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年上组】我的恋人

成年恋人设定
leo外出归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咔哒。”暖洋洋的午后,空气里的阳光好像也弥散着美妙的甜味,终于返回家橙发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投开锁眼,蹑手蹑脚地溜进自家公寓。

“啊啊,濑名大概还在睡午觉哇,暂时先回房间好了。”在玄关换下鞋子,月永雷欧轻声哼着歌自言自语似的嘟哝。

鞋柜子里放着自家恋人精心挑选的应季鞋子,当然在摆放上也必须老老实实地排好,至于没排好的后果,月永雷欧下意识地耸了耸肩。

打开鞋柜,把最前面属于濑名泉的鞋子向前放了放,后面紧接着却是一双没见过的鞋子——“呃啊。”月永雷欧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把那双鞋子也放到前面去了。“嘿咻。”这才轮到他把自己的鞋子放进鞋柜,余下的空间不大不小刚刚让他把鞋柜放满。

老实说连夜坐飞机回来他还是有些疲惫的,比起去吵醒自己的恋人,他当然也愿意老老实实地回房间自己睡大觉,啊,就像凛月白天那样一睡不起。

家里自然被濑名泉收拾得整整齐齐,但是偶尔也看得见几处总有些不和谐地凌乱,这大概就是有哪个家伙没有好好整理才会这样的,当然月永雷欧自己也做不到濑名泉的标准就是了,至于其他客人们自然也就更不用说了。

为了减少噪音,行李箱被留在了玄关,把外衣挂到衣架上月永雷欧打着呵欠向最里面自己的房间踱步。

和自己的恋人出来合租的生活总是让人愉悦的,如果彼此没有这么麻烦的短期外出工作就更完美了。

月永雷欧有些不满地想着,路过濑名泉的房间才发觉门虚掩着没有关紧:柔和的日光透过窗帘又穿过门缝射到他的脚边,扭头看过去床上的人在平静地安睡着。

月永雷欧承认,濑名泉很少会午睡,但是他午睡的时候总是显得格外安静美丽,漂亮的日光晕出他面颊上细腻的绒毛,浅浅的鼻息平稳地吸进呼出,像晒太阳的猫咪一样可爱地让人想捏一捏,这和晚上睡觉时候的睡颜的确是有不一样的可爱之处的。

不过今天,透过窄窄的门缝,房间内地板上显得有些凌乱的衣服让一向好脾气的月永雷欧感到有些恼火,因为他们明显并不属于濑名泉一个人。

为了不吵醒床上的人,月永雷欧一点点推开稍微有些声响的门板侧着身子挤进去。

叹了口气,月永雷欧俯身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一并丢到一边的沙发上,而濑名泉背对着他还在安静地熟睡着。

月永雷欧这才踱步到靠窗的那边打算看看濑名泉的睡脸,也许是他遮住了些光线的关系,那双氤氲的蓝色眸子慢慢模模糊糊地睁开了。

“嗯,欢迎回来王。”濑名泉刚刚睡醒声音还有些发哑,却沙沙地带着磁性,并不难听。“嗯,中午好啊,濑名。”月永雷欧温柔地笑着俯身亲亲他的额头。

濑名泉也抬起一只胳膊揽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简单的浅吻算作问候。

这一抬手,月永雷欧自然看见那只光洁的胳膊上红润的圆痕,还有被子遮盖下胸膛上的红通通的一片吻痕。

“让我猜猜那只偷腥的小猫在哪?”月永雷欧又亲了亲濑名泉的额头,对方则曲起一只胳膊撑在枕头上,侧着身子俨然一副随意请便的模样。

月永雷欧慢慢掀开另一边的被角,又一点点拉开才终于看见窝在濑名泉腰间的那猫咪样的人。

朔间凛月抱着濑名泉的腰,整个人像一只小黑猫一样蜷缩在对方腰间,至于身上自然也是斑斑点点的红痕,也许是因为有些粘稠的鼻息变得通畅起来,他也朦朦胧胧地睁开那双红眸子。

 “欢迎回来,国王大人。”朔间凛月打了个呵欠转过身来把濑名泉的手拉到自己腰间环住,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

理论上来说,自家恋人床上还有另一个人月永雷欧是应该生气的,但如果这另一个人是他最宠溺的另一个恋人的话自然就该另当别论了。

“喂,小睡猫你又偷吃东西啦。”月永雷欧伸手刮刮他的鼻梁算作惩罚,同样也吻了吻他的嫩唇。

是的,月永雷欧、濑名泉以及朔间凛月三个人都是彼此的恋人。说起来他应该感谢自己当年的壮举,或者是该感谢来自宇宙的电波——“喂,濑名,凛月你们两个我都喜欢怎么办啊?”当年的月永雷欧这样问那两个人。

那时的他们的感情虽然突破了性别,但似乎也被“两个人爱情“的观念束缚了头脑。

而月永雷欧终于在苦恼了很久之后贪心地发现他割舍不了他们的任意一个,两个人他都那样喜欢,都同样不希望他们受伤,而且他也知道,另外两个人也是这样苦恼着。

在这段困苦的三角恋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当时濑名泉的男朋友月永雷欧,向自己的男朋友濑名泉和两人都疼爱的“秘密”男朋友朔间凛月重新告了白。

他还记得两个人当时那种可爱的表情,真是够让他写下不朽的名篇的。

月永雷欧跪在地毯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和朔间凛月扣在一起,有些嗔怪地责备道:“凛月,你昨天晚上那么晚还隔着时差和我聊天,现在应该好好地睡觉才对,怎么又过来找濑名啊。”

濑名泉环着怀里的朔间凛月低头亲了亲他的耳廓,一只手随意地拨弄着月永雷欧的小辫子:“小熊今天中午醒了非闹着要我搂,怎么哄都不睡简直和小孩子一样,结果还没到床上就做起这种事情,王你该好好治治他了。”

朔间凛月还有些犯迷糊,抱怨似的轻轻拍了拍濑名泉在自己腰间的手:“唔嗯,小濑是魔鬼,国王大人才不会欺负我呢,只有小濑才会做那种事情。”

又待了一会儿,月永雷欧打了个呵欠像是想暗示什么:“你们两个现在还想睡吗?我连夜回来基本上快要困死了。”

 “过来睡吧,我想晚饭前我们还可以再睡一会儿。”濑名泉支起身子帮月永雷欧把上衣脱下来放到床头柜上。

朔间凛月向里挪了挪身子给月永雷欧留出些空位:“那小濑,我要在你们中间,你们不准挤我。”

濑名泉也随着他向后挪了挪:“小熊,床这么大够你睡的。”

“那我不客气了~”月永雷欧笑嘻嘻地爬进暖融融的被窝。

濑名泉环着朔间凛月,月永雷欧则越过朔间凛月一并抱着两个人,三个人的呼吸慢慢吞吐迎合着。

月永雷欧半醒半睡的时候隐隐约约还听到另外两个人的交谈——“小濑,说起来国王应该没有在下面过吧?”“嗯,小熊。我想吃晚餐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吃掉王来垫垫肚子的。”

END

评论(2)

热度(35)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