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樱酒

*存在私设  其实有leo杏

*段落之间有一定时间跨度,有省略内容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酒】

00
这片林子存在很久了,久到这里延伸成了森林,郁郁苍苍远离人烟。
除了迷失的行者,这里几乎没有任何访客。
这里的居民,也只是那寥寥的几个妖怪。

濑名泉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在这里了,从记事起就一个人孤独地在这里了。
他向来不喜欢热闹,多年下来的寂寞早成了习惯……真的是这样吗?

01

“呜啾!”最初是被诸如这样的噪音吵到险些跌下树来,不过他的生活也因此热闹了一段时间。
月永雷欧不过只是人类,而且还是迷了路的人类。比起濑名泉来说,他的寿命短暂得多,况且他终究要离开这片森林回到人类中去。
纵使月永雷欧曾回到这里并带回很多有趣的东西,那也只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了,慢慢地他的影子就消失不见,再也没了踪迹。
濑名泉孤独单调的日子还会继续,不会因为一个人类而改变什么。

02
“你?”再次来叨扰他生活的是个旧友。是个很久以前就离开的人,说是要回来长住一段时间再继续他的旅行。
两个妖怪,一片森林,却热闹了许多。
朔间凛月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初见的时候,这个人穿着松垮的黑色短衣毫无形象地贴在地面上,空了的酒葫芦随意地扔在了一边。

“啊啦亚达泉酱,这个人倒在你家门口了哎~”鸣上岚,这位狐妖抖动着他的耳朵一脸惊奇的样子。“是吗?就让他这么晒着就好了。”濑名泉瞥了一眼树底的人,无所谓地躺在枝丫间继续他的午休。
“但是,看起来他好像是鬼的样子哎~也许会死掉哦。”鸣上岚甩着尾巴绕着地上的人打量了几番。
“他还处在这棵树的范围里,死不掉。比起这个,鸣君你还是快去休息的好,再在这里唠唠叨叨不走,小心长皱纹哦。”濑名泉微笑着提醒在树荫下赖了一中午的友人。

03
“酒吞童子的能力真是方便呢~”鸣上岚看着一条条被击出水面的肥美的春鱼拍着手对身边的同伴表示赞叹。
“呼~啊,一般般吧。话说小~鸣……”
“?”
“小濑的冬眠也该醒了吧?作为一条蛇,可真是舒服呢。”朔间凛月打着呵欠。
这是朔间凛月到这里的第3个年头。

第一年,朔间凛月因为把濑名泉当夏凉枕被冷眼待见了一整年……也许没有那么久,但是他睡了一整年,中途鲜有清醒的时候,所以他自己也不清楚。
第二年,三个妖怪慢慢混熟了,甚至朔间和鸣上经常会结伴去濑名那里蹭吃蹭喝死赖着不走。
第三年,濑名泉即将再次从冬眠里醒过来迎接他那不知是第几个的年头。

“鸣君,森林的外面有什么东西?”鸣上岚最初回来的时候,濑名泉曾经这么问过他。
“当然是好多好玩的东西啊。你看你看,我的这些装饰品都是从外面弄到的哦~”鸣上岚兴奋地转着圈把自己的装饰一一展示给濑名泉看。“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一时间两个人都停下了动作,绵长的沉默缠得人透不过气。

濑名泉很少做梦,只是在漫长的冬天里,总是会想起些什么。过去的往事也好,从没在意的事情也好,想忘记的不想忘记的都会梦到。包括过去的那些友人们。

老实说,濑名泉想出去了。或许是单纯地待腻了,又或许只是觉得时间有的是,出去走走也算是一种消磨日子的方法,他说不上理由。

不过人类,果然还是太吵了。濑名泉皱着眉摇头。

04
“小濑?”
“干什么笨熊。”
“你想看樱花吗?”
这年春天,朔间凛月这样问道。蜜果般的红瞳孔里总是流转着从未消失的倦意。
风卷起濑名泉灰白色的和衣,濑名泉看着树下的人有那么一晃慌了神。
“我没看过樱花。”他失神地回应。

春天总是短暂的,山里没有樱树,也没有村庄,所以濑名泉从未见过那般盛景。 

“好了,这样小濑也是一个合格的人类了。”朔间凛月把祈福的红绳系在濑名泉的手腕上,鼓起掌来。濑名泉翻着手腕看看那条松垮垮地挂在手腕上的精致红编绳,不自觉露出愉悦的神色。

“哎~小濑果然还是小孩子呢,一说要去赏樱就这么兴奋,我这种老人家可没有这种活力啊。”朔间凛月从不忘适时地揶揄濑名泉一句。“你……”

“啊啦啊啦,快看看人家的和服好不好看,人家精心挑选的哦。”未等濑名泉气恼地还口他的声音就被鸣上岚打断了。来人身着绣着樱花瓣的玫红色浴衣,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外衫,衣襟的下摆也绣满了缤纷的花朵,隐去狐耳的头上还不依不挠地斜戴着狐狸面具。

真是不愧于他狐妖的身份,濑名泉这样想着。

而相比之下,只是隐去鬼的赤角的朔间凛月和蓝色鳞片纹理的濑名泉就显得朴素多了,或者说简陋多了。

 

是的,在他回应朔间凛月自己没有见过樱花之后,对方一瞬间摆出的是怜惜的神态。就当他以为这一切又是朔间凛月调侃他的玩笑的时候,对方却露出明媚的笑容并对他伸出了手: “那今年我带你去看樱花吧。”

05

于是,三个伪装成人类的妖怪正混迹于这个靠山偏远的小山村的人群中间。

村里没有樱树,就这样三个妖怪跟着流动人群向着更远离森林的方向的樱树林移动。

他们从村口走到村内,从村的这头到了那头。

他们路过了一排排房子,走过一座座院子,沿着一条条水田的边界,跟随着人群行进的脚步。

一路上,濑名泉见到了鸣上岚口中那些稀奇的玩意原本的样子,他第一次见到人类的食物,第一次感受到人类的风俗,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些活动所带来的快乐。

 

“哦~小濑很兴奋呢。”“啊啦啊啦,真的呢,泉酱连眼睛都闪闪发光了呢”

对于同伴的话,濑名泉赶紧止住自己的视线,面色微红地回一句“啊~吵死了,你们两个。”

 

人们围坐在盛放的樱树下,男人们饮酒聊天,女人和孩子在一旁品尝带来的食物,一派祥和的气息。

樱花开得热烈而灿烂,延伸开来如烟如雾缭绕地面,三个妖怪在远离村民的地方席地而坐共同欣赏头顶的樱花。

“快起来熊间,在这种时候睡大觉真是浪费了这般美景。”濑名泉摇晃着对面昏昏欲睡的朔间凛月,颇像一个顽劣的孩童。

“啊~和小濑不一样我可是老爷爷啊,和仅仅是这样就满足的小濑不一样,老爷爷的阅历可远不止这小小的樱花呢。”朔间凛月勉强撑开眼皮,斜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打着呵欠回应。

“说来也是呢~毕竟这是泉酱第一次看到盛开的樱花呢。”鸣上岚也在一边托着脸露出“慈爱”的表情附和。

“吵死了。”濑名泉被戳中了短处,独自一人跃上树丫看花去了。

 

“不要心急啊小濑,还有更有意思的东西呢。”朔间凛月轻飘飘的声音从树下传来。明媚的日光透过花瓣在濑名泉衣身上落下浅浅的粉色斑块,濑名泉不禁心语还有什么会比得过这樱花呢?

“花期还长得很,这纷纷洒洒的樱花,无论是任何时间还是任何角度,小濑想看多久都行。但是小孩子就要学会耐心,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晚起的小鬼才吓得到人。”濑名泉完全不理会朔间凛月的胡诌,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怎样都无所谓,只要小濑记得到晚上叫我起来就好。那么,晚安,小濑。”

朔间凛月睡着了。

 

06

 

朔间凛月再次醒来的时候,清冷的月光早已铺下纱来,鸣上岚也早已不知去向,唯有头顶那固执地皱着眉头赏花的人。

“晚上在这里看樱花可是很无聊的,小濑。”“要你管。”濑名泉很快就搭了腔。

 

“呼呼呼,就让鬼来为你引路吧。”朔间凛月一把扯下树上的濑名泉,拉着他向山村方向奔跑。“放开我,我自己能走……”濑名泉因眼前的盛景噤了声。

 

“欢迎来到人间,我亲爱的小濑。”

 

街上连延的红色灯笼染红了夜空,游行的花车还未走完它的旅程,人群或聚集在街道上享受祭典的气氛,或观看神社边的祈福表演,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小濑,给你这个。”濑名泉跟随朔间凛月穿行在这繁闹的村庄,各种新奇的东西应接不暇,听到朔间凛月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嘴里猛然被塞入什么东西。“好吃吗?”朔间凛月手里端着自己不认识的食物笑得灿烂。

濑名泉这才后知后觉地咀嚼起嘴里的食物,不同于山中原生自然的食物,没尝过酱汁缠绕在舌尖,本应对人类不屑一顾的他突然觉得很好吃。

“嗯。”濑名泉细细咀嚼品尝着口中的食物轻轻应了一声。

“噗,小濑这样真的很可爱哦。还要吗?这个章鱼烧。”朔间凛月笑着把手中的食物递出去,伸出手去拉起濑名泉的手,他们再次跌跌撞撞地奔跑起来。

 

“不要一直板着脸,快点动起来,现在你可是人类哦小濑。”朔间凛月拉起濑名泉的胳膊带着他来回难看地扭动。“不要,你扭地丑死了。”濑名泉甩开他的手转而去模仿着高台上舞姬的动作。

“才不丑呢,祭典就是要这样,像舞姬一样规规矩矩跳舞的小濑才是一点也不好看呐。”朔间凛月拿出平时撒娇的语气,手上的力气却丝毫不减,硬生生地拉着濑名泉照他的动作扭动摇晃。

两个人像一翻滚的伞面一样从一头拉扯到另一头,黑白两色的袖摆相互遮掩,木屐敲打在地面上发出清脆干净的声响。

 

07

 

“呼,出了好多汗呢。”朔间凛月站在山头吹着夜风,“活该,谁让你非拉着我到处跑。”濑名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此时的他也久违了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面颊也因运动染上可爱的粉色。 “对对,所以小濑要给我当夏凉枕吗?”朔间凛泉扭过头漂亮的红瞳弯成了月牙。

濑名泉只是走上前去与他并肩看着山下灯火阑珊的村庄。

 

濑名泉沉浸在一天所接触到的事物里,觉得漫长的生命好像被注入了一丝新的活力。“谢……”“还不是说感谢的时候,小濑。耐心点吧。”濑名泉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人用食指抵住了唇,视野只有朔间凛月慵懒的面容。

“来尝尝我的酒吧。”凛月不知从哪里抓出几个大小不一的酒具,而另一个手里则提着他的酒葫芦。

濑名泉双手捧着小小的酒盅与跪坐在朔间凛月一侧,小口抿着自己不熟悉的液体。芳醇的酒香,浓厚温润的酒液划过喉口,朔间凛月经常这样说着。但是濑名泉却被熏出了眼泪,辣得喉咙发烫,只能红着眼睛瞪着一旁畅饮的罪魁祸首。

 

朔间凛月嗤嗤地笑个不停:“哈哈,小濑还是小孩子呢,不过小孩子也会喜欢老爷爷喜欢的东西的,抬头看看吧小濑。”他用手指指头顶。

 

濑名泉“鄙夷”地扫了他一眼,将信将疑地抬头。头顶蔓延的枝干被洁白的花瓣笼罩,月亮不时从枝桠的缝隙里探出影子,比粉瓣更美,比樱林更美。“漂亮吗?这棵老树是最初见到小濑那年发现的哦,可惜现在已经不能开花了。为了小濑,我提前了它最后的花期,所以小濑,好好向老爷爷道谢吧。”朔间凛月对着这颗老树虔诚地把手放于胸口闭上了眼睛。濑名泉走近老树,把额头轻轻贴在树干上,“谢谢。”

 

 “啊,小~鸣你还要酒吗?”

“嘘,泉酱已经睡着了哦。”鸣上岚抚摸着濑名泉柔软的鬈发压低了声音。 

“啊~小濑已经累得睡着了呢,安静的样子真像个小孩子呢。”

“完全没有以往骄傲的样子对吧?”鸣上岚捂着嘴偷偷地笑起来。

“是呢,祝你好梦,小濑。”朔间凛月安慰孩子般地轻吻濑名泉的额头,轻轻抚过他舒展了的眉角,向他温柔地道出晚安。

 

 

08

后来的后来,濑名泉一个人出发了,就在第六年刚刚开始的时候。 
“对不起呢,泉酱。人家可能还想再休息一段时间呢,不能陪你去太远的地方真是抱歉。原谅人家吧。”那天鸣上岚抱着自己哭得十分不舍,但最终也没有同他一起上路。
“呼~啊。那之后再见吧小濑,记得带东西回来哦。”朔间凛月还是像往常一样打着呵欠,用一如平常的散漫口吻和自己道别。

濑名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记得路途上的樱花开了一次又一次。 他去过更繁华热闹的城都,他见过更壮观热烈的樱林,去了许多地方见了许多人。但他,却鲜有同行的人,只是一个人一直走啊走啊,就好像曾经那些热闹愉快的日子不曾存在过。

而最初的同行者,名曰杏,是杏月里的少女。

 
09

“杏花是美丽而坚强的花朵,所以我愿以此来作为我的名字。”少女曾多次这样对他说,那望着纷飞的花瓣的眼波里总会泛着柔和的清光。

每当这时濑名泉都会有些失神,既为这熟悉的话和记忆中模糊的友人,也为自己……

“真是一批好药材呢。”少女兴奋地惊叹出声。
濑名泉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他路过这近山的村子,他喜欢这里清净和纯朴的民风,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森林。况且当时已经迫近梅雨季节,濑名泉也因此在这里小住了些时日。

“又见到你了,外乡人。”少女的声音出现在不远处。出于礼节,濑名泉如第一次那样微微颔首。
“你可生的真漂亮,你的名字是?”
濑名泉轻抿手中茶水,没有回应的打算。少女就近坐在他的身边,毫无顾忌。

“我的名字是杏,我也是一个外乡人。”
少女看着他的侧脸语气轻快自然,笑容干净甜美。“外乡人?你看起来可不像是外乡人。”濑名泉微微侧目一开口就不留情面。
“哎~前辈还真是刻薄呢。不过确实,已经住了有些时间了呢。”少女毫不在意地反驳一句,抬起头淡淡感叹起来。
“你那是什么称呼?”也许是一时间空气有些许凝固,濑名泉继续开口随便说些什么。

“前辈就是前辈,这是没有原因的吧?”少女理直气壮地回答。

濑名泉一时接不上话。

“真不愧是梅雨天呢,我们被困在茶楼里了呀。”不消一会儿少女又向他搭话,不过心思明显不在目前的处境上。“被困在这里你很高兴吗?”濑名泉习惯性地嘲讽少女道,“不,只是今年的杏树又会是好收成呢。”少女没回头只是一心哼着不知名的曲调赏雨。

“我的名字是杏,杏花是我最喜欢的花,所以我会希望杏树能有个好长势。”少女转过身把手背在身后,微微欠身微笑着回答濑名泉方才的问题。

 “泉前辈最喜欢的花是樱花呢,真是让人意外。”闲来无事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种象征爱情的花朵不是小女生才有的心态吗?前辈真是奇怪呢。”杏捂着嘴偷笑。

就在她以为濑名泉会生气的时候,对方只是平静地看着手中渐凉的茶水:“比樱花还漂亮吗?你口中的杏花。”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虽然有些唐突但杏还是问出了口。

“只是看了太久的樱花被迷了眼罢了,有些想念最初看到的樱花了。”濑名泉咽下口中残余的茶水,淡淡的苦甜味还萦绕在唇齿间。

“是吗?那要和我一起去看杏花吗?亲眼去看看才知道好不好看吧,前辈。”杏向他伸出了手。

梅雨绵绵一场雨就能下好几天,淅淅沥沥总是不知疲惫。濑名泉是蛇妖,他不讨厌雨,也有时间等待天晴,于是他就一直等着。但是少女却耐不住性子,早早就冒雨跑了出去,消失在雨幕里。

“你就这么走了好吗?不去和家人打个招呼?”在村口再次看到站到自己身边的少女,濑名泉有些惊讶。“我说过的吧,我是也个外乡人,这里不是我该停留的地方。”杏无所谓地摊摊手。

两人一起踏出这个安静的小村庄。

 

10

“我在等一个人,同时我游走于各处来寻找这个人。”

一条路两个人,与人同行的日子,濑名泉曾无数次为少女的果敢赞叹,也曾无数次被她的笑容感染。

“我有时竟有些在意你所等的人是谁。”濑名泉在一次闲聊中开口。“难道泉前辈也被我迷住了吗?如果不是小女子心有所向,定会为前辈倾心的。”杏一如往常一般摆出别扭的语态来作答,同样引得濑名泉露出厌烦的表情。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就这样终止话题:“泉前辈相信人是会转生成妖怪的吗?”

濑名泉无法回答她,作为妖怪的自己无法回答她,但是他直觉地认为她所等的人大概是哪个多情的妖怪。

“泉前辈,因为花而旅行还是因为人而旅行呢?”话题终止在这里,他们又上路了。

他们一起旅行了很长时间,村子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纪念品买了一个又一个,花赏了一春又一春。

对于所赏的花,他们总是一丝不苟。

而最终樱南杏北,濑名泉要去南方看这一季的樱花,而杏则赴会北方的杏花,他们也就此别过。于是在不知多久之后,才有了第二位同行者。

11

“鄙姓朱樱,单名司。”纵使这般谦逊成熟的语气,他骨子里也只是个爱哭的小鬼罢了。濑名泉最初就是这样评价这位同行者的。

最初见到这烦人的小鬼,还是在冬日祭典的时候。濑名泉回想着和朱樱司最初见面的场景。

初次跟随父母来到祭典,初涉人世的朱樱司流连于各色小吃和各种民俗游戏中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感到新奇,什么都要尝试……“这位大人,我迷路了,请问您见过我的父母吗?”他拉住濑名泉的衣袖,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哈?”

朱樱司因为着急面颊通红,眼睛里闪闪发亮的光彩早就被无助所替代,只是低着头任由濑名泉数落,但是濑名泉知道他今晚大概被拒绝了很多次了。

“你啊,明明看上去也不小了,为什么还会发生走丢这种事情啊。啧,人怎么这么多。”濑名泉拉着朱樱司的手沿路找寻着相似的面容。“对不起,濑名先生。”包含着哭腔的声音飘散在夜空里。繁华的都市,熙攘的人群,红红的灯笼照着夜晚下的京都,银灰发的蛇妖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在人群中艰难地寻找他的父母。

灯火渐尽,疲惫的孩子伏在濑名泉背上止不住地抽噎。“好了,别哭了。一会儿就到家了。乖孩子,乖孩子。”濑名泉最终还是出声安慰,一次又一次。

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噎停下了,濑名泉放慢了脚步,把背上的孩子向上托了托。“真是个麻烦的小鬼。”濑名泉抱怨道。

 

“少爷,少爷?”朱樱司睁开眼的时候是在自家门前,家佣熟悉的脸。此刻天已经渐亮,自己不知在何时被送回了家,身边早已没了濑名泉。但在这寒冬里,他的身体却并不感到那么寒冷。

 

10

“上次的事情承蒙濑名前辈的照顾。”第二年他们又遇到了一起,顺带得知了些杏的消息。

“姐姐大人说对濑名前辈很是挂念,托我带着些香包,若是遇到您就带给您。”朱樱司礼貌得体地同濑名泉交谈。

只是却惹得濑名泉一阵心烦,明明是个麻烦的小鬼,这种语气真是超~烦人!

“是吗?看来你长进不少是吗,那这个也就不用分给你了?”濑名泉微笑起来,拿起刚刚买好的最后一份鲷鱼烧放进了嘴里,果不其然朱樱司露出了失落伤心的表情。

“好了,小鬼把香包给我。”朱樱司认命地抬起头,烤得金灿可人的鲷鱼烧出现在自己面前。“濑名前辈……”“只是刚刚发现又剩了一个吃不下而以,为了不浪费食物只能给你这个小鬼了,明白吗?”

 

“这么说来,你口中的姐姐大人就是杏啊。” 濑名泉找了合适树荫纳凉,看着朱樱司在对面的石桌一脸幸福地品尝甜品。“恩,姐姐大人是位优秀的女性。”朱樱司只能发出含糊的应答声,但是他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名为仰慕的光芒。

香包吗?大概里面都是杏花瓣吧。濑名泉托着腮看着手里的东西,没注意到朱樱司的动作。

“说起来认识了濑名前辈,又认识了姐姐大人,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啊。”朱樱司已经开始吃起别的东西,声音比刚刚清晰了不少,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

“转念一想,两个人都很温柔,长得也很般配……”

“臭小鬼,不知道不要吃着东西和人讲话吗?你良好的家教都去哪里了啊?”濑名泉捏着朱樱司两边的脸向外拉扯打断了他的话,笑得一脸慈祥。

“我错了啊,濑名前辈。”

“对了,濑名前辈,杏前辈托我问你:‘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朱樱司在一旁揉着被蹂躏了几番的脸,猛然惊醒般地开口。

“还没有。”濑名泉微微一愣,这样回答他。原来,她早就看透了吗?

“再见吧,小鬼。一路上真是吵死了。”

“那前辈也多多保重。”朱樱司行过礼便转身奔赴京都。

 

已经出来那么久了啊,要不要回去看看那两个家伙呢?

09

濑名泉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上的景色早已与他出来时大有不同。但每一条路他都记得,每一件事情他都没有忘记,只是他却没有欣赏的心情了。他终究是要回家的,回到那片静寂的森林的。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离开太久了。久到那片村庄变成了城镇,久到再也看不到那颗白色樱花老树的残体,久到远离人烟的森林已经环抱了人类的城镇,久到他们共同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

“鸣上?朔间?”谁都不在了。

鸣上大概又去旅行了吧,他一向这样自由;至于朔间,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这里只是他暂时的居所般的地方罢了,人早就回家了吧,我还需要再抱有什么念想呢?难道要他们两个回来嘲笑我这么多年还像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一样抱着膝盖哭得鼻子发红吗?

只是变得和以前一样而以,没什么的,没什么的……

08

“哇哈哈哈,好漂亮的花啊。啊,小鸟,呜啾!”稚嫩但吵人的童音惊动了他的蛇。安抚着受惊的白蛇,濑名泉觉得这声音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就像是在不知多少年前的哪个笨蛋说过的那样。

“好久不见,泉前辈。”褐色的盘发女子出现在树下,是多年过去没有多少变化的熟悉面孔。“杏。”

 

“呐~这个孩子是月永雷欧,是个可爱的猫又宝宝哦。”杏把不安分的橙发童子举到濑名泉眼前,眉目里满是柔情。“嘛,又见到你了笨蛋国王。”濑名泉使劲揉着男孩的头发,惹得孩子生气地嘟起了嘴巴,“恶狠狠”地瞪着他的眼睛。“我讨厌你,濑名。哼。”月永雷欧跑到远处生闷气去了。

“第二次见到司的时候我就该猜到你才是妖怪的。”濑名泉双手抱在胸前直视着眼前的人。

“话说,你这是什么打扮?想扮贤妻良母的话完全不适合你,乖乖把头发散下来吧。”濑名泉刚说完,一旁不安分的男孩子就配合地扯掉了杏的簪子。

“哇哇哇,安子好可爱。”月永雷欧猛拍着手在一旁跳来跳去。

杏和濑名泉相互对视一眼,果断出手把孩子抓回来按在地上扎了几个小辫子。

07

“啊啦亚达,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快给姐姐抱抱。”鸣上岚刚回来就看到橙色头发的孩子在森林里不停地蹦跶,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搂到怀里,蹭蹭捏捏个不停。

“你好奇怪啊~不过我喜欢你,哇哈哈哈。”月咏雷欧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

“笨蛋国王,你安静一点不行吗……咦,鸣君?”听到声音一脸烦躁的濑名泉正准备狠狠地敲月永雷欧一顿,却发现回来的鸣上岚。“好久不见哇,泉酱。”鸣上岚松开手和他打招呼却得到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呐呐,小杏妹妹我跟你说啊……”鸣上岚和杏在一旁聊得开心,濑名泉在一旁怀着心事,拿着长长的狗尾草逗猫。

因为受到杏的邀请,朱樱司也很快就抵达了森林。好在面对一众妖怪的年轻除妖师很快就冷静下来,欣然接受了这群朋友。现在除了和和睦睦地相处,每天还不忘记进行着名为“抓捕月永雷欧”的修行。

森林里吵吵闹闹已经完全安静不下来了,真是的吵死了,濑名泉躺在树上想着。

熊间,你在哪呢?

06

 又是一年节分祭典,五个人结伴而行,就像第一次那样随着游车,玩着各式游戏。

“酒吞童子,平时都在哪呢?”濑名泉想到之前问朱樱司的事情。“请您务必不要去招惹那一家人,我族除妖师还里从未出现过能与现任酒吞的朔间一族抗衡的人。”朱樱司严肃地警告他。

“那个懒散的笨熊,还真是很强啊。”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

装扮成妖怪的人类在高台上舞蹈,其中一人跳得柔美而华贵。手中的折扇收放自如,仿佛下一秒就能吹起一阵猛烈的妖风,真的就像是妖怪中的贵族一派。

“什么情况啊,那个人类……”

 

07

“小濑还是一个小孩子呢,就让老爷爷来带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祭典吧。”

“就让吾辈来为汝打开前行的道路吧。”

濑名泉又做梦了,但又不像是第一次参加祭典时候的事情。 

鬼族的世界和妖族是分开的,黑夜才是鬼族横行的领地。

“各位大人请随我来。”说是他们受到了鬼王的邀请前去参加鬼族的祭典,引路人在前面打着灯笼不急不慢地走着。

濑名泉隐隐有种预感,他能在那里找到朔间凛月……

06

“呼呼呼,小濑的脸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呢。”身着华美和服的朔间凛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们在鬼界很快就走散了,而此刻的濑名泉偶遇了刚刚睡醒的朔间凛月。

“下来。”濑名泉无视他惯用的调侃,直视着那红色妖冶的眼睛。

本以为会得到一阵冷嘲热讽的朔间凛月被濑名泉抱了个满怀。

“小濑?”朔间凛月迟疑着把手慢慢覆在他的背上。

濑名泉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候尴尬的场景;他记得,这个人经常仗着撒娇的本领赖在他家里蹭吃蹭喝;他记得,这个人带他去看了樱花,带他去了人类祭典;他记得这个人把他推出了那个冰冷的世界……他记得,他都记得。

濑名泉记得那晚,朔间凛月伸手去接飘落的花瓣,夜风吹过纷纷洒洒的花瓣落了他一身,头上,肩膀上,衣服上,甚至落进了他的酒碗。而他的眼睛里带着眷恋与不舍。

濑名泉记得那晚,朔间凛月安慰的抚摸与温柔的吻;他记得那晚回去时,朔间凛月说不上宽厚却温暖的后背;他记得那凹凸不平的山路上,沾满酒气的两个人为他唱的摇篮曲,朔间凛月温柔的声音就这样从耳尖飘进了心里。

 朔间凛月会为逝去的老树祈福;朔间凛月会为远行的濑名泉送行;朔间凛月会在森林里等到最后一刻;朔间凛月却没有再回到森林……

“小熊,你是笨蛋吗?”濑名泉沙哑了嗓子。

“被这样的小濑嘲讽了,我可是一点都不高兴呢。”朔间凛月微笑着轻拍濑名泉的后背。

 

05

“安静下来了啊。”朔间凛月抱着怀里的濑名泉,“可以放开了吗?我亲爱的小濑。”

“……”濑名泉加深了这个拥抱,低声说了些什么。 

“什么,小濑?”

濑名泉抬头咬上朔间凛月的耳尖,“我说,我爱你,笨熊。”

蓝色的湖泊里泛着点点柔光,濑名泉第一次笑得如此幸福。

夜风吹动了树上祈福的铜铃,叮叮作响。

04

 

“不过真是让我惊讶呢,居然会被小濑抢先一步。”朔间凛月和濑名泉并排走着。

“什么都指望你这个胆小的笨熊,估计我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你了。”濑名泉像是故意负气般地开口。

“不去争取的东西是永远都得不到的,我一直就是这样想的。”濑名泉伸出手与朔间凛月十指相扣,“既然你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做不到?” 

濑名泉是高傲的,濑名泉是冰冷的,但濑名泉也是爱着朔间凛月的。

杏问他,他因为寻人还是寻花而旅行呢?他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真正心仪的人还是什么丢失的东西。 

杏问他,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是的,他们一同和漂亮的金发少年告别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他要找的东西叫朔间凛月,是头胆小孤独的笨熊。

 

03
“小濑经历了很多事情嘛,怪不得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朔间凛月眯起眼睛对着他笑。

濑名泉没有犹豫地印上了他的唇,惊得对方猛然睁开眼睛。“干什么小熊,给我闭上眼睛,这样我也会害羞的啊。”濑名泉微微分开两人的距离脸上泛着可爱的红晕,“好了,快点闭上!”他又补充了一句。

看着朔间凛月的红眸他总是会慌了神,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总是这样白白流失掉,索性伸出手去想合上朔间凛月的眼睛,被对方拉住手腕一把扯进怀里。

我一直就想这样做了,美丽的小濑,可爱的小濑,我最亲爱的小濑。我也好爱你啊,一直都是,好爱你啊。朔间凛月这样想着。

谢谢你,愿意爱着这样的我。他们这样想着。

 

02

“濑名,发现!”月永雷欧的声音从远远的对面传来,并肩走在街上的两人和朋友们见面了……

“恭喜,泉前辈。”杏抿着嘴笑着开口,另一只手却牵紧了雷欧肉嘟嘟的小手。

01

“泉酱会是主动的一方,姐姐好震惊啊。”鸣上岚故作惊讶地托着脸。“你很有意见吗鸣君?”濑名泉也配合地回应几句。 

“好了,泉酱真是美得像一幅画。”鸣上岚将手中的铜镜递出去一脸陶醉。“我做什么都美得像一幅画。”濑名泉单手叉着腰反驳。

“好好,泉酱最漂亮了。快上花轿吧,小凛月会等得睡着的哦。”鸣上岚推搡着一身红衣的濑名泉。“他要是敢睡着,就别想跟我回人间了。”濑名泉神色放松了不少,半开玩笑道。

 

00

 

在偏远的深山里,住着一群热闹的妖怪。

濑名泉不会再孤独了,他相信他会一直幸福下去。

因为他有了支持他的友人和伴他一生的爱人。

 

END

 

评论

热度(62)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