来和昏黄的油灯在四周形成团团光辉。虽然会选择晚上大多是顾及他的身体,但是他也是明白的“他们”并不是被圣母祝福的。

如果可以,向来孤独的他当然也愿意忍耐着阳光在人们的祝福里完成人生里虔诚的这一步,而他的小濑自然也是这样的。

正是因为“他们”并不是被主神护佑着的:“小濑才会害怕我受伤,害怕我难过。”

若不是那些或来自邻国或来自国内的威胁有几次真的险些对他造成伤害,怕是小濑也不会下这个决心把他带到这里来。

 

“小濑,你究竟有多爱我呢~就真的那么害怕失去我吗?”朔间凛月轻轻抚摸着濑名泉的侧脸。

今天濑名泉几次欲言又止的事情他是清楚的,骑士长不能长时间离开王都,也就意味着不久之后他们就要分开了……

“至少,好好享受这甜美的时光吧。”朔间凛月轻吻濑名泉的唇角,才慢慢闭上了眼睛。

 

 

 

 

“欢迎回来。”朔间凛月给了濑名泉一个拥抱。

在濑名泉第二次回来的时候朔间凛月已经基本学会怎么照顾自己了。

 自从第一次分开之后朔间凛月就留在了这个有着咸咸海风的小镇,每个月或多或少总有几天能见到自己的恋人,小镇的人也都很友好,最近又在教堂找了份圣歌队的工作,日子倒是也过得下去。

 

等到边境基本平定之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在这里定居,小濑是这样说的。

 

 

“啊~”朔间凛月倚靠着濑名泉的肩膀一点点吃着手中的那盘形状诡异的甜品。扭头看看仍旧在看书的濑名泉,朔间凛月恶作剧般把勺子递到濑名泉的嘴边,以往被批评卖相的甜品这一次被毫不犹豫地咬入口中。“哎……好吃吗?”惊讶之余朔间凛月倒是更在意恋人的评价,“和往常一样,小熊你做得太甜了。”濑名泉这样回答他。“是吗?我倒是觉得刚刚好啊。”朔间凛月再次舀起一勺却不想被濑名泉拉住了手臂送入口中,刚想揶揄濑名泉的不坦率就被一个充满糖分的浅吻封住了动作。“好像是有点太甜了。”濑名泉哼着歌看他的书,而朔间凛月难得涨红了脸。

 

迅速消灭掉手里的甜点,朔间凛月打了个浅浅的呵欠。

身子一歪,朔间凛月就像以往他们所熟悉的那样枕上濑名泉的大腿。“现在边境那边还在打仗了吗?”“啊?军队的战争倒是停了,但是书面上那些所谓的‘文明’的战争还没结束。”濑名泉翻着书页这样回答。“小濑又在看什么书,能讲给我听吗?”朔间凛月放弃了之前的话题,“嗯?想听的话可以给你念。”濑名泉的回答则遭到了朔间凛月浅浅的嗤笑:“小濑超~死板。”

 濑名泉手上的书从朔间凛月入睡起就再也没有得到主人的青睐。银灰发的骑士长,看着恋人的睡脸,慢慢顺着恋人的黑发就消磨了整个下午。

 

朔间凛月的早晨一如既往地赖在床上不起,本就松散的睡衣在他的挣扎下露出了光滑的脖颈和半只肩膀,朔间凛月抱着枕头不满意地揉着眼睛:“要亲亲才能起床。”“是吗?”濑名泉这次难得没有拒绝他的提议。

“小濑你学坏了。”朔间凛月用手揉着颈间刚刚出现的红痕不满地嘟着嘴。

“当成是你不起床的惩罚好了。”濑名泉摆弄着早餐心情倒是不错,无所谓地回答道。

 

多雨的南方总归是没有那么分明的四季,但随着频繁的薄雨天气倒也渐渐凉快下来了。“小熊?小熊?还在教堂没有回来吗,这种天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濑名泉看了看窗外阴沉的天空,最终拿上布伞再次走出门去。

“不在是吗?我知道了,谢谢您。”濑名泉在被神父告知朔间凛月早已离开了之后决定沿着回家的路找找,可惜的是沿途的街道上都没有朔间凛月的影子。“难道是到了更远的地方吗?啊,小熊真是不让人省心,希望至少能在雨下大之前找到他吧。”再次看看越来越厚重的云层濑名泉加快了脚步。

 

“这是哪?”朔间凛月追的那只灰猫早就没了影子,“天好像要下雨了,先找个地方避雨吧?”

 

果不其然,不消一会雨水便滴落下来。“这里有钟楼的话也就意味着是在中心地带吗?之前的确没来过呢,最远好像也只是到过和小濑一起散步的码头……”朔间凛月抱着膝盖躲在钟楼洞里看着淅淅沥沥的雨出神,“和小濑一起去过码头钓鱼,和小濑一起去过教堂礼拜,和小濑一起去过家后面的小山林纳凉赏星;傍晚陪小濑一起去买松软的面包,半夜偷偷拉着小濑一起在街道上散步;晴天的时候会窝在家里,雨天会一起打着伞出门……”不知怎么的朔间凛月突然开启了话匣子自说自话起来,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但主人公无一例外都只围绕着一个人。

开始呼啸的风和冰凉的地面慢慢冻僵了朔间凛月的身体,他换了换姿势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倚靠上身后的洞壁。“明明是一个小镇,我却完全不熟悉呢——啊说起来在王都时候也是这样呢,没有小濑的话我好像哪里都去不了呢。明明之前一个人的时候……一切还都是好好的。”

“也许我不该答应小濑离开王都的,如果我当时有哭的话,如果我当时不是笑着和小濑挥手的话,也许我可以一直留在小濑身边也说不定呢……”

 

“不,万一,有一天小濑也不再需要我了呢?王都总是有很多时髦的小姐贵妇呢……真是的,我在想些什么呢!但是,如果我真的变成了谁也不需要的人……”

 

“啊,糟糕,头发上的水好像流进嘴里了,好苦好涩……小濑,想抱抱你”

 

“小熊!你在哪?喂!听到就回话啊!”濑名泉边喊边找,雨水淋湿了他的衣角,积水打湿了他的裤脚,而他除了不时询问着路上匆匆赶回家的人们,也只是向前寻找着:“真是的,超不让人省心啊!”

“明明是那么容易感冒的体质为什么还会任由自己睡着啊。”
濑名泉找到朔间凛月的时候,对方只是蜷曲着身体不住地发抖
“因为太冷了啦。”

朔间凛月拿着伞伏在濑名泉背上,明明也是湿湿的布料小濑的后背却很暖和呢,为什么呢?朔间凛月用脸蹭蹭濑名泉的后背,“小濑知道吗,有只猫超像你的……”

“哈,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只是刚刚回到家濑名泉就把朔间凛月塞进了浴盆。“水太热了啦,小濑。”朔间凛月不情愿地靠着浴盆壁。

“刚好把你这根熊冰棒化掉算了。”濑名泉的声音有些发哑,连眼角都有些微红。

“哎?小濑?”

“哎什么啊!”濑名泉抓起一把澡豆在朔间凛月身上用力涂抹起来,但朔间凛月还是察觉到他在冻伤的地方刻意放轻的力道,朔间凛月慢慢趴到靠近濑名泉的这一边,揽住了他的脖子。

“我错了小濑......我想我是爱你的。”

一会儿,朔间凛月就觉得被温暖的怀抱抱住:“笨熊,别让我担心啊……”

声音哑哑的……

TBC

评论

热度(47)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