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Little Children(1)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

之后会稍微修正些设定,所以这篇文又重新开始啦

同系列短篇之前已经放出了:1  2   3


本篇是两个人全部故事的开始

泉和凛月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性格上有私设

母亲泉,孩子是泉亲生的,泉是类似Bate的体质(社会认可存在这种特殊体质的人为前提)

— — — — — — — — — — — — — — — — — —


 朔间凛月打着呵欠昏昏沉沉地从长椅上撑起身来:“呃,阳光好刺眼,果然是不应该在这种地方睡午觉。”

朔间凛月慢吞吞地挪动着身体,伸手去捞放在长椅下面的背包,“啊哈,如果可以的话果然还是不想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


朔间凛月自顾自地嘟哝着却敏锐地听到有细微的呜咽声不知从哪里传过来。

“是谁家的孩子在哭吗?”

 


后来,在纪念碑长长的阴影后面,朔间凛月找到一个浅灰色头发的小女孩正抱着膝盖坐那里,不停不停地啜泣着。

犹豫了一会,朔间凛月揉揉头,缓缓蹲下身轻轻抚摸小女孩的头:“乖,乖。你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 

“找不到妈妈和哥哥了。”小女孩抬起头,呜咽着断断续续地回答他。

 

光滑白净的皮肤,晶亮透彻的蓝眼睛,啊,真是漂亮啊,她就像瓷娃娃一样可爱呢。

 

“好,不哭了,不哭了。那我陪你找妈妈好不好?”朔间凛月尽可能地放柔自己的语气,就像是怕惊到眼前的女孩一样。

小女孩摇摇头,抬起手抹掉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倔强地回答他:“不行,妈妈会找不到我的。”

“那,你是在哪里和妈妈分开的?”

“不知道,我和鸽子先生说再见的时候妈妈就已经不在身边了。”

 

鸽子吗?大概是在公园的中央广场附近?虽然离这里不远,但这个孩子也太调皮了一点吧。

朔间凛月无奈地摇摇头,他把小女孩扶起来给小女孩拍拍裙子上的灰:“我叫朔间凛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女孩低着头捏着裙角怯怯地向他道谢,才低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朔间凛月思索了一会对小女孩伸出手说:“那接下来我们去找鸽子先生好不好?他也许会知道你的妈妈在哪里哦。”

“真的吗?小熊先生知道鸽子先生在哪里吗?”小女孩抓住他伸过来的手,兴奋地摇晃着。

朔间凛月微微一愣,小女孩的手又软又小,两只手才堪堪抓住他的手掌。

“是真的哦。”

一边走朔间凛月还一边低下头询问小女孩:“那个,小熊先生是指我吗?”

小女孩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是哦,小熊先生是好人哦。”

 

 

“啊,鸽子先生,你看到我的妈妈了吗?”

“啊,是刚刚的小姑娘,你的妈妈是谁啊?”朔间凛月看着冲到一只鸽子面前的小女孩,配合地走上去托住那只不怕生的鸽子,捏着嗓子开口。

“妈妈,妈妈超级漂亮哦,妈妈以前是模特哦,妈妈啊……”

小女孩兴奋地嘟哝了好一会儿,朔间凛月甚至连这位妈妈会做什么饭都听了一遍了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最后勉勉强强算是问到了母亲的名字:濑名泉。


朔间凛月头疼地揉揉自己的黑发:“哦我知道了,那你在这里和小熊先生一起乖乖的,我去找你的妈妈。”随即朔间凛月放飞了那只无辜的鸽子。

“还有我的哥哥哦,拜托了鸽子先生!”小女孩冲鸽子飞走的方向大力地挥手。

 


公园里没有广播,也没有问到手机号,不过既然是在这附近走丢的,她妈妈应该很快会找回来吧?

那暂时就先看住这个小女孩不要乱跑就好了,稍微等一会儿之后再看看情况吧。

 

四周看了看,朔间凛月便就近坐到喷水池的圆台上,招呼小女孩坐到自己身边来。

小女孩坐在圆台上心情愉悦地来回踢着自己的小腿:“小熊先生,妈妈超级漂亮哦。和我一样是灰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哦。”

“呐呐,小熊先生你知道吗?妈妈超级温柔。还有,还有每天都会给我讲睡前故事的哦。”

“呐,小熊先生,妈妈做的饭超级好吃哦,所以在你冬眠之前随时都可以招待你一顿大餐哦。”

“哈哈,那等我冬眠的时候就去你们家吃饭。”

朔间凛月听着小女孩喋喋不休地炫耀着自己的妈妈,伸手轻笑着捏捏她的鼻尖,惹得孩子不住地大笑。

“对了,我们来向喷泉许愿好不好?”

“好。”小女孩一本正经地面对着喷泉,嘴里念念有词地不断嘟哝着。

朔间凛月看着他的样子嘴角是忍不住的笑意。

 

朔间凛月自认为不算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因为就算是长相很可爱的孩子也会又吵又闹还容易哭。不过这个孩子的话,意外地有点乖巧得可爱呢?稍微有点期待见到她的妈妈了,大概也是个美人吧。

 

朔间凛月的这个故事还没有讲完,小女孩欣喜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讲述。

“妈妈!”

本来小孩子的视力就远远好于成年人,而且就像天性一般,孩子和母亲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找到对方。

小女孩兴奋地跳下圆台向着一个方向跑过去,没一会儿,就连同她蓝色的小裙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远远的,朔间凛月才看见小女孩扑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濑名泉不过是在冰淇淋车前等待结账的功夫,站在自己一侧的小女儿就不见了踪影,而站在另一侧的儿子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妹妹跑到哪里去了。

本来还单纯的以为是女儿淘气的玩笑,可连续唤了她很多次都没有回应,这才慌了神四处找起来。

但是找起来又谈何容易,根本不知道小女孩顺着哪条路跑到了哪里,而且人又那么多,带着孩子的人更不在少数。

虽然一向懂事的儿子也帮着寻找妹妹,但是濑名泉也不敢让他和自己离太远,以至于很长时间都是一无所获。

 

老实说,虽然是单亲家庭,但两个孩子从小一向很让他省心,这次久违地一起出来就没有看得太紧,哪知道会变成这样,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情的话,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两个孩子是他现在唯一的支柱,而他心里越担心想得越多,也就越害怕,女儿的走丢着实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找到中心广场附近的时候,急火攻心的濑名泉甚至感受到了阵阵眩晕,儿子突然用力握住自己的手大声喊:“妹妹在那!”

“妈妈,哥哥!”小女孩很快就跑过来扑到了濑名泉怀里。

“抱歉,我应该看好你的。不怕,不怕,没事了没事了。”濑名泉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儿,又用手去摸她的脸,那种失而复得地幸福感是根本无法言说的,现在与其说是在安慰女儿,反而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妈妈,是鸽子先生找到你的吗?”小女孩看着他哧哧地笑。

“鸽子先生?”濑名泉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女儿。

“嗯,是小熊先生的朋友哦。对了,小熊先生现在就在那边。”小女孩指着来时的方向,拉住濑名泉的手催促着他向那边走。

女儿的奇奇怪怪的发言让濑名泉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他只好任由女儿牵着。

女孩挥舞着手臂大声解释道:“小熊先生也是个超级,超级厉害的人哦。”

 

女儿口中的“小熊先生”看起来倒是和熊没什么关系:黑色的短发,红眼睛,眉目可以称得上俊朗漂亮,虽然皮肤略显苍白面色倒也算得上健康;看起来年龄有二十七八岁和自己差不多;说是先生,从衣着上来看倒也不像是结婚了的人……真要说的话,也许像是从某个电影里出来的吸血鬼一类的东西吧?

 

濑名泉牵着两个孩子走到朔间凛月面前,微微鞠躬向对方道谢,又礼节性地伸出手:“感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女儿,那个……” “叫我凛月就行,朔间凛月。啊,当然想怎么叫什么濑名先生你随意。”朔间凛月伸出手去和濑名泉相握。

就像小姑娘说得那样,毫不过分地说他是个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的人。

一头利落的银灰色鬈发,一双蓝色的眼睛就像深邃的湖泊;五官也生得端正漂亮,白皙细腻的皮肤和女孩子几乎无异;虽然整个人摆出冷漠排外的模样,但是刚刚远远看见的那个笑容的确是温柔到了骨子里……因为是妈妈吗?

说起来,他的两个孩子也都跟他长得很像,身上完全看不出另一个人的影子呢。

 

“恭喜你找到爸爸了。”朔间凛月微微弯腰想揉揉女孩的头,一旁的男孩却一把把妹妹护到了身后,蓝色的小眼睛里满是防备。“嗯,找到妈——爸爸了。”小女孩拉着哥哥的胳膊从一旁探出半个身体,刚刚开了口被哥哥一拉又立刻改了口。

 

朔间凛月一向聪明,大概就能猜得到对方的家庭情况了。

大体斟酌了一下字句不等濑名泉再次开口,朔间凛泉便抢先微笑着向他们道别:“我接下来还要去值班,那濑名先生我就先告辞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话是这么说,但朔间凛月还是忍不住遗憾地想:果然还是应该要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吗?

 

“妈妈,妈妈。我们应该谢谢小熊先生哇,就是小熊先生找到妈妈的。”

小女孩拉着濑名泉的手来回摇晃,不断轻声催促着。

本来濑名泉也觉得出于礼节也应该好好答谢人家,但是既然对方急着要走也不好开口,而他本人其实也并不想把这种事情拖到日后,这下刚好有了合适的理由。

 

“那个朔间先生请等一下。”濑名泉的声音从背后追过来。

“今天晚上如果没事的话,介意一起吃个晚饭吗?孩子们也还想多和你待一会,就当作是你帮我照看女儿的答谢吧。”

朔间凛月摆出温和的笑容开口道:“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麻烦濑名先生了。”

熟稔地要到了濑名泉的电话号码,朔间凛月也就心满意足地暂时和这三人分别了。

 

那么在上班之前,去买点礼物吧?

 

在兼职的餐厅朔间凛月盯着更衣室的班次表和身旁的后辈商量道:“今天晚饭的时候和我换次班吧?”

“少见哦,凛月前辈你居然会换掉晚上的班。”

“有意思,有意思。”

双胞胎后辈已经开始一人一句地起哄,朔间凛月打着呵欠作出无所谓的样子地:“对对,我今晚有约,你们到底能不能和我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先不论这句话的真实性,反正濑名泉那张漂亮的脸朔间凛月是怎么看怎么舒服。所以即使撇开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朔间凛月也决定再和这个人多接触一下。

 

 

收到濑名泉发来的地址的时候,朔间凛月刚把要送的礼物放进车里准备满心欢喜地奔赴约会地点,而这一个消息让他又走回了工作岗位——同一家餐厅。

再次进到餐厅里面的时候朔间凛月颇为新奇地发现那个防备他的小男孩一个人待在位子上。


朔间凛月走过去坐到男孩对面随意地询问道:“怎么你一个人?”

小男孩倒是毫不掩饰对他那强烈的敌意:“爸爸想去哪和你有什么关系。”

既然对方都这样开口了,朔间凛月自然不甘心坏心眼地回击:“我只是认为濑名君不会再把他的孩子单独留在……呃,公共场合。”

小男孩倚着沙发背两手抱在胸前刻意把头用力扭过去:“我已经足够大了,而且如果不是某个非要蹭饭的人,我也不会待在这里等你。”

 

啧,好火大,这个烦人的小鬼!果然他妹妹比他可爱多了!

朔间凛月也赌气地噤了声,故意把对方晾在一边。

 

沉默了好一会儿,小男孩犹豫着开口:“呐,如果我不说你的坏话,你能保证不再接近爸爸吗?”

朔间凛月笑笑伸手揉揉男孩的头:“聪明的小鬼,但是不行。”

现在就放弃小濑?开什么玩笑。朔间凛月心里这样嘀咕着。


“所以我才最讨厌你们这些人,永远都只会伤害妈妈而已。”男孩拍掉头顶的手,口中的话语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他咬了咬嘴唇坚定地说道:“我会努力保护妈妈和妹妹的,不会让你们任何人……”

听到男孩下意识情感的表露,朔间凛月也只是微微一愣,无奈地笑着看着孩子。

朔间凛月走到男孩的一边,慢慢蹲下身子,捧起男孩鼓鼓的脸颊,用拇指抹去他眼角流出的泪水:“能真是倔强又脆弱的小鬼啊。”

“我才没有哭,我是坚强的男子汉。”

“是是。”明明声音都变得破破碎碎了呢,真是麻烦的小鬼呐。


小濑呢,也会是这样的吗?

 

“刚刚的事情,你不许和爸爸说,不然…..我就在爸爸面前说你坏话。”男孩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学着大人的样子干咳了一声,语毕还不忘用力瞪朔间凛月一眼。

“是。”朔间凛月依旧那样微笑着。

男孩低着头伸出自己的小手指,小脸涨得红通通的:“拉钩。”

朔间凛月轻笑一声,配合地轻轻跟着男孩哼唱:“拉~勾~勾,说谎的人吞下千根针~”

不过,这个小鬼总是有意外可爱的地方呢。

 

朔间凛月坐在男孩身边,松开拉着勾的手指:“那么至少今晚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男孩有些紧张地揉搓着桌布轻轻点了点头。


朔间凛月只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就好像是抚摸过去那个孤单的,小小的自己。

其实,你已经很努力呢,不用那么害怕也可以的,笑一笑吧,呐?

 

 

 

最终事情结束得还算是愉快,表面上来看濑名泉并没有什么不满,两个孩子和自己也算是交谈甚欢,中途自己还去抢了双胞胎的工作做了一会儿专职伴奏,虽然没免得了又被那精明的双胞胎起哄了一番。

 

 

 

朔间凛月站在路口和车里的濑名泉挥手道别:“今天多谢招待了小濑,我过得很愉快哦。”

“孩子们还都挺喜欢你的,也许下一次可以再聚。”濑名泉看看后座迷迷糊糊的孩子们,小女孩倚着哥哥怀里还紧紧抱着朔间凛月送的泰迪熊。

朔间凛月微微弯腰看着后座的孩子们:“那,再见小濑,还有孩子们。小熊会一直陪着你们的。”


濑名泉闻言下意识地看向头顶的男人,他却蓦地觉得自己有些痴了:柔和的月色散射在朔间凛月漂亮的面颊上,是一种月下精灵般温和寂寞的美,而那双酒液般醇厚的眸子里偏偏流动着温柔的情感——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好像被这个陌生的男人再一次唤醒,以至于方后才想起要和朔间凛月道别。


朔间凛月挥着手目送着濑名泉的车子离开直到消失在夜幕里,才无法抑制地捂住自己想放声高呼的嘴巴,连面颊都激动地通红一片。


刚刚小濑的表情,超犯规的吧!怎么办,我大概是喜欢这个男人……


TBC

评论(6)

热度(18)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