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泉凛】 shadow and sunlight (中)

 )     下 )

段落间有时间变化

后半部分有车,不影响剧情请自行避雷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小濑,我要吃苹果。”朔间凛月裹在厚厚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面颊红通通的透着虚弱的神色。“张嘴。”濑名泉把刚刚切成丁的苹果喂进他的嘴里。

  “明明上次那么大的雨都没事,为什么这次这么容易就发烧了?如果我不在家的话你又怎么照顾自己啊,就不能多关照一下自己的身体吗?”濑名泉边喂还不忘自己的长篇大论。

  “小濑好吵,我要睡了。”朔间凛月索性苹果也不吃了果断把被子向上一拉,把自己完全缩在被子里。

  “小熊你,超~烦人啊。算了,好好睡吧。”脚步声慢慢变小,门被带过发出吱呀的声音。

  “小濑?”朔间凛月等了一会却迟迟没听见声音,慢慢掀开被子环视了一圈果然没有爱人的身影。 

  “小濑,我要吃苹果。”他这样对门外喊道,他确定对方能听到。

等困了的时候就让“小濑抱枕”也一起睡吧,朔间凛月在对方走近的时间里这样盘算着。

 

 

“明天,明天小濑来看我唱歌吧。”由于朔间凛月的心血来潮,濑名泉就会在教堂从中午一直待到下午。

“怎么样,我也有认真工作哦。”朔间凛月炫耀般站在濑名泉面前转圈。

  濑名泉则是一副感触良多的模样:“看到圣歌队的衣服总会让我想起一些往事……说起来,我姑且也算是圣歌队出身的。”

  而话刚落口,对面的朔间凛月就已经背过身去捂着肚子憋笑,肩膀不停地颤呀颤:“小濑唱歌超级难听的。”

  “小熊,你过来一下。”不要,小濑你笑得超温柔的。

“给我听好了,这可是一辈子的恩情哦。”濑名泉换上了朔间凛月的队服,尽力无视掉那衣摆下的蕾丝花边开始了演唱。

  清冷的歌声在圣母的琉璃窗下流淌,空灵的感觉传出几分神圣感,独特而有些颤音的嗓音完美地契合了唱词。

“啊,小濑,穿着我的衣服,唱着我唱过的歌呢~我们算不算合二为一了呢。”朔间凛月坐在长椅上注视着自己的爱人,“一辈子什么的,早就全部给了小濑你了吧?”

  琉璃窗里的光把这个时刻染成了甜腻的彩虹色。

 

 

  壁炉里厚重的火焰还在不知疲倦地跳跃着,火光打在脸上忽明忽暗却十分暖和。濑名泉坐在沙发上埋头做着手里的活计,朔间凛月则悄悄地从壁炉前移动到了沙发椅背后面。“小濑,你在做什么?”看到濑名泉手里的东西朔间凛月好奇地探出半个身子。“给你的毛衣。”濑名泉说话的同时倒完全不影响手上的活计,“虽然这边的冬天没有什么实感,但是你那‘虚弱’的体质总让人放不下心,又不肯乖乖地穿衣服,就想着干脆给你织一件厚的算了。”

“小濑什么都会呢,做饭也好,洗衣服也好,其他的家务也好,居然连这种手工织品都会,真不能想象得出是一个英姿飒爽骑士长呢。”朔间凛月索性搂住濑名泉的脖子把头担在他的侧颈,就这样看着灰黑色的毛线起起落落缠绕在一起,空气里好像弥散着甜面包的香气。“好了,想试一下吗?”濑名泉把毛衣和其他织好的配件拿给朔间凛月。

“有小濑的味道,超喜欢。还有,谢谢小濑。”朔间凛月把脸埋在毛衣高高的领子里满脸幸福的样子,温暖的光焰在他睫毛上跃动。

 

 

“小熊,起床吃饭。”无视掉爱人的声音,朔间凛月毅然决定缩在温暖的被窝里。

被子被突然撤走冰冷的空气让朔间凛月打了个寒颤。

“小濑是恶魔。”朔间凛月这样不满地抱怨道,“随你怎么说,只要你给我起床。”

濑名泉横抱着还在挣扎的爱人,果断把他扔到盂洗盆前就转身去鼓捣早餐去了,早餐的香味从厨房飘来,朔间凛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蜜果一样的红眸弯弯得好像月牙。

 

 

 朔间凛月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至少应该比现在要久。

  本来是已经打算入寝的时间,王都的信鹰却叩响了窗户。“小濑,紧急事件?”

  看着濑名泉越来越严肃的脸,朔间凛月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那个笨蛋国王失踪了。”濑名泉丢下信件就打算更衣连夜赶回王都。“小濑……等等。”一时冲动拉住自己的爱人才发觉找不出合适的理由要求对方留下,“现在已经很晚了吧,现在出门很危险的啊,等天亮一些再走吧。求你了,小濑。”朔间凛月抱着对方的腰,生怕对方掰开他的手离开。 

  濑名泉迟疑了几秒,手就这样覆在腰间的手上,最终转身把爱人搂进怀里摸了摸爱人的头:“不用害怕小熊,我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保证。”“我会老老实实地在家等你回来,所以求你了……”朔间凛月死死箍住濑名泉的腰即使他知道这样毫无作用。“也是,我也舍不得小熊呢,就让国王那个笨蛋等到天亮吧。”最终濑名泉算是答应了。

 

  只是,濑名泉睡不着,而朔间凛月舍不得睡着。天微明的时候,房间里只依稀能看到些物品的轮廓的时候,濑名泉就起身离开了。装睡的朔间凛月只是在爱人离开之后把自己缩成一团,抱紧了温度尚存的那部分被褥,紧紧的,小小的。

 

  老实说,朔间凛月觉得自己一时间被抽走了力量,自己所熟知的一切都在渐渐崩塌远去……而日子还是会继续的。

 

 

   冬去春来,朔间凛月和国王的交情也不算浅,以那个人的性格找起来会很困难吧,把濑名泉归家的日子向后延了延,这么安慰着自己日子还在继续。

  以前的时候,除了自家爱人,其余的三人偶尔也会单独拜访这个小屋子,那位国王永远是最兴奋的那个也是单独来得最多的一个,不安来得毫无缘故却毫无办法。

 

 

  算起来,已经有三个多月没见到小濑了吧?会出什么事吗?朔间凛月提着菜篮子慢慢踱着步,丝毫提不起什么食欲。“凛月前辈,午安。”略微有些绵软的声音,大概是自己圣歌队那个唱歌很好听的后辈朔间凛月心语。

  果然有着浅蓝色及肩发的男人站在身后,“嗯,创~君,下午好。”朔间凛月试着让自己的语气没那么失落。“最近总是会碰到前辈单独出来买东西呢,您的妻子身体还好吗?”朔间凛月微微一愣才想起之前自己把濑名泉谎称成妻子的事情。“啊,小濑已经好多了呢,所以今天打算回去多做点吃的。”勉强找到个理由来回应对方的问候,“哇~的确是好丰盛的食材,我也要加油成为凛月前辈这样温柔又可靠的人才行呢。”

紫之创一脸敬仰地对着朔间凛月微笑,竟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温柔又可靠的人吗?我……

 

“对了创~君……”

“是,有什么事情吗?”

“之前神父提到的圣歌队要出门传播教义的事情还没定下来吧?”

“是,确实是没有定下人选来,大家都不太愿意离开小镇去呢。说是传播教义救济贫苦,我们也只是出去做一些无用功而已,相比一些大城镇的圣歌队还差得远呢。”

  紫之创无奈地笑笑,朔间凛月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些许才再次回头,“那麻烦创~君帮我记上吧,我想出门去了。”

 

  是的,我想小濑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而我,大概也不想在这个渐渐失去温度的家里空等了。

 

 

不久之后,圣歌队的牛车就吱呦呦地出发了,朔间凛月带着简单的行李随着热情而亲切的一群人出发了。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感觉就是这样吧?就像以前一样自己一个人席地而睡的时候,无忧无虑伴着青草泥土的味道和依稀鸟声,只有零落的阳光带来点点温度,不被任何一个人的怀抱束缚的感觉…… 

夜晚的零星无法说些什么,朔间凛月看了一会翻了个身到靠近篝火的一边,继而把毯子蒙到了头上,春末的时候还太冷了呢,为什么我会忘了呢,是家里太暖和了,还是因为有小濑在呢?朔间凛月试着抱紧自己来锁住温度,就像被爱人抱着的时候一样,不知不觉已经习惯有小濑的夜晚了啊。

 

  紫之创正准备着早餐,看到朔间凛月立刻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又不免为他的精神状况担忧:“早上好,凛月前辈。昨晚没有睡好吗?”

  “我没问题啦,创~君想太多了,只是昨晚稍微有点冷而已。”朔间凛月无所谓地继续打着呵欠坐到了车板上。“这里已经离下一个城镇很近了吧?”看着前方好像没有尽头的路朔间凛月开口问道,“是,大概傍晚之前就能到了。一想到又能唱歌就有点压抑不住的兴奋呢。”紫之创语气愉悦地回复他。

  朔间凛月向后一仰再次躺在了车板上,下一个城镇……不知不觉出来也有些日子了吧,小濑有没有回去呢?

 

“好了好了,接下来自由活动,晚上的时候记得回到入住的地方就行。”修女小姐倒是很开明,安排好住宿之后就招呼大家四处游玩。

  面对周围的繁华闹景,朔间凛月提不起丝毫兴趣索性一个人走回入住的地方等待夜晚的到来。

“朔间先生,会长大人要见您。”身着白底金边的蓝发侍者从一旁走上前来,看来是等候多时了。朔间凛月注意到他胸前羽翼和十字星组合的徽识:“我知道了,麻烦你带路吧。”

 

   天色渐晚,可夜色依然掩盖不了这栋建筑的富丽与堂皇,两座高耸对称的尖形钟塔矗立在建筑两侧,正中间的部分以其繁复华美的外形设计博得人的眼球:错落有致的塔尖和相互连接的飞拱上不难看得出雕有精致的花纹,隐藏其中的尖形拱窗上缀有描绘着圣经的彩色悬窗,其他诸如外廊一般的地方多排有密密的一片花棱窗,窗棂间透着迷蒙的光彩依稀猜测得到内部的华美。

 

“朔间先生,请允许我为您带路。”蓝发的侍者先一步走到门前拉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朔间凛月跟着侍者缓步前行,周边是忙碌的商人们,后来转入休息区就只剩下女仆们忙忙碌碌的背影,省去了那些恼人头疼的喧哗。再到一处,无论从陈设还是装饰都与先前大不相同,奢华而又不张扬的风格却透着隐隐的威严。

“好了,朔间先生我们到了。”侍者适时的出声并为他拉开面前的门。

 

  鹅黄色金发的男人坐在不远处的茶桌前,放下手里的茶杯向他表示欢迎:“欢迎,凛月君。来吧,茶点都已经准备好了,还请入座吧。”

 

  朔间凛月坐到男人对面,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茶,醇厚细腻的口感蔓延了整个口腔,热度随着清液注入了四肢,好像整个身体都变得暖和起来,杯盏离口的时候喉间还漫着余香。“不愧是英~酱,红茶的温度刚刚好,很好喝。”朔间凛月放下茶杯微微歪歪头对着对面的男人回以礼节性的微笑。

“这么长时间不见不好好招待凛月君可不行。”

“英~酱太高看我了。”朔间凛月再一次抿了抿手里的茶,“怎么说我也不是那种值得天祥院家特别召开哈弗拉宴会来招待的人,况且英~酱也不会犯那样的错误不是吗?”

 

  天祥院英智无言地微笑,对朔间凛月的锋芒置若罔闻:“不过看起来你近来过得还算不错,濑名君有好好照顾你呢。”

  朔间凛月抬起眼睛来看看天祥院英智语气依旧毫无波澜:“哦,这么说英~酱也对小濑很感兴趣吗?但是我呢,一点都不喜欢被你剖析监视的感觉呢,英~酱可不要太过分呢。”

  面对朔间凛月无形的威胁天祥院英智反而爽朗地轻笑:“凛月君一如既往地自我中心,我自有自知之明,凛月君的底线我不会去轻易触碰的,至于今天……”

  天祥院英智顿了顿扭头吩咐侍立在身后的蓝发侍者,“凛月君入住的事宜就麻烦你了弓弦。”

“我的荣幸。”伏见弓弦微微欠身先一步离开了房间。

“天色已晚,凛月君就先住在这里吧。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去,你也可以见见那孩子了。”

“我倒是无所谓,我只希望英~酱单独出现在这里不是特地为了监视我的行动就好。我觉得我还不必要像那群杂星一样受到特别关照,啊,真~君是例外的。”朔间凛月起身走向门的方向,半威胁半调侃的语气里却没有什么突出的波动,“啊,对了。英~酱不用再装出那副暴君的样子也可以哦。”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朔间凛月扶着门把手扭过头开口。

“凛月君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呢。”天祥院英智微微一愣,走到朔间凛月身边作出想摸对方头的动作。不想被朔间凛月侧身躲开:“不好意思,头顶的部分是小濑的特权,不如说全身的份都被小濑预支了。”

  天祥院收回手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看着朔间凛月推开门,不知是赞赏还是调侃的开了口:“凛月君有好好做好份内的事情呢,包括濑名夫人的义务。”

“不劳英~酱费心,还请英~酱带路吧。”朔间凛月不买账地示意天祥院英智先行带路。

“能让天祥院家的家主带路的人可没有几个。”天祥院英智在前面缓步走着,朔间凛月在后面打着呵欠:“啊,如果他们还活着就有了,是时候该说晚安了英~酱。”

 

 

 明天,就要跟着商队出发回到“大家”身边。

  床铺软软的,被子暖暖的,但是……完全没有小濑的气息呢。看着月光只是让自己越发清醒,就像回到了以前那种难以入睡的夜晚。

  朔间凛月起身翻找着自己的行李,拿出一套折得整齐的睡衣把脸埋在了里面。朔间凛月觉得自己能嗅到淡淡的植物香味,就是家里常用的那一种,还有更微小的,属于濑名泉的特殊的气息。

  慢慢的,安心的感觉让身体变得昏昏沉沉,连日颠簸的疲惫也一齐涌了出来。就算是心理安慰也好,今夜,就让小濑再抱抱我吧。朔间凛月躺在床上,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陷入了暂时的浅眠。

 

 

“早上好,真~君。”朔间凛月打着呵欠推开门。“哦,早上好,小凛。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叫醒你,毕竟你们昨天回来得挺晚的。”门前绛红色头发年纪相仿的少年微微一愣转而回以爽朗的笑容。

“距离会议开始应该还有些时间,想四处转转吗?”男孩看了看怀表用眼神询问朔间凛月的意见。“如果真~君愿意背我的话,我很乐意随意转转。”朔间凛月乖巧地对着男孩笑笑。

“哟,真绪,凛月,好久不见了吧。”一路上衣更真绪少不了应答别人的问候,朔间凛月则选择一概忽略。“小凛你也打声招呼嘛。”衣更真绪无奈地晃晃身上的人。“反正这种事情由真~君去做就好了嘛。”朔间凛月死死扒着衣更真绪的肩膀一副难受的样子。

“对了,兄——柯基他们还好吗?”

“我说你啊,还在和朔间前辈闹矛盾吗?不过说到大神,虽然上次任务受了伤,但最近还挺精神的哦。”衣更真绪把朔间凛月向上托了托,看了看方向才继续向前走。“真~君,现在要去做什么?”朔间凛月看着缓缓后移的周景低声询问衣更真绪。

“其实当时会长说你要去出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本来就是担心的,谁知道你又弄出这么个幺蛾子。之前还在想等你回来一定要好好说说你,但是见到你的时候又完全生不起气来。”

   朔间凛月大概猜得到青梅竹马无奈的脸。

   朔间凛月恶劣地在衣更真绪耳边吹气:“真~君想我了?”

“别吓我啊!不过,这是当然的吧,不然谁会大早晨起来站在你门前啊。”

“真~君会啊,真~君就是这种麻烦的性格呢。不过,可惜啊,呵呵呵。如果真~君不是快要结婚的话,说不定我会先把真~君抢走哦。”朔间凛月闭上眼前笑了起来,那得意的模样颇有几分朔间零的神韵。

“小凛,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啊,不知不觉时间就要到了。”衣更真绪放下朔间凛月,“那我就先去会议室了,小凛不想睡觉的话还可以再转转。会议结束之后我去老地方找你。”说完衣更真绪就从岔路口的一边离开了。

  真~君的后背,和小濑的,不太一样呢。朔间凛月盯着自己的手出神。

 

“嘛,去逗逗柯基吧。”

 

  朔间凛月不喜欢酒,那位名为大神晃牙的“柯基”也不喜欢,只是想找到大神晃牙的话,最快的方法大概就是兄长朔间零的酒吧。

“呀,你是朔间桑的弟弟对吧。”

  羽风薰,某种意义上朔间凛月并不很想搭理这个人。

“柯基不在?”环视了一下确定只有羽风薰在这里的时候朔间凛月有点失望。

“小狗和多多尼斯君出去了哦,弟弟桑想来点喝的吗?”

  羽风薰难得对男人如此耐心:“好吧,我和濑名君也算旧交了哦。弟弟桑应该不介意和我聊聊吧?权当作打发时间好了,我这边没有杏酱在的日子也是超~无聊啊。”似乎为了让他相信,对方还刻意模仿了濑名泉的口头禅。

 

“如果你不带有恶意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朔间凛月小心地抿了一口羽风薰递过来冰酒,薄薄的酒香随着清甜滑润的酒液流入喉咙,柔和醇厚的感觉亦是散之不去。

 

 

  最后?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聊了多久,只是微微有点醉的时候朔间凛月就去找了个角落睡下了。

......

  朔间凛月把自己锁在浴室里,迷蒙的蒸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自渎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那种无法忍受的空虚和寒冷。周身是温热的暖液,他已经泡了太久了,水换了很多次,冷了又换,但是身体还是暖和不过来。

  就……这样吧。朔间凛月站起身简单擦拭了身体,一头扎进被子里沉沉睡过去。

  觉得有人在拨弄自己的头发,朔间凛月不满地睁开了眼,什么啊,是真~君啊。

“哦,抱歉凛月,我看你头发有点碍事就帮你捋了捋,打扰你睡觉了抱歉。”

  已经是赶着马车去追赶圣歌队的时候了,毕竟朔间凛月最后还是要和圣歌队一起回去的。

“没什么,真~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朔间凛月打开窗户,凉风灌进来把黑色的卷发吹得蓬松,摇晃起伏。

  就这样,要回去了啊。小濑……

 

 “我回来了。”

  在路上和创~君他们会和,一同乘着牛车唱了几个小镇子,我们回到了这里。

  朔间凛月放下手里本就不多的行李。

  不知道为什么,唱了那么多遍的圣歌,在最后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里面那种悲怆的,难以言说的情感。

  给自己倒了杯水,熟练地拿起打扫工具收拾起屋子来。

  这样就算是回来了吗?像之前一样,打扫,做家务,收拾房子,然后等小濑回来。如果我真的像我们约定的那样一直等在这里……小濑会不会早点回来呢?

  朔间凛月蹲在窄窄的花圃里收拾着那些杂草,一根一根用力地连根拔除。

  小濑有没有找到国王呢?小濑会因为国家里的事情苦恼吗?小濑在没有人的时候会想起我吗?小濑在回来的时候,会抱抱我吗?小濑……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啊,第一次这么思念一个人呢,现在就想要见到你啊。想要你抱抱我,想要你亲亲我,想和你做好多好多事情,想每一分每一秒都赖在你的身边……

朔间凛月的指缝里填满了沙土,白嫩的指尖变得通红,他很想像女孩子一样大哭一场,但是他做不到啊。

 

  明明只是刚刚度过初秋,天就早早擦黑了,街道上只余下了星星点点的油灯昏黄的光晕,濑名泉加快脚步向熟悉的方向走过去。待靠近时才发觉屋内漆黑一片,拱形窗也泄露出压抑的凉意。

“小熊?”濑名泉推门进去,待眼睛稍稍适应了些许才开始摸索着寻找油灯。“小濑…..”摸到油灯的同时,朔间凛月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很轻又有点哑。

“你在家怎么不点灯?”濑名泉点着油灯才看见缩在角落里的爱人,并且随着光亮的燃起好像又向阴影里缩了几分。把油灯放在桌上,濑名泉走近蹲下去抱他,而朔间凛月就像方才那样蜷缩着抱着自己的身体,窝在濑名泉的怀抱里也没有什么回应。“小濑明明说过会很快回来的……”过了很久,朔间凛月才贴近濑名泉的耳朵,开口的一瞬间声音却变了调子,便立刻又住了声。濑名泉抬起一只手覆上朔间凛月的头抚摸着,从发旋一直到卷曲的发尾,一下一下很轻也很柔,朔间凛月发丝间淡淡的植物香味也让他觉得分外安心。

 

“小濑……”“我在,小熊。”他们对彼此是如此了解,如此地思念,即使此刻间相互拥抱也仍旧从心底地深深思念着对方……渴望着对方。

 

  濑名泉感觉到朔间凛月的胳膊慢慢回抱了自己的后背。“不许低头。”这次朔间凛月的声音真的是哑了,他哭了,非常安静地。

  濑名泉以前经常会见到朔间凛月哭,或是撒娇或者是装可怜,即使当时是知道是对方的玩笑也是经常手忙脚乱地不知道从哪里哄起才好,而朔间凛月真的哭泣的时候,他这是第一次见,但内心却那么宁静,因为那种确切的,被对方所需要的真实感溢满了心间。

  濑名泉慢慢低下头,虔诚地吻上了对方的嘴唇,夹杂着朔间凛月的泪水的吻。

  你所有的苦涩都由我吞下吧,濑名泉扶着朔间凛月的头把对方紧紧地搂在怀里。

 

 

 

  月亮的光辉从窗帘的缝隙里斜斜地探进卧室,在柔软的地毯上留下漂亮的光影。

  朔间凛月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等濑名泉。双手尝试着半伸向前像是想隔着空气抱住什么人,随后便立刻缩回紧紧抱住枕头把脸埋了进去。

“小熊,你还真是超~喜欢睡觉啊。往常在晚上不是都很精神吗?”濑名泉刚刚换好睡衣就看见自家爱人把脸埋进枕头里又缩成了一团。刚待他走近,朔间凛月就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再慢慢变成十指相扣。朔间凛月缓缓抬起头来,面颊像刚出浴般泛着诱人的粉红色,蜜红色的眼眸里只映出濑名泉一人的倒影,“小濑,我想要,想要你。”

 

  朔间凛月天生绵软诱人的声线是他最致命也是最无法拒绝的毒药。

......

  朔间凛月抬起头浅浅地送出一个吻:“早上好,小濑。今天份的早安吻哦。”漂亮的笑容被阳光擦上一层幸福的金色。

 

结束了漫长的分离最幸福的事情,我想莫过于睡醒之后第一眼就有你的身影。

“今天我要出去。”以"疲惫"为理由呆在床上心安理得地接受喂饭的朔间凛月这样说。“你不是不能走路吗?”濑名泉佯装恼怒地皱起眉头,接着就被朔间凛月伸手揉平。“没关系啊,小濑可以抱我啊。”朔间凛月无所谓地吞下勺子里的食物。

“说吧,想去哪里?吃完饭我们就出门。”濑名泉轻轻吹了吹手里的食物再次送了出去。

 

TBC

评论(2)

热度(47)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