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魔女

魔女泉(♀)×吸血鬼栗子 

 设定属于@★蓝框眼镜☆

设定很长,本文属于刚刚确定彼此关系的时间段的故事

本文是车:全文版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色渐晚,黑压压的云层更是把那残存的暖阳吞下,

“轰隆隆!”

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快步向前跑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漏下了几滴雨点,一阵阵清风把斗篷的边缘吹起,天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呼~”男人反而是愉悦地吹出一连串的口哨脚下的步子越发轻盈了起来,背后魔法阵的光芒微显,虚虚实实的蝠翼出现在男人背后,男人贴着地面急速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终于在男人妖冶的红色眸子里映出一个倒影:厚厚的雨幕给这幢湖心的木头古屋蒙上一圈白色的光晕显得肃然而美丽。

“那么,我来了。”男人微笑着看着那幢屋子,一步一步走到门前。

 

 

“吱呀~”没有锁紧的门被男人轻易推开,这幢房子没有点灯,屋子里到处黑漆漆的一片。

男人站在门前摘下斗篷用力甩了甩上面的水,即使有斗篷的保护身上也被淋湿了不少,衣料黏在身上是摆脱不了的不适感。

“全湿了,全湿了。”男人抱怨道,他一边懒洋洋地揉揉自己淋湿的头发一边向着角落的阶梯走过去,看样子是打算上楼去。

“出去。”一个清冷的女声出现在屋子里,似乎在控诉着来人的无礼。

屋子没关紧的窗户撞在窗棂上砰砰作响,薄纱的窗帘像是飞来飞去的幽灵起起伏伏,屋子里的黑暗好像能够流动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气,这一刻这个屋子就像是突然活了过来。

“呼哇。”就像是天生大胆一样,男人毫不理会地打了个呵欠,继续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无光的黑暗似乎并不能限制他的行动。

 一阵大风在屋子里刮起,不仅吹得男人稳不住脚步,更让他难以忍耐的是刺骨的寒意。

“我错了小濑,好冷,老爷爷会被冻死的。”男人奇奇怪怪的口癖暂且不论,这口中情人意味的昵称似乎出现得更加不合时宜。

屋子里的烛火一下子都点亮了,整洁的起居室里布置着一个沙发和几个柔软的小座椅,一张小桌子上面还摆着涂有可爱花纹的茶具,头顶自然是晕黄的烛灯,墙壁另一边的壁炉此刻也在暖洋洋地燃烧着。

 

“小熊,你全身弄得湿漉漉的,是想来弄脏我的地板吗?”银灰色长卷发的女人站在刚刚关上的窗边,叉着腰一脸怒气地盯着面前的人。

朔间凛月回头看过去,果然地板上印了一串泥脚印,手上还在滴水的斗篷给干净的地板留下一道道难看的水痕。

“呃,抱歉,小濑。”朔间凛月挠挠头一脸尴尬地说道。

“一会儿你自己弄干净,现在把衣服给我。”濑名泉理所当然地伸出手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朔间凛月自然顺着她的话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嗯?小濑今天终于对我的身体感兴趣了?”

说着他还刻意把紧贴在身上湿透了的衣领扯开一段距离,本来被水氤氲的模模糊糊的胸膛赤裸裸地暴露在濑名泉的视线里。

一向冷静淡漠的魔女慌了神,好像是刚刚发觉自己话里暧昧的味道,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只一心注意自己刚打扫的地板,现在再仔细看看朔间凛月模样濑名泉只觉得整张脸都烫得吓人:黑色的发丝不像平时那般柔顺,只是被雨水粘成一绺一绺凌乱地贴在额头,下面那双总是带着慵懒神色的红眼睛此刻反而魅惑得能勾走自己的魂儿。

裸露在外还带着水珠的脖颈先不论,淋了雨水的黑色衬衣湿漉漉地贴在胸膛上反而更令人想入非非,若是浅一些的颜色说不定下面肌体的面貌就展露无疑……

 

“说起来,小濑今天看起来格外性感呢,是想我了?”还没等濑名泉反应过来,朔间凛月已经黏糊糊地贴了上来。他圈着濑名泉的腰,把头埋在她的发间满足地吸了一口气,湿漉漉的衣服也顺带一并贴着濑名泉的脊背和腰肢,冰凉的触感刺激得怀里的人打了一个激灵。

因为听到朔间凛月回来的声音濑名泉就直接传送来了起居室,所以身上那件常穿的魔女服自然没有换下来:脖子是华美的编制颈饰,上身一字领配上黑纱金边的宽大波纹袖,水滴状的蓝色宝石就缀在胸口中间,而再向下一直到漂亮的肚脐都裸露出来,下身的裙装堪堪遮住私密的位置,在室内没有穿上那过膝的长靴,漂亮的腿部线条便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男人面前。

 

“只是平时穿的衣服而已,小熊你不要乱想。”濑名泉这样说着却已经不知道该把手往哪里放了。

“所以说小濑平时就一直在诱惑我呢。”说着朔间凛月还暗示性地亲亲濑名泉的耳后。

 

濑名泉承认自己的恋人是漂亮的,无论是脸还是身体的其他部分,也正是如此,面对背后这具散发着诱惑性荷尔蒙的身体,她巴不得立刻找个角落好让自己冷静一下。

濑名泉脑子乱作一团只能语无伦次地命令道:“小熊,全身都湿透了,现在去洗热水澡。”

“遵命。”朔间凛月对着濑名泉的耳廓吹气,看着它们一点点泛上绯红,他正恶作剧得起劲。

“我去给你拿衣服。”蓝色的光芒微闪,便只剩了濑名泉慌乱的声音还留在他的怀里。

 

濑名泉今天是反常的,不仅仅是因为朔间凛月,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心态。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对于爱情的渴望与纠结,一些女人本能里就一定会担忧的问题正在困扰着她,她想得越多反而变得越焦虑。

 

“小熊,衣服我放外面了。”

“我知道了。”

浴室里是一阵阵水声,濑名泉背对着浴室的门,有些话她想要说,却又处于少女的矜持在等着自己的恋人开口,但同样的,如果她的恋人真的开口,她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了。

濑名泉倚着门框伴着水声不断演练着自己心里各种各样的答案。

“小濑,你还在?”

濑名泉没有答话,她在等朔间凛月说话,她想象着朔间凛月趴在浴缸边沿上慵懒的样子。

果然没一会,朔间凛月就又开口了:“晚饭吃什么?我一进门就闻到很浓厚的香味。”

濑名泉有些心不在焉,她没什么兴致地答道:“玉米浓汤和黑面包,今天还做了些牛排。”

“哇,那刚好配上我从镇子上带回来的好东西。”

 “我可不喝你的起泡酒,我不喜欢酒精的味道。”

 “偶尔喝一点嘛小濑,它像果汁一样甜,但又会滋滋冒气泡很爽口的。”撒娇向来是朔间凛月惯用的伎俩,明明是个吸血鬼却总是活得像猫咪一样。

 “你自己喝就是了。”其实濑名泉还在思考着自己的问题,她觉得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了,可偏偏这些事情却没有发生,虽然这多半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我说,小熊。我们是不是该……”濑名泉开始试着暗示自己的恋人,哪怕她觉得自己仍旧没有准备好,但是这件事情就像她心里的一个疙瘩让她放不下。

 

“哗啦。”濑名泉听见里面再次有了水的声音,她闭上了眼睛心跳却越发不受控制。

“小濑你还穿着湿衣服待在外面也不怕冷,干脆一起泡泡吧?”朔间凛月揽着她的腰,不过这一次是切切实实地胸膛贴在自己的背后,还散发着热水的气息的胸膛。

 

朔间凛月亲了亲濑名泉的侧脸,只能看见自家恋人闭着眼睛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他又是无奈地笑笑。

繁琐的魔女服装用点小魔法便轻轻松松地除去,朔间凛月把只余下内衣的濑名泉抱到浴缸边,为她除去身体上最后的遮蔽,濑名泉也乖巧地配合。

不怕,不怕。濑名泉心里不停地默念着。

直到自己被抱进温暖的浴缸,自己光洁的后背贴着恋人的胸膛,恋人的手也只是温柔地圈在腰间没有下一步动作。

“睁开眼睛啦,小濑。”朔间凛月笑眯眯地道。

“哎?小熊,你不想做吗?”这下濑名泉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濑名泉泡在浴缸里,由于魔女的能力水面以下的部分就好像是融进了水里一样,透过水面只能看见朔间凛月一个人的身体,这水面反倒成了最好的屏障。

长长的银灰色鬈发浮在水面上,有些夹在两个人中间搔痒得厉害。

“我都不知道小濑有这么期待,哪怕是第一次都要在浴室里?”朔间凛月扑哧笑出声,他低头恶作剧似的向濑名泉耳边吹气,“好了,不逗你了。小濑你在这方面思想还真是传统,有老巫婆番的风范哦。”

濑名泉立刻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她转过身狠狠揪住朔间凛月的脸,拉扯着喊道:“谁是老巫婆啊,你个臭吸血鬼。”

 “疼,反正不是小濑就对了。”朔间凛月求饶道。

朔间凛月用手托起濑名泉的一绺长发:“小濑的头发已经长到小腿了呢,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才到肩膀的。”

“你以为我们认识多久了啊。”濑名泉像是也陷入了回忆一样,倚靠在恋人的怀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朔间凛月又低下头来亲吻濑名泉的侧脸:“有个十七八年了吧,原来我已经在小濑身边待了这么久了哦。”

濑名泉张了张口,本想说些调侃朔间凛月的话最终也没有说出口,她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嗯。”

“小濑,我爱你。”朔间凛月把濑名泉的身子转过来,他抚摸着恋人的面颊简单地吻了她的唇。

“我——”濑名泉的脸被热气熏得通红,她开口想回应自己的恋人,却被朔间凛月伸手点了点唇瓣。

“这些事情,小濑不给我回应我也感觉得到哦,不然也白和小濑待了这么久了。”朔间凛月把濑名泉重新揽回怀里,“其实做爱这种事情小濑不用把它看得那么正式哦。”

“难道说不做这种事情你就会变得不喜欢我了吗,你不会的对吧?”

 

“嗯。”

 

“就像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只有开心你才会喜欢和享受这件事,所以小濑根本不用勉强自己和我做,等你准备好了的时候再说吧。”

濑名泉爱朔间凛月的温柔,但有时候又不希望对方在这种地方过度的温柔。

濑名泉把自己的手塞进朔间凛月的掌心,朔间凛月也顺从地和她十指相扣。

“猜猜看小濑,现在我手里的是你的手指还是我的手指。”自己调皮的恋人捂住自己的眼睛打趣道,就像是已经结束了刚刚的话题。

 濑名泉犹豫了一会,把两个人相握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朔间凛月的手指:“都是你的。”

一向留有余裕的朔间凛月反而在这方面难得地纯情,仅仅是恋人的一句情话就让他觉得面颊发烫了,他把脸埋在濑名泉发间,听到自己的恋人哧哧得正笑得开心。

“太狡猾了。”朔间凛月埋怨道。

濑名泉抬起另一只手顺着朔间凛月后脑的头发,她轻声回应自己的恋人:“小熊,来做吧?”

 

朔间凛月凑到濑名泉的唇边,自己一向矜持的恋人却已经主动吻了上来。

朔间凛月一手搂着濑名泉的腰,另一只手插进她的长发疼爱地扶着,用自己的唇去研磨爱人柔软的唇瓣,去吮吸她的唇瓣,她的一呼一吸都被尽数吞下。

濑名泉水嫩的薄唇被唾液润湿,两人的唇瓣每每分离都能拉出漂亮的银色丝线,朔间凛月把舌头侵入恋人的口腔,娇嫩生疏的小舌却热情地回应着他。

濑名泉的胸口贴着朔间凛月的胸膛,她用力揽着恋人的脖子想要和他贴得更近一些。明明自家恋人还沉浸在甜蜜的吻里,濑名泉偏偏分了心去拨弄他脑后的头发,一会儿又去捏捏他的耳朵,感受着口中恋人的舌头越变越烈的挑逗濑名泉仍然渴望着更多。

朔间凛月是对的,这的确是一场快乐的游戏。平时从未如此深入地占有彼此的唇舌,仅仅是这一小会儿好像就带来了无尽的乐趣。

“小濑这么着急想被我吃掉吗?”濑名泉睁大了迷蒙的眼睛点了点头。

 

朔间凛月低头去亲吻濑名泉的脖颈,他用舌尖舔舐着恋人的血管,用尖牙磨蹭她的皮肤:“要去床上吗?还是说想在这里?”

“去床上……”濑名泉抱着朔间凛月的肩膀,上齿紧张地咬着下唇,她吟唱咒语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

瞬移魔法不能解决身上湿漉漉的水汽,回到床上的时候濑名泉只觉得冷得厉害。

房间里只有几盏小小的烛灯,昏黄的光线此刻却依旧熏得人面颊发烫。

“小濑,要不你先把头发上的水弄干?”朔间凛月拉过一张毯子把自己的濑名泉裹在里面,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

察觉到自家恋人不老实的手已经开始游走,濑名泉却还是这样要求道:“抱着我,不许走。”

……

左手覆盖在泉的左后腰,在那里有象征着泉过去的烙印。朔间凛月反复摩挲这个六芒星微微下凹的痕迹,在心底再一次起誓:不会再让你痛苦了。

长长头发吸饱了水真的又湿又沉,空气里小小的水球不停地旋转着吸出来的水珠源源不断地融进身体,濑名泉一边控制住这个小水球,另一边又被身后的动作惹得情意弥漫。

 

索性抛开剩下那半干的头发,濑名泉拉着朔间凛月一起倒在床上。

“小濑在这种时候真是主动得让人想咬一口。”朔间凛月这样笑着说,那双盈满醇厚酒液的红眼睛笑里含情,他又低头去吻濑名泉。

……

濑名泉伸手揽上朔间凛月的脖子,不过她依旧是紧张地闭紧了眼睛:“小熊,可以了,进来吧。”她一想到自己的下身湿答答的样子就觉得整张脸都烧得厉害。

 

朔间凛月轻吻她的眉心安慰道:“一开始的话,稍微有点难受哦,我会轻一点的,小濑试着接受我,好吗?”对于濑名泉的第一次,朔间凛月自然是要小心对待,生怕有一点不合适让对方感到不适。

毕竟,打破心爱的女人对爱情的幻想可不是一个有骑士主义的绅士该做的事情,不论是哪一种幻想都是一样的。

 ……

“小濑,你是在害怕对吗?”朔间凛月猛然惊醒,他退出濑名泉的身体,愧疚地把濑名泉搂在怀里不住地亲吻她的脸,亲吻她流下的泪水。

“抱歉,我没想这么做的,抱歉小濑,我做得有些过了。”朔间凛月懊恼地责备着自己,怎么偏偏到最后失了态。

 ……

“小濑,你生气了?”朔间凛月一下下轻拍着濑名泉的后背担忧地问道。

濑名泉睁着眼睛看着快要烧尽的一节蜡烛出神:“没有,就是稍微有点害怕。”

 

“那你还抱着我不撒手。”

“因为我喜欢小熊你。”

 

“小熊……下一次再完整地做一次吧。”濑名泉抬起头来亲了亲朔间凛月的唇角,她又低下头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然后……等我想好了之后……我们再考虑要一个孩子什么的……”

朔间凛月又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他疼爱地亲吻着自家恋人的额头:“我亲爱的小濑,我真想打开你的小脑袋看看里都装了些什么,你总是给我意外的惊喜呢。”

濑名泉红着脸狡辩也显得像是撒娇:“还不是你……我才……”

“刚刚只是逗你的……不过小濑都这样说了话,那我……”朔间凛月深情地看着濑名泉的眼睛,把两个人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在濑名泉羞涩的目光中他开口道,“期待着了哦。”

最终说出嘴的却还是这般俏皮话,濑名泉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丢下一句话就移动到浴室洗澡去了:“我要去洗澡了,小熊不许跟过来!真是超~烦人的,折腾到现在晚饭都凉了。”

“啊啦啦,又惹小濑生气啦。”

朔间凛月平躺回床上笑得合不拢嘴,同样是一张通红的脸。

 

其实刚刚是想向小濑求婚来着,不过现在好像还有点早……

 

END

评论

热度(40)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