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Little Child

izumi生日快乐

栗子×母亲泉

泉怀孕5-6个月,凛泉两个人去到乡下度过一天两夜的二人世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ate 1

现在这个时节花期已经过去,恰逢各种谷物正长得旺盛,从车窗里向四面望去,入眼的便是漫漫无边的绿色田野,虽然看不到什么惹眼的建筑,倒时不时也可以看到零零散散的人家坐落在一条条窄小交错的小路尽头。

车子载着两个人在小路间不急不躁地穿梭着,看了一会觉得厌倦了,濑名泉把视线从窗外单一的景色里收回来。

身边的朔间凛月扶着方向盘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察觉到濑名泉投过来的视线才出声解释:“放心啦小濑,我只是有点困,只是在中午稍微有点困而已。”

濑名泉微微皱眉开口就有些嗔怪的意思:“我昨天叮嘱你早点睡了吧?为什么你这头笨熊就是不听话。”

“小濑安心吧,我没问题的。”朔间凛月用空出的右手安抚似的拍了拍濑名泉左手的手背。

濑名泉顺从地把手和爱人的手扣到一起,面上还是忍不住不满地唠叨:“要是没怀孕之前我还能替你开一会,现在我又不能替你,明知道要开这么远的路为什么还不给我好好休息啊,别以为我没发现你昨天半夜之后又起来了。”

朔间凛月攥了攥濑名泉的手,用手指慢慢摩挲着对方无名指上的婚戒直视着面前的道路笑着回答他:“是是,小濑我错了。不是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有停下来休息嘛,现在也快到了,就稍微开心一点啦。”

 

车子还在田间及腰高的谷物的衬托下慢慢前进着,朔间凛月和濑名泉两人此次二人旅行的目的地也慢慢靠近了。不得不说,结婚之后难得的一次二人旅行让两个人都有些雀跃不已。

 

朔间凛月把车子停在一栋古朴的两层洋室门前,扭过头看看还在浅眠的濑名泉,一时间有些不忍心叫醒他。“呼~我们到啦小濑。”朔间凛月解开自己安全带侧身过去轻轻亲吻濑名泉的侧脸才去为他解安全带。

 

濑名泉刚刚醒过来整个人还有点懵懵懂懂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绵软:“嗯,到了?小熊,辛苦了。”恰好朔间凛月在为自己解安全带,濑名泉就势表扬似的亲了亲对方的面颊。

 

朔间凛月收回身子却又按住濑名泉的手示意他不要起身:“小濑你坐好就好,我去那边扶你。”

濑名泉虽说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反对,顺着朔间凛月的意思看着他下车快步走到自己这边才开口:“喂喂,小熊你也太照顾过头了。” 

 朔间凛月拉开车门把濑名泉扶下车,拉着他的手笑眯眯地应道:“那小濑是不是要奖励我一下啊?”说着朔间凛月还故意用手指指指自己的脸颊,“而且一会儿我还要去拿行李,小濑就不鼓励我一下吗?会很辛苦哦。”

 

“是是,辛苦你了,小熊。”

面对爱人的小把戏,濑名泉真是既无奈又好笑,索性坏心思地去吻朔间凛月的唇,当然在自家爱人回击之前,他就先一步脱身向后备箱走过去了。

 

“小濑好狡猾,超~过分。”身后朔间凛月不满地嘟哝着追过来抱住濑名泉的腰,半趴在自家爱人身上用唇磨蹭他的后颈。

朔间凛月从后面揽着濑名泉的腰身,把下巴舒服地垫在他的颈窝,慢悠悠地一件件和他清点带来的行李:“嗯~虽然之前有叫家政来省去了自己打扫的麻烦,但是果然还是要带很多习惯用的东西过来啊。”

 

濑名泉勉强弯弯身子去拿装着日用品的手提袋:“嗯,的确是不少东西……日用品的话我来拿就好了,至于被褥一类的东西就只能麻烦小熊了——”濑名泉努力伸伸手却发现自己依旧够不到,他忍不住拍拍爱人的手,“话说小熊你快点松开,你这样我很难活动。”

 

朔间凛月非但没有松开反而偏头轻笑着亲了亲濑名泉的耳后:“其实小濑全扔给我拿也无所谓哦,毕竟小濑现在是特殊时期嘛。”

 “我说过不需要照顾到那种地步吧?”濑名泉放弃和朔间凛月理论伸手去拿离自己近的小型行李先一步走向老屋,“不如说本来我还挺期待和小熊一起收拾屋子的——”

“不不不,我可不舍得让小濑大着肚子来这边搞卫生,再者就是为了我自己我也不会过来收拾这间老屋的。”后面拿着行李箱的朔间凛月迅速回了他一句。

“懒熊。”濑名泉转过身就站在那里替朔间凛月扶着门等他过来。

 

等全部东西都制备好了的时候天空还是漂亮的橘红色,趁着难得的景致两个人打算在晚饭之前出去走走。

踏着有些坑坑洼洼的路面,稀松平常地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些无所谓的事情,却一直都紧紧牵着彼此的手。

“呐,小濑。除了环境安静之外选这栋老房子还有其他理由哦。”

“反正你家闲置的那些房子都是爸爸一时兴起买的,肯定又是什么不靠谱的理由吧?”

朔间凛月饶有兴致地环视着周围的农家景色慢悠悠地解释:“话是这么说,不过这栋房子倒也算我父母年轻时候的一种回忆吧?听兄长说,当时老爹说什么‘特别像和母亲相恋的时候待的地方’一心就要买这栋房子。”

濑名泉忍不住轻笑着回应:“倒是很有爸爸的风格。”

“我虽然只是小时候跟着家人过来玩过,但我记得那个时候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所以我也非常喜欢这里……”朔间凛月迎着舒缓的山风刻意顿了顿才接下去,“也非常希望将来能带着我最爱的人到这里来,小濑你现在有喜欢这个地方一点吗?”朔间凛月转过头对着濑名泉笑眯了眼,黑色的发丝被山风撩起又落下。

猝不及防地遭到自家爱人的一记直球濑名泉在这模糊的日光下涨红了脸:“突、突、突然间你干什么……”于是他再次凑近自己的爱人用吻堵住朔间凛月的唇,以防那张嘴又说出什么让他面红耳赤的话来。

朔间凛月就势抱住濑名泉不满足地加深了这个吻。

濑名泉红着脸匆匆快走了几步与朔间凛月拉开距离:“果然你就是个笨熊吧。”

朔间凛月很快就从后面追了过来:“小濑才是先说出犯规的话来吧?突然就直接称呼父母什么的……”

“已经结婚很长时间了吧?难道说小熊你还在害羞吗?”濑名泉转头看看并肩而行的爱人,意料之中地也是一张大红脸呢。

 

濑名泉轻笑着用手指戳戳朔间凛月红通通的脸颊:“小熊你也算是有意外可爱的地方吧。”

“难道我平时不可爱吗?”

“笨熊的话,既没有咱家孩子可爱也没有栗子(家猫)可爱哦。”

“小濑好过分,明明在我心中小濑都可以排到栗子前面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彼此的手又紧紧牵到一起,紧紧地留不下一丝缝隙。

 

 

 

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朔间凛月迅速抖开提前准备好的毯子站到浴室门前等着濑名泉开门。

而濑名泉一开门就视线就被缀着熊头的毛毯挡住:“小熊你干嘛?”

朔间凛月迅速把濑名泉整个用毛毯裹住搂在怀里:“当然是为了防止小濑着凉的特别措施啊~就算是还在夏末这边晚上的气温也是比较低的哦。”

每次受到自家爱人这种额外的照顾濑名泉都变得有些忸怩:“都说我进去的时候拿了厚的衣服……算了反正说了小熊你也不会听,谢……谢。”

朔间凛月亲了亲濑名泉的侧脸理所当然地应道:“不用谢哦~反正小濑还要照顾我一辈子,总有时间还的。”

“也是。”濑名泉亦是微笑着抬头回吻。

是的,对于“他们会走一辈子”这一点他也同眼前人一样深信不疑。

 

抱着自家爱人慢慢挪动到床边,朔间凛月熟练地扯开濑名泉身上的毛毯把他塞进被子里,下意识地感叹道:“好可惜~我还以为小濑会继续穿睡裙呢。”

濑名泉坐在被子里边翻找着自己带来的护肤品边应他:“夏天在家里穿裙子活动起来是很方便,但考虑到这边温度的关系就换成睡衣了。”只是末了还是又补上一句,“果然小熊还是更喜欢裙子?需要我换回去吗?”

朔间凛月也钻进自己的被窝像往常一样搂着濑名泉的肩膀亲亲他的侧脸:“小濑怎样我都喜欢,我可不忍心在这个时间折腾小濑换来换去。”

等到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濑名泉开始收拾自己脸上的面膜,视线扫过身边蜷在被子里的朔间凛月还是忍不住出声嘱咐:“小熊今天晚上要乖乖睡觉,听到了吗?”

 “好好,小濑说了算。”朔间凛月专注地看着手机上的内容没什么动作只是顺从地应着。

 

 

没过一会儿朔间凛月就把手暗暗越过两人被子间的缝隙探到濑名泉的被子里,小心翼翼地四处摸索濑名泉手的位置。

 

濑名泉握住那只“图谋不轨”的手无奈地看着自家爱人:“什么啊你,小熊想抱过来就抱好了。”

朔间凛月缩回手犹豫了一会儿才解释道:“小濑怀孕之后本来就睡不太好,我还是不抱了……”

 “反正现在也睡不着,让小熊抱一下还是可以的。”濑名泉先一步挪到了朔间凛月的被子里抱住了他,还不太碍事的肚子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贴在对方腹部。

朔间凛月反而有些僵硬地回应濑名泉的拥抱,于是很快濑名泉就明白一向撒娇成性的爱人为什么如此反常。借着台灯晕黄的光芒,他坏心思地刻意凑到朔间凛月耳边说道:“哼哼~小熊脸红成这样是在想sex的事情?真是头小·色·熊。”

“小濑我……”正当朔间凛月绞尽脑汁想找出一点像样的借口,濑名泉却先打断了他。

濑名泉把头朔间凛月的头按到自己肩头,语气也温柔地像是在安抚委屈的孩子:“没关系的,小熊想做的话我们就来做吧。”更像是鼓励他一样濑名泉还有点别扭地补充道:“难得常用的润滑剂什么的我也放在包里带来了……”

朔间凛月揽着怀里的爱人竟激动地不知道先说什么才好,只好再次吻了吻濑名泉的额头,又有些不放心地开口询问:“但是小濑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你觉得有问题我会和你做吗?当然如果你敢回答‘怀孕变难看了不想做’我就揍你。”濑名泉佯装生气似的捏捏朔间凛月的脸。

朔间凛月把脸从濑名泉的手里脱离出来,用唇温柔地不断触碰着他的面颊:“才没有,小濑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漂亮的,超~喜欢你的。”

“嗯,我也喜欢你,小熊。”濑名泉顺从地攀上朔间凛月的脖颈去回应对方的爱意。

……

久违的情事不像以往那样纠缠缱绻,也没有以往那样放纵激烈。不是不渴求对方什么,只是对于现在的两个人来说这样短暂的情事已经足够满足了,尤其是情欲过后看着待在自己身边已经足够让人幸福了。


朔间凛月用汗涔涔的头抵着濑名泉同样附着一层薄汗的脊梁,扣上爱人的手,两具还带着情欲热度的身体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一起。


朔间凛月疼爱地亲吻濑名泉的脊背。

濑名泉也转过身继续和他接吻。

温柔而绵长的法式湿吻向来是濑名泉的专长,他的吻一如他的人,温柔又缱绻热切。

接吻的时候,朔间凛月向来乐于把主动权交给自己的爱人,抚上濑名泉的后颈把他拉得近一些,把身体放纵到这温柔的吻里。



 濑名泉开口道:“凛月,我觉得能得到你的照顾真是太好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陪在我身边的关系,我现在真的非常非常幸福,比任何时候都要幸福。”

 “小濑给我这么大的荣誉真的好吗?明明小濑对我说想和我生一个孩子的时候,我都高兴到想哭了呢。”朔间凛月向前倾身亲亲他的额头才柔声补充道,“我才是,能和如此温柔的你结婚真是太好了,泉,谢谢你。”

濑名泉轻笑着伸手捏捏他的鼻子:“偷跑都快成小熊你的专利了——明天我们再出去逛逛吧,只是一起牵着手出去走走也无所谓。”

“好啊,小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朔间凛月又俯身在爱人隆起的小腹落下虔诚的一吻:“当然你也是,我的小女儿。”

他如是柔声说道,濑名泉好像也觉得腹中传来微弱的回应,低头看着朔间凛月的脑袋吃吃地笑。


之后,濑名泉放松地闭上眼睛等待梦境的到来,后背微微躬起被身后爱人稳稳当当地抱在怀里,朔间凛月还算温厚的手掌慢慢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柔地一圈一圈慢慢转着。

“晚安,小熊。”

朔间凛月听着外面夏虫喧嚣的鸣叫也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晚安,我爱你。”

“我也是。”


明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大概又会是个明媚的早晨吧?小濑漂亮的面颊上缀着柔和的阳光,一定是非常漂亮的吧。




Date2

 

“早上好,小熊。”

是的,早上好,小濑。

 

在安静的夜色下漫漫深眠之后朔间凛月挣扎着睁开眼睛,周身已经是明亮温和的日光了。

循着淡淡的香味走到餐厅门口,围着围裙的濑名泉停下来手里的动作,微笑着对他如此说道。

 

餐桌另一边的餐具已经被洗净收好只剩下朔间凛月的早餐孤零零的摆在这边。

“小濑已经吃过了?”朔间凛月拉开椅子坐下看着丰盛的早餐也变得有些兴致恹恹。

濑名泉像是一刻也闲不下一样在不同房间里穿梭:“等到小熊起床的话就错过吃早餐的时间了。”

朔间凛月嘟着嘴用餐具随意切割着盘子里烙得金黄漂亮的蛋饼,俨然是一副闹脾气的孩子模样:“小濑应该叫我起床的。难得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还想和小濑一起吃早餐呢。”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喂你吃的,小熊你放弃吧。”洗衣机滚筒翻滚声音从洗漱间传来,濑名泉终于又向餐厅走回来,“还有你的那份给你额外加了蜂蜜,所以我也绝对不会吃你那一份的,我可不想摄入太多卡路里。”

濑名泉深谙自家爱人的撒娇的天性,提前就把全部的后路堵死了。

朔间凛月只能失落地把准备喂给自家爱人的蛋饼塞进自己嘴里:“小濑明明还在怀孕中,多吃一点也根本无所谓的吧?”

“无论什么时候合理饮食保持健康都是必要的,小熊你什么时候也自己注意一下。”

虽然不能像谈恋爱的时候一样再相互喂食,为了不惹小濑生气,早餐还是应当老老实实地吃完的,况且自家爱人做的食物向来都很照顾自己的胃口。

果然小濑能像在床上一样坦率就好了。朔间凛月乖巧地嚼着甜蛋饼有些可惜地想到。

“你别露出一副很失望的表情啊。”

濑名泉好像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过来站到了餐桌边看着桌上的食物。

像是挑选什么一样,濑名泉拿起一只叉子把切好的苹果递到朔间凛月嘴边:“这个的话还勉强吧——小熊,张嘴。”

“啊~”朔间凛月倒是反应也快,立刻配合地张嘴等着濑名泉喂给自己。

濑名泉把一半苹果块送到朔间凛月嘴里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不准咽下去,咬住。”

正当朔间凛月咬着半块苹果疑惑的时候,自家爱人已经偏偏头凑过来咬住了剩下的一半:“我开动了。”

眼前放大的漂亮的面容,两个人相互拂及的鼻息,濑名泉抬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闭上眼睛啊笨熊,做这种事情我也会很……”

“啪嗒。”脆弱的苹果块如想象中一样断裂,濑名泉撑着桌面想立起身子,“这样也算陪你吃过早餐了,不准再闹脾气了——唔嗯”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使坏的小濑也超~可爱的。

 “这样就算补给我的早安吻吧?”朔间凛月揽上濑名泉的腰把对方重新拽回怀里,唇瓣再次难以分舍地贴在一起。

 

糟糕,心脏的声音,好响……脑子要被笨熊弄得乱作一团了。

 

濑名泉推开朔间凛月,涨红着脸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小熊你果然是笨蛋吧!”

朔间凛月转了转手里的叉子把叉起的蛋饼塞进嘴里愉快地答道:“是全世界最喜欢小濑的笨蛋哦~”

索性放弃和朔间凛月斗嘴,濑名泉抱着一个洗衣篮推门走出去:“是是,笨熊吃完快点出来帮忙。”

“好好~”朔间凛月慢悠悠地答应着,手上动作倒是变得更快了些。

 

 

“这个味道还算不错,下次要不要再买这个牌子呢?”濑名泉闻了闻洗好的毛巾心情不错地把它夹到晾衣架上。

朔间凛月走到濑名泉身边亲亲他的侧脸才问道:“小濑需要我干什么?”

濑名泉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忙着手里的工作:“屋里洗衣篮里剩下的衣服和床单就拜托小熊了。”

“好~”

朔间凛月转身回屋子里拿洗衣篮门板发出绵长的响声,阳光刚好暖暖地晒在身上,一只手扶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轻轻抚摸着,眼角不自觉就弯成了幸福的模样。

一间屋两个人三时餐四年季,最简单的幸福大抵就是如此吧?而现在他们还将迎来第三个可爱的小生命。

 

朔间凛月把怀里的洗衣篮放到脚边迅速亲亲濑名泉的唇:“小濑你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

“我爱你的事情。”暖洋洋的日光下蓝色的眸子温柔地就像流动的湖泊。

 

小濑,真的非常漂亮啊……

 

朔间凛月牵起濑名泉的手,慢慢俯下身在他的心口落下一吻:“小濑,我还想继续住在你心里。”

“好啊。”

濑名泉伸出手臂环上朔间凛月的后背,朔间凛月亦是把濑名泉圈在自己怀里。

 

“我发誓会好好爱你,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我爱你,泉。”

 

“嗯。”

是的,从答应你求婚的那天开始我就是这般深信不疑,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朔间凛月牵着濑名泉的手一边感慨一边提着山路上的石子:“小濑居然一下子就被婆婆们看出来了,差点就困住脱不了身了啊,真要是那样我们的两人世界又泡汤了,那可就糟糕了对吧?”

濑名泉抚着胸口回答他:“但是居然会有那么多人都围过来祝福真的很不可思议,感觉心口这里都变得暖暖的。”

 

“毕竟老婆婆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做媒婆啊,接生婆啊之类的。她们只要一看到小娃娃就喜欢得不得了。”

 

“也难怪会有那样的阵势呢,该说这里的人都淳朴得可爱吗。”濑名泉下意识紧了紧朔间凛月的手又说,“比起来,前怀孕两次我还真是狼狈呢……”

 

“好了,到此为止。”朔间凛月走到濑名泉面前用食指按住了濑名泉的嘴唇,“我们过来这边可不是为了让小濑难过的,我答应过你会一直陪着你的。”

朔间凛月一本正经地捏捏濑名泉的鼻子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小濑要扣一分。”

濑名泉被逗笑了,无奈道:“扣分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说法啊,小熊。需要被笨熊安慰的我真是傻透了。”


“小濑一直都很傻哦,小濑是我最爱的傻瓜哦。”

朔间凛月再次轻轻亲吻了濑名泉的嘴唇。

慢慢地脚下的泥土路变得越发坑洼不平,周围的草木也密起来,向远处望去,枝叶间飘着炊烟的人家好像已经离他们很远了。


濑名泉牵着朔间凛月的手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条路还真是偏僻呢,小熊是想去什么地方吗?”

朔间凛月避开了他的问题开口调笑道:“我以为小濑一定会调侃我说‘笨熊你又迷路了吧’呢。”

“只是突然觉得和小熊一起迷路也不错,和小熊手牵着手的话一直一直走下去好像也无所谓。”

“小濑变傻了呢。”

“是啊,不知道是哪只笨熊传染给我的。”

 

年份不短的站牌在岁月的侵蚀下只能勉强才辨认得出上面的文字,入口生锈残破的红色铁门不再是当年漂亮的模样,剥落的墙皮下是灰白的砖块,破旧落灰的售票口和候车间,泛黄褪色的时刻表已经让人很难想象这里当年的盛况。


“小濑这边~”朔间凛月的声音从月台下面传过来,濑名泉走近才看到自家爱人像孩子一样笑着挥舞手臂站在老旧的轨道间。

濑名泉站在半人高的月台上半抱怨半开玩笑道:“你什么时候下去的啊,真是超~烦人的。”

“我错了小濑,那作为补偿我抱你下来吧?”朔间凛月仰着头看着自己笑得一脸灿烂。

“什么——啊!”

朔间凛月踮起脚抱住濑名泉的腰,面对着面把自己的爱人抱到地面上,恶作剧般搂进怀里亲了亲他的侧脸才放开。

“小熊,我可不喜欢这种惊喜,你难道还是热恋中的笨蛋吗?”濑名泉捏住朔间凛月的脸用力地扯了几下。

 

朔间凛月把自己的脸从濑名泉手里解救出来,笑着攥住对方的手:“是的哦,和小濑在一起的话,我大概一辈子都是热恋期的笨蛋哦。”

“那你随便好了。”

濑名泉别过脸去,发丝间裸露的耳尖却烧得通红。

小濑总是在很意外的地方纯情呢~这样也格外可爱就是了。

 

“小濑,小拇指。”朔间凛月又出声说道,“来像肥皂剧里一样牵着小拇指在铁轨上走吧,很浪漫不是吗?”

小熊,果然就是一头无药可救的笨熊呢。

“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可浪漫的啊。”即使这样说着,濑名泉却顺从地勾住朔间凛月的小拇指。

 

“小熊,你不会只是为了模仿肥皂剧就把我带到这里来吧?”

“小濑刚刚还说和‘我一起去哪里都行’来着。”

 

朔间凛月怀念地看着周围的环境慢悠悠地开口:“小的时候为了躲开烦人的兄长,我就会跑到这边来。每次听到火车嗡嗡的巨响,看着滚滚的白烟就会不由自主跟着它跑起来,就像是想看看它究竟会到哪里去一样。虽说是觉得很怀念就过来了,没想到真的能找到这里。”

濑名泉勾着他的手指轻轻摇晃:“这里曾经也很热闹吧?比起现在这副杂草丛生的样子。”

“也许吧——小濑小濑,你快看前面。”

“是树呢。”

不远处两边过于茂盛的树枝被树叶压弯恰好形成拱门状悬空在轨道上方,两个人踩着老旧的轨道,不知道是谁先放开了谁的手指,两只手再次扣到一起。

濑名泉低头看看自己相牵的左手上的戒指默默地想到:就好像婚礼一样。

朔间凛月笑吃吃地笑着说:“小濑,像不像礼堂的拱门?真像做梦一样啊~小濑的一辈子都归我所有了。”

“是呢,就像做梦一样。”濑名泉扭头再次忍不住吻了朔间凛月的唇。

 

 

在那条漆黑的隧道里,四周的墙上遍布一条条电线和不再发亮的照明灯,环境里仿佛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两个依旧牵着手一步步走着。

“小濑有点累了?那我们走到隧道尽头就回去吧。”

“尽头有什么吗?”

“不知道,但是我希望前面有小濑喜欢的风景。”

濑名泉突然觉得一定这条隧道里的空气太过憋闷了些,不然他为什么也会像热恋一般心跳个不停呢。

 

“哐~且~哐~且~”

 

濑名泉拉住向前走的朔间凛月:“小熊你有听到什么吗?”

“没有哦。”

“哐~且~哐且~哐且……”

越来越清晰的声音沿着狭长的隧道传过来,远远地弯角好像也看得到隐隐的光亮。

朔间凛月一把抱起身边的濑名泉撒腿跑起来:“抱紧了小濑!”

濑名泉抱紧了朔间凛月的脖子一时间真的是又急又气:“都说有声音你这个笨熊为什么就是不信啊!”

朔间凛月冲着不远处的出口狂奔而身后的声音也在不断压紧:“我不知道这里还有火车在运行啊!”

 

一冲出隧道,朔间凛月就抱着濑名泉飞速闪到轨道外边,巴不得赶紧离这条倒霉隧道远一点再远一点:“哈啊~哈啊呼~还真是久违的锻炼身体。”

朔间凛月剧烈的气喘也让濑名泉听得一阵心疼:“还好吗笨熊?”

“我没事,放心哈啊~呼呜……”朔间凛月试着做一些拉伸运动让自己舒服一点。

 

果然老年人还是不适合运动啊,我还是提前放弃陪小濑运动约会这个选项好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架旧得已经掉漆的老式火车头才优哉游哉地开到两个人面前停下。一个橙色的脑袋大笑着从里面探出头来:“哇哈哈!你们真的好有趣,刚刚你是在和火车赛跑吗?那真可惜啊,这辆老家伙不能和你比赛啊!”

 

朔间凛月走近扶着火车头对着里面橙发的小个男人不满地说道:“喂老兄,谁会和火车赛跑啊,我都快要累死了好吗?”

 

月永雷欧抬起一只手嬉笑着作出道歉的样子:“抱歉抱歉,在这种偏僻地方相见,我们彼此认识一下好了,我先来,我叫月永雷欧——啊!!”

朔间凛月摇摇聒得发痛的脑袋越发不满地说:“喂喂,月永,不要突然发出那么大的声音,老爷爷的听力可受不了。”

这个时候月永雷欧已经在濑名泉身边兴奋地“蹦跳”个不停了:“啊~你真漂亮。不对,是好有趣才对。又漂亮又有趣?听起来好奇怪,但是我喜欢,inspiration涌出来了。”


朔间凛月也不知道和月永雷欧在哪里达成了共识,也凑过来搂着濑名泉的胳膊炫耀道:“对吧对吧,小濑是全世界最漂亮的!”

濑名泉有那么一瞬间就觉得这两个人大概是上天派给自己的磨难:“你们两个难道还是笨蛋高中生吗?给我安静一点!”


脸颊被狠狠拉扯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缩到一起“发抖”着看着眼前盛怒的人。

“濑名难道是宇宙人吗?”月永雷欧这样说。

“小濑一定是魔鬼的。”朔间凛月配合着回答他。

 

“趁现在重新自我介绍好了, 我是濑名泉你旁边那个是一头笨得要死的蠢熊。”

 “熊?你果然好有……”月永雷欧兴奋地转过头,话还没说完就被朔间凛月捂住了嘴。

“王様,别听小濑的,叫我凛月就行,朔间凛月。”

濑名泉立刻开口替朔间凛月月永雷欧道歉:“王?别乱给人起外号啊,抱歉啊雷欧君。”


月永雷欧倒也完全没有在意,反而歪着头盯着濑名泉的肚子看了一会儿,才犹豫着用手做出一个肚子鼓鼓的动作:“濑名现在是妈妈?”

濑名泉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肚子,微笑着回答他:“是。”

也许是因为第三次做妈妈,也许是这一次朔间凛月站在身边慢慢握住了自己的手,面对赤裸的提问濑名泉回答得格外淡然,心里充斥的只有满满的幸福。


“真好啊,我也好想有一个孩子啊。”

刚说完月永雷欧就又像孩子一样失望地托着脸坐到火车头的台阶上还不时敲打自己的脑袋,“啊!!好可惜啊,我也好想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啊啊啊,我真是个笨蛋,为什么不早点认识你们呐!!”

 

真是个可爱的怪人。濑名泉有些惊奇地想到。

 

像是想起什么,月永雷欧叉着腰兴奋地站起来: “啊,对了还有满月酒!这一次一定要记得叫我参加哦,我看看手机在哪里……”他翻找了半天,索性迅速掏出马克笔在自己手上写下一串号码:“算了有事的话就打这个号码吧。”

“不对不对,难道你们现在是在二人旅行?不要说话让我自己妄想。”月永雷欧又自言自语蹦跳着返回驾驶舱,伸出橙色的脑袋对着两个人大喊道,“好了~现在让我们出发吧,呜啾!月永雷欧的神奇旅行开始了。”

月永雷欧按响了火车的鸣笛。“呜~~”

 

濑名泉站在原地一时间竟跟不上他的节奏:“我们?”

朔间凛月推搡着濑名泉登上月永雷欧的小“火车”:“当然是我们啦小濑,快点王在等了。”

 

 

 

濑名泉攥着朔间凛月的手紧挨着他坐在火车头的座椅上,外面是飞速流过的山景,而面前的月永雷欧兴致勃勃地开着他的火车不知道想去哪里。

濑名泉推开朔间凛月不断凑过来的脑袋向月永雷欧搭话:“月永君对这附近一带很熟悉?”

月永雷欧摆弄着面前一堆按钮:“毕竟我在这边也待了不少年头了,哼哼。”他又按了按鸣笛驱散道路上的山鸟,还笑嘻嘻地作出填煤的动作“果然还是想开一次燃煤的火车啊,鸣笛的时候一定很过瘾。”


火车头慢悠悠地在山路上逛着,似乎离目的地还远,月永雷欧索性转过身靠着操作台和两个人闲聊。


“我大学毕业不久之后就到这边来了哦,最初帮村里的人干点农活管管闲事勉强算个小小的村官吧。”月永雷欧像是想起什么怀念的事情幸福地笑着继续道,“后来啊大家都搬走了,我就索性去做个小邮递员,开着我的小火车帮大爷大妈们从外面拿信件包裹什么的。”

“我曾经把这里的时刻表背得滚瓜烂熟,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火车头和这些铁路啊,原来都陪了我这么久了吗。当然从我遇见他们开始他们就已经是老婆婆老爷爷了,哇哈哈哈!”

 

朔间凛月靠着濑名泉的肩膀懒洋洋地问:“王很喜欢这里?”

话说到这里月永雷欧好像变得很失落:“当然,这里很自由。虽然城市里也不错,但是我还总会偷偷跑回来转几圈。不过今天也是最后一次了,这些东西就要拆掉了,之后我也不会有这么多时间跑来这里了。”

 

“雷欧君现在是做什么工作?”

月永雷欧语无伦次地回应了些令人费解的话:“自由作曲人吧?但我更希望我不是为了金钱而作曲……真希望就像凛月说的那样‘让我做一个一无所有的裸王吧’。当然我也不会真的那么做就是了。”

在其他人说话之前月永雷欧先振作起精神大笑着喊道:“好了,亲爱的乘客们,第一站的目的地就要到了让我们出发吧!!”

 

因为道路上难免有几条铁轨因为老旧而残破断续,他们不得不绕了点远路才到达月永雷欧的目的地。

不是什么村子或者镇子,而是在铁路半中间可以看到的一条小路。

三个人下了车,月永雷欧在前面蹦蹦跳跳地引路,朔间凛月就在后面牵着濑名泉的手跟着他的步伐。

面对眼前的残景失望最大的恐怕也是期待最大的月永雷欧:“啊啦拉,这棵老树居然也快要走到尽头了吗?”

“这是连理枝吗?这么大的还真是罕见。”不知道为什么,濑名泉又下意识紧了紧朔间凛月的手。

 

面前的这颗粗壮的老树已经没有当年雄伟壮硕的伟岸模样,苍老的树干变得干枯臃肿,枝头的树叶更是不再碧绿更不要说再生芽开花。枝桠上面隐约还有鸟儿筑巢的旧窝就总让人觉得心里一阵凄伤。

“我以前经常待在这里的,我会和这个老树说话祈求他保佑我的爱人一切平安。因为这颗老树就像是依偎在一起的一对神仙一样,看着他总让我能感觉很幸福。”


濑名泉对于这样话题似乎总是格外地敏感体贴:“雷欧君和你喜欢的人分隔得很远吗?”

“嗯,不过现在离得近一些了,回去之后我还打算搬到她在的城市那边。”

月永雷欧把手上的号码再次展示给两个人看却一惊一乍地喊出声:“对了,这串号码就是我女朋友的哦,我连自己的号码都记不住,有事情就只知道不停地拨她的号码——啊啊,号码花掉了!”月永雷欧看看自己的手又叉起自己的腰大笑:“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把这串数字印在脑海里了,因为我是天才啊哇哈哈哈!”


朔间凛月似乎能体会到月永雷欧的心情也不忍心拆穿他想多和恋人说话的小把戏,只是开口问他:“既然王这么依赖她,不考虑和她求婚吗?”

 月永雷欧停下自己的大笑,挠挠脑袋含糊地应了朔间凛月一声:“也是呢哈哈。”

也许是看出了月永雷欧的尬尴,濑名泉先一步走到老树前:“雷欧君,离开之前我们一起再向这颗树祈求一次吧?”

 

“愿望要说出来吗?”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但是其余两个人都没有回答他。

 

像是新年祭拜一样三个人双手合十对着老树鞠了一躬。

朔间凛月鞠躬的时候听到了,身边的月永雷欧轻声小心翼翼地重复着:“请您保佑我求婚成功,只有这一次,拜托了。”

 

啊,说起来和小濑求婚之前我好像也紧张得做过类似的事情来着,好怀念呐。

 

这样想着下意识朔间凛月就偏过头亲了亲濑名泉的侧脸,惊得濑名泉瞬间涨红了脸睁开眼睛瞪着他:“笨熊你干什么?雷欧君还在旁边。”

朔间凛月凑到濑名泉耳朵上轻声问:“因为小濑认真的时候超~可爱的,小濑许了什么愿望和我有关吗?”

濑名泉像是还有点生气一样含糊地回答:“就算是吧。”

“好狡猾,我可是希望小濑永远都能幸福开心呢,当然前提是和我在一起。”

“哇,虽然没想过要和你分开,但是小熊的这个前提一下子就过分了呢。”

“小濑可别忘了我的占有欲有多强啊,而且我保证会给你幸福的,一辈子的那种。”

 

毕竟我也是想占有温柔的小熊一辈子呢。濑名泉这样想着重新攥住朔间凛月的手。

 

 

上车前月永雷欧又蹦蹦跳跳地指着一个方向喊道:“好了好了,我们从这里向那个山头去吧。”

“为什么?”

月永雷欧毫无顾忌地大声回答:“因为我饿了。”

 

到了那个小山头才发现是一片没人管理的菜地,月永雷欧迅速窜过来窜过去不知道在找些什么,濑名泉一会儿看不见一扭头朔间凛月也加入到寻找的队伍里。

濑名泉走下车对着两个人大喊:“你们在找什么?”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抬头回答他:“地瓜!”

“哈?”

 

两个人速度倒也快,没一会儿还真从这片半荒芜的菜地里翻出几株地瓜秧。

远远地月永雷欧双手张成喇叭状对着濑名泉喊话:“濑名~帮我把车上那壶水拿下来。”

朔间凛月也蹲在一边不知道在忙活什么。

等濑名泉过去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拿一块块沙石垒了个小丘了,至于手上也自然全都是泥沙。

濑名泉提着水壶站着看着他们:“你们是要准备干什么?拿水洗手吗?”

 

月永雷欧指了指自己挖开的小土坑:“虽然也对但那是之后的事情,先把水倒在这里吧。”

 

“说起来这片小菜地还是一个村民送给我的,幸好去年回来的时候有给自己种点东西啊。能长成真是顽强啊。”月永雷欧哼着歌把地瓜在和好的泥里滚一圈让它裹上泥壳,“等一会儿烤熟了就可以尝尝味道了。”

这下濑名泉算是弄明白了,这两个人肯定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玩心大起准备弄个土窖烤地瓜。


一边的朔间凛月正拿着月永雷欧扔过来的火柴准备点火:“小濑不关心一下我在干嘛吗?”

濑名泉接过来一把划着了丢进小土窖里:“熊君你难道不是打算弄只山鸡来烤吗?”

朔间凛月往土窖子里吹了吹气又扔了把干草进去稳住火势:“小濑太过分了,老爷爷怎么可能抓得到那种健硕的生物。”

朔间凛月也转身帮月永雷欧一起包泥地瓜:“一会儿石头烧红了小濑就负责从上面往里面放食物就好,反正地瓜,不,红薯也在小濑的健康清单里不是吗?”

 

“小濑。”濑名泉正往土窖里放红薯,朔间凛月突然叫了他一声。

濑名泉以为他又要递地瓜伸手摸了半天却没有找到对方的手,刚一扭头就被朔间凛月在鼻子上点上了湿漉漉的泥块。

“小熊!!”朔间凛月迅速蹲下闪开濑名泉的拳头转而绕到一边亲了亲濑名泉的侧脸。

朔间凛月这才熟练地拿出纸巾给濑名泉擦干净:“好好~帮小濑擦干净。”

看看朔间凛月早就洗干净的手,濑名泉有些嗔怪说道:“小熊你故意的吧?”

朔间凛月只是看着他笑笑:“也许呢~偶尔我也想照顾一下小濑啊~小濑行动不方便的时候就放心都交给我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永雷欧已经掏出了几个地瓜,他举着黑漆漆的烤地瓜笑着说道:“你们两个,最下面的地瓜好了哦。”

 

拿着外壳黑漆漆的地瓜,濑名泉觉得这金黄的小东西烫得过分也甜得过分,冒出来的蒸汽好像把自己的脸也烧成了红色又热又涨,舌头被烫得生疼却掩不住甜美的回甘。

 

月永君说他之前还去了几个地方,可惜的是,不是铁路失修就是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

“是时候该和这里道别了。”他是这样说的,说话的时候他好像有很多感慨的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口,只能呆呆地盯着西斜的太阳,想抓住什么一般地伸出手。

 

王之后要回到他来的地方,于是他把我们送到一条靠近家的山路上向我们道别:“我就送你们到这里啦。呐~之后一定记得联系我啊。”

“知道了王。”

  

火车带着月永雷欧慢慢离开,又渐渐消失了影子。濑名泉没说话,只是拉过朔间凛月的手攥得紧紧的。

 

两个人也转身顺着崎岖的山路回家。

 “小熊,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可以比这些古老的事物更加地长久。”

 


入夜之后,薄露就像一张细密的丝网飘飘洒洒地就落下来了,乡下的夜空比城里更清更蓝,好像一伸手就能从中掬起一捧缀着繁星的灿烂琼液。夜风伴着夏虫的低鸣,纵使稍微带了些凉意也依旧不会寂寞也不会孤单。


濑名泉坐在客厅的围廊边,两手撑在身侧,优哉游哉地踢着小腿,像是孩子一般仰着头看漫漫星辉。

朔间凛月走过去给他加了一层轻便的外衣,稍稍有些嗔责的意思:“小濑,现在还坐在这里也不怕着凉。”

“在看星星,它们比小时候见过的萤火虫还要亮。”濑名泉转过身拉住他的手,温柔地招呼道,“小熊,坐到这边来。”


朔间凛月揽过濑名泉的肩膀,伸出一只手去和他十指相扣:“想看萤火虫的话,下次我就带小濑去萤火虫多的地方。”

濑名泉扭过头亲亲朔间凛月的脸颊:“这次和小熊一起出来已经很开心了,下次把孩子们也带过来吧?”

朔间凛月俯身亲亲他的唇瓣:“小濑想孩子们了?”

“算是吧。”

“我也是,突然身边一下安静下来就变得有点不适应。”

 

濑名泉看看自己与爱人交叠的左手上的戒指语气又不自觉温柔了几分:“下次来的时候,肚子里的小家伙就该出生了吧,以后就是五个人的家庭了啊……”

朔间凛月把手放到濑名泉的肚子上轻轻抚摸柔声道:“嗯,下一次五个人一起过来吧?”

濑名泉微笑着就笑出声来:“哈哈~くまちゃん也赞同小熊爸爸的想法吗?”

“くまちゃん?”

 濑名泉扭过头去嘴角溢满笑意:“临时决定的乳名,小熊君和小熊酱不是很合适吗?她刚刚可是赞同地拍了我的肚皮哦。”

 

朔间凛月又亲亲濑名泉的侧脸:“那就くまちゃん吧。”

“小濑,くまちゃん现在还是醒着的?”

“嗯,刚刚她一直在里面拍小熊的手哦,就在这里……”濑名泉拉过朔间凛月的手引导着他去摸腹中的孩子,“摸的得到吗?”

朔间凛月有些气馁地嘟着嘴回答:“小濑妈妈我摸不到啊。”

 “别心急啊,用不了几周小熊就能摸到肚皮上突出的小手了,当然只要她不像小熊你一样懒洋洋的话。”濑名泉安慰一般亲亲朔间凛月的唇瓣,嘴弯的笑意只是变得越发灿烂,“现在小熊就先继续和这个小夜猫子说说话吧,她会老老实实听着的。”

 “くまちゃん是爸爸妈妈哦。”朔间凛月微微侧头印上濑名泉的唇,两个人相牵的手隔着薄薄的肚皮和孩子的小手交叠在一起。

……

“困了吗,小濑?去泡个澡睡觉吧?”

濑名泉窝在朔间凛月怀里暖洋洋的渐渐就有点睁不开眼皮:“小熊也一起?”

 “好啊。”朔间凛月把濑名泉扶起来搂着自家爱人向浴室走去。


END

— — —  — — — — — — — — — — — — —

free talk

其实本来是很久之前写完打算攒到生日发的,结果居然睡着了没卡上点。

这篇是little children系列的同名番外(意译不一样~
这个系列可能会有很多番外,所以之后会把正文重新改一下再放出,到时还请多多关照
正文版(未重新放出)

评论(3)

热度(47)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