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little children(2)

“嘀……嘀……嘀……”心电图上上下下地波动着,可怜的人鹅黄的发似乎也因为苍白病床变得黯淡无光没有生气,面容姣好的少年安静地躺在那里。

“早上好,真~君。”朔间凛月敲敲门走进去把手里探病的花放进花瓶,低头也向床上的人问候,“早上好,游君。”

绛红发色的青年停下手里的活计微笑着回应他:“早上好,小凛,难得在早晨就见到你。”

“恩。早晨有我的航班,还没到时间我就先过来看看了。况且最近游君的情况有好转,我也想多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朔间凛月倚着窗台安静地看着衣更真绪。

衣更真绪坐在病床边温柔地拉过游木真的手,小心地扣在手心。

朔间凛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轻轻微笑舒出一口气:“真~君,恭喜。”

“怎么了突然间?”

“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结束了,漫长的等待。”

衣更真绪扭回头,伸手理了理游木真的头发,温柔地微笑道:“啊。是啊,真,等你醒过来,我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告诉你啊。”

朔间凛月难得像个年长者一样拍拍衣更真绪的肩膀:“真~君,今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小凛。”

会好起来的,真~君和游君的事情,还有我自己的事情,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会去给游君祈福的哦,所以快点醒过来吧,真~君可是屯了好多新游戏给你啊。”朔间凛月也走过去摸摸游木真的头。



   “在此我们深表歉意,请您在出发大厅内休息,等候广播通知,谢谢。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礼貌冰冷的机械女音还在重复着这个糟糕的消息,濑名泉再一次不耐烦地看看自己的腕表,而现在距离回程的飞机起飞还早得很。

本来只是医院安排出差来这边参加研讨会,但是因为天气原因飞机不得不改班,本来下午的飞机就这样被硬生生改到了半夜。

而对濑名泉来说,晚上的飞机就意味着他直到今天孩子们睡觉之间都见不到孩子们的面。

超~烦人的!

而就在濑名泉打算回宾馆重写研讨报告打发时间的路上,却意外碰见这个在公园上长椅毫无自觉呼呼大睡的人。

如果可以,濑名泉真的不希望自己认识这个人:“醒醒,朔间君醒醒。”

尤其是这个前不久才欠了人情的那位“小熊先生”。

“啊?是小濑啊。”朔间凛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反而觉得还像是在做梦,不然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濑名泉会出现在这里,更何况对方似乎还很生气。

  “快点起来熊君,知不知道我叫醒你用了多长时间……作为一个成年人居然随随便便就在公园里睡大觉,又不干净还容易着凉你也真是‘心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这种喧闹的地方睡着的……”

濑名泉实在是难以忍受朔间凛月狼狈的样子,索性过去一把拽起朔间凛月,就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前前后后给他收拾衣服,同时还在絮絮叨叨个没完。

朔间凛月伸手拿去头上的树叶,又完全不当回事地随便拍打几下衣服就打起哈欠来,眼角带着眼泪却也不忘低声咕哝道:“小濑简直是日本第一唠叨大王,比起像妈妈,果然更像是老婆婆呢。”

濑名泉狠狠地拍了朔间凛月的后背:“我听见了,笨熊!”

朔间凛月转过头去“毫不在意”地微笑着回答:“小濑不能生气,会长皱纹。”说完还转移话题一样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抱怨道:“小濑~太阳好晒。

濑名泉勉强维持着脸上礼仪化的笑容,恶狠狠地回答:“朔间君,这里可是在大树下面哪里有什么太阳,还有请您不要用那样幼稚的称呼来称呼我。”

朔间凛月擦擦眼泪迷迷蒙蒙地应:“那小濑也不要叫我‘朔间君’了,就像刚刚那样叫我‘熊君’不好吗?”

“我至少还有作为成年人的自觉。”

“成年人啊~虽然很无聊但是小濑说是就是吧――那么为什么小濑会在这里,总不可能也是来神社参拜的吧?”

“只是飞机延迟了而已。朔间君呢?”濑名泉又看了眼腕表,一时间有些迷茫怎么打发那些多余的时间。

“也是工作上的事情。”朔间凛月指了指神社的方向,轻笑着问他,“不过现在要一起去神社吗?虽然今晚没有烟火,不过好像有祭典的样子。”

濑名泉下意识地开口拒绝对方的好意:“朔间君你觉得我们有那么熟吗?”

“有啊,小濑。要是时间还早的话,就当是去给孩子们带点东西也可以吧?”朔间凛月毫不介意地微笑着这样邀请道,一双新月一样的眸子漂亮而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濑名泉蓦地又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告别的时候那个同样温柔的朔间凛月。

这一次斑驳的日光从叶影里透过来,一点一点落在朔间凛月鸦羽般的黑发上,他的身上,甚至是他温柔的眸子里,他就站在那里,离自己不过几步远的距离。濑名泉好像看见两个模糊糊的影子重合在了一起:一个是多年前的自己,一个是现在的自己……

也许是雨前过于闷热的天气,濑名泉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蒙了一层水雾,连眼睛也有点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自己并不是因为悲伤,或者该说是一种感谢吗?

濑名泉看向朔间凛月的眼睛:“好啊,一起去吧,熊君。”



  现在到了傍晚的时候,气温便渐渐降了下来,皮肤上粘热的感觉也轻了不少,脚下的青石板路沾了沙土走起来发出沙沙的声响。

因为祭典的关系,神社这边显得有些冷清,濑名泉走上前摇了摇祈福的铃铛,双手合十站在小小的神社里,好像只是站在这里,心情就能变得平静不少。

  “铃铃铃~” 喧嚣的风声再次带起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又慢慢地飘走远去。

朔间凛月站在他身后,风把那灰色的发丝吹得来回起伏,濑名泉没有穿浴衣,只是单纯地在那里站着,一个人,站得笔直。

小濑,看着这样美丽坚强的你,我大概已经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熊君。”濑名泉转身唤他。

朔间凛月背对濑名泉低头看那脚底坑坑洼洼的岩石地面,慢悠悠地应:“好。”

濑名泉没有注意到的是,刚刚的答句变得短促而颤抖,低着头的朔间凛月耳尖变得通红,目光时不时飘到自己身上又触电般迅速收回。
朔间凛月只低着头摇铃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下雨了,熊君。”

比铃声更早响起的,是风声、雨声,还有小濑的声音。

小濑的声音有点沙沙哑哑的,听起来却很舒服;说话的时候啊,也不会有自己那么严重的气音,就像棉桃的绒絮,平和而柔软,至于那总会不自觉地翘起来的尾音听来更是格外可爱。

“是雨啊。”朔间凛月伸出手去,轻薄的雨水擦过他的指尖落入泥土里。

是很小很小的雨,但风也被染成了清凉的蓝色,擦着皮肤过去又回来,把那指尖红色的丝线杂乱地纠缠起来,理也理不清,分也分不开。

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风就卷着雨水从外面吹进来,有些留在了濑名泉的发丝上,有些氤氲了朔间凛月里衬的图案。

小濑,是在吹风吗?很舒服的样子呢,眼睛都闭起来了哦,简直就像晒太阳的猫咪一样……

糟糕!这下更冷静不下来了。
心跳声咚咚地好响。

朔间凛月听得到自己心脏的狂跳声,每一声都带出一片回响。忍不住偷偷地向濑名泉靠近,一点又一点。

只要伸手就可以牵得到小濑的手吧?朔间凛月偷偷地想到。

风,雨,眼前漂亮到不行的濑名泉,都像是完全没有察觉的样子。

“小濑。”不行,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了,“请……请……和我交往。我喜欢你!”

狼狈,除此之外大概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了吧?只是因为想要说出口的心情叫嚣地太强烈了。

在细密的风雨里,濑名泉的话变得模模糊糊有些不真切:“熊君……”

朔间凛月生怕错过什么地追问回去:“什么?”

“我说,可以啊,和凛月你的话。”

濑名泉微笑着,柔和的目光从蓝色的瞳眸里倾泻出来,同样柔和的还有微微熏红的面颊。

“那可以,牵手的吧,和小濑?”朔间凛月红透的脸上那双眼睛变得格外单纯而真诚。

感觉到朔间凛月伸手轻轻地扣住自己的手,濑名泉便把指尖伸进他的指缝慢慢地十指相扣。

看着依旧红着脸的朔间凛月濑名泉只是一阵好笑:“熊君就那么喜欢我吗?”

朔间凛月用一只手抵着发烫的脸磕磕绊绊地回答:“真的非常,非常地喜欢你,小濑。”

“恩,谢谢。”这句话,濑名泉说得很轻也很淡。

谢谢你,凛月。

“小濑,给孩子们的纪念品塞你包里了哦。”

“知道了。那之后再见吧,熊君。”

“恩,小濑。”朔间凛月向濑名泉挥挥手。

寒色的夜空点点的信号灯慢慢远了,朔间凛月只是站在那里一直看着。

TBC

评论

热度(20)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