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短打0430

写不完和写不全的短打堆积


------------------

病友梗(失明泉×急性恶性病栗子)

 “小濑,小濑快醒醒!”入眼的还是无尽而熟悉的黑暗。

“小熊现在应该还很晚吧?”濑名泉因为被叫醒而显得很焦躁。

“反正小濑看不见,白天黑夜对于小濑来说都是一样的啦。”他大概能想到朔间凛月是什么表情。

一样个鬼啊!白天我会吵你睡觉吗!

“明天,我就要进行最后一次手术啦,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了。”听声音倒是满怀的欣喜。

“小濑的手术肯定很快就会有机会的。等我们都康复了,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像现在这样聊天,也可以去天南海北旅行,真是让人憧憬的生活,不是吗?”

濑名泉听到朔间凛月下床走动的声音。

“是啊,那的确是。我要睡了。”濑名泉拉过被子重新躺回床上。

“哎——”“约好了,等我们都恢复了就去旅行。”濑名泉隔着被子闷闷地回答。


海妖泪

“传说海妖的眼泪有治愈百病的功能。”朔间凛月优哉游哉地躺在棕榈树下小憩。

“没有那种事情——话说你就不能快点回去吗!一个人类还要和海妖呆在一起,吃了你哦。”濑名泉有些愠怒地控制着微笑。

“才不要,我需要小濑的眼泪去治愈我的亲人。所以才冒着生命危险踏上征途……”朔间凛月立刻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都说没有那种能力,再不走我真的吃了你啊。”


老人泉×伪装成人类的天使栗

“先生您需要志愿者吗?”“不需要。”门毫不客气地关上。


朔间凛月这一次服务的老人意外地固执。

濑名泉,年轻时候生的一副好皮囊,加上勤于锻炼保养,即使到了迟暮之年也依旧是精神矍铄毫无萎靡之色。儿女不在身边,每天的生活倒是也来得轻松。多年的习惯也依旧每天进行

早起,梳洗,吃饭,中午会使用或者保养自己年轻时使用的那些乐器。

和下午的时候总是自由得多,随便翻翻相册就能消磨一整个下午。

晚上会去散步,有时候也会去慰问亡妻。 


“您需要志愿者吗?”“不需要。”濑名泉毫不客气地关上了门。 

朔间凛月倒是不知道死心,索性为了清静,濑名泉家里也多出一个“志愿者”。

虽然起初不太会干活,到了后来就勉强可以合濑名泉的心意了,有时候两个人倒像是忘年之交一般没大没小地畅谈一些事情,把做一些本习以为常的小事做出冒险的效果来。

 

几年相处下来,濑名泉倒也把朔间凛月当成半个自己的孩子了,同时他也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

终究会有那一天……

“哦~您会在天堂有新的生活的。那么晚安,请好好休息吧,濑名先生。”朔间凛月低头亲吻床上的人的额头,走出了熟悉的“濑名”家。

“接下来,就只需要一边工作一边等候小濑去天堂报道了。”朔间凛月展开双翼怀着简单的期待与欣喜,连着濑名泉的份奔向了新一天。


魂灵泉×看得到泉的人类栗子

“你长得真漂亮。”“什么?”濑名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黑发红瞳的孩子看着他笑得很开心。

“看得见?”濑名泉,作为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孤魂,第一次找到了说话的对象。

“嗯,我很喜欢小濑。”自从孩子说出这句话开始,濑名泉就陪伴了朔间凛月很多年。



幼龙泉(半成年)×魅妖精栗子(痴汉)  以及部分内容人设需要

 

宽大的树荫遮住了太阳的热度,凛月才堪堪觉得头脑变清明了些许。

“说起来,真~君居然完全没有变化,真不像是个人类呢。”凛月驾轻就熟地快速倚靠在树丫间才懒洋洋地开口。“这种话姑且当作是夸奖好了……”衣更真绪在树下倒是被这句话噎得辛苦。

“是哦,我是在夸奖真~君呢,这可是除了我家小濑以外的最高优待哦,是真~君的特权哦。”树上的人立刻露出得意的表情,还不忘在句末再强调一次。

 

“你说什么就什么吧,看来你也找到了很好的同行者呢。”衣更真绪摆摆手放弃与这撒娇成性的人理论。“错了哦,小濑不是同行者呢,小濑是属于我的,所以我现在还是一个人在旅哦。”朔间凛月毫不客气地插嘴,但是衣更真绪察觉到朔间凛月在提到所谓的“小濑”的时候笑容里溢出了满满的幸福。

“说到旅行者,我这边也是在和真一起旅行。有点胆小,嗯……很阳光很可爱的人。”

朔间凛月也察觉到对方在评价这位游木真的时候,眼神有点飘离,面颊上还有隐隐的红晕。


“好慢啊,明明平时这个时候小濑就该回来了。”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叙说着这些年来的经历和见闻,直到朔间凛月用他那特有的绵音开始抱怨。

“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吗?”衣更真绪下意识地接口,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对方不满的眼刀。


“衣更君!”干净的声音从别处传过来,金发的少年很快就出现在视野里。

金发,薄翼,绿色的瞳孔,略微高挑的身材——精灵族吗?这个气息……还是草本系的?不爽!十分不悦!

银身,细鳞,宝石色的眼睛,我亲自制作的鞍具……哦,好吧。我的女神露娜,我想我更讨厌他了。

 “欢迎回来真,这个是……龙?身上有鞍具,是哪个粗心的冒险者的坐骑吗?”迎接游木真的衣更真绪也很快注意到了随着游木真一同跟来的龙,“不要怕,过来点乖孩子,糟糕了,完全不亲近我呢。”只不过对方却对自己的示好完全给予无视的态度,只得挠挠头无奈地笑笑。

“我来吧,从刚刚碰到开始好像就挺亲近我的。”游木真也是无奈地看看衣更真绪,走上前安抚地抚摸着龙的前吻,“想着‘也许衣更君能找到他的主人’就把他带过来了。”

 

“也对,毕竟龙族向来都对木属性的精灵有好感呢。”  不爽,不悦!

 

“薄薄的翅膀这么脆弱,不知道能不能折断呢,真的好想给你折断呢~”朔间凛月在树枝上幽怨地低声嘟哝,但他确信听力敏锐的精灵能够听得到。果不其然树下游木真的动作猛然一僵。

 

 朔间凛月轻快地跳下树,径直走到龙的身边。“好过分,真~君是想把我的小濑送给别人吗?”伸手去抱龙头却被干脆地扭头拒绝。

朔间凛月倒是毫不在意尴尬地停在半空的手,索性只是简单地去抚摸龙头。 

 

“这就是你说的‘小濑’了吗?”

“是哦~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小濑是乖孩子哦。”朔间凛月的语气里散发出浓浓的宠溺和骄傲。

“原来你的名字是小濑吗?乖孩子乖孩子,你是漂亮的孩子呢。”游木真也友好地凑上去和濑名泉搭话,而且显而易见濑名泉更喜欢游木真。

“好过分,明明我那么爱着小濑,不能因为是喜欢属性的精灵就扔下我哦。”

朔间凛月不着痕迹地打掉游木真的手,索性抱住了龙长长的脖颈,整个人半挂在濑名泉身上。明明是魅妖精,却是一幅猫咪护食的模样。

“还有,小濑是我专属的昵称,真~君和游君不许叫。”

“那,泉桑怎么样?刚刚是在水边认识的……”游木真刚刚开口就觉得背后一阵凉意——朔间凛月猩红的眼眸里写满了不情愿。


“呐,小濑看着我。”朔间凛月对上濑名泉的眼睛,满满的柔情好像水波一圈圈荡漾开来。

魅妖精?在看到朔间凛月的红眸的时候,游木真就隐隐有了感觉。加上此刻那双闪烁的红眸,游木真大概知道为什么对方会那么针对自己了。

漂亮的龙头顺从地伏在朔间凛月的怀抱里,“小濑,小濑是乖孩子,小濑是被我爱着的乖孩子。”朔间凛月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柔声抚摸着怀里的龙。

 

“衣更君,不,算了没什么。”

 

 

“啊,到这里就是岔路口了。 ”朔间凛月牵着濑名泉的缰绳懒懒散散地跟在两人身后。

“我和小濑接下来要继续去找失踪的国王大人,所以就在这里暂时分开吧。”朔间凛月勉强支撑着眼皮开口,“真~君你们接下来是想挑战皇帝吧,不过你们的力量还远远不够呢。不过,我会一直支持真~君的,所以路上请小心。”凛月站在岔路口摆着手目送着两人离开。

 

“好了,我们也出发吧,小濑。”朔间凛月拉过濑名泉,在他侧吻上留下一个轻吻,才再次一同向另一边慢慢踱着步。

 ①妖精和精灵本能是相斥的


END

评论(4)

热度(24)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