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婚

大概是旧社会婚娘泉×少爷栗(←十分不精准的定位)非性转

关于婚礼流程:来源于百科和琦君的散文

-------------------------

“游君,你大婚的日子哥哥可是盼了很久了,高兴一点吧。”

 濑名泉还在给游木真整理婚服,而在不久之后,他捧在手里的这颗珍珠就要嫁作人妻。

 “但是,我不想嫁给衣更君,至少不想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绿色的瞳孔里再次泛出泪光。


濑名泉记得,几天前一向胆小的游木真反抗了这里的管事,半夜伏在他怀里止不住地低声啜泣,大概就是为的此事。

衣更家这次的决定的确太过于仓促……


只要游木真能够幸福的话,濑名泉向来是不会犹豫的。

“别哭了,哥哥替你便是。”在对方诧异的目光里,濑名泉温柔地抹去对方眼角的泪水。

 

 

而就在几日前。

“真~君还在因为这场指定婚事焦躁吗?”朔间凛月不出意外地看见自家的青梅竹马在庭院中不住地踱步。 

“凛月别再用那种语气说话了,我——”“真~君真是这么为难的话,我去替你便是。”朔间凛月再次轻飘飘的开口,就好像说的并非自己的终身大事。

“凛月你疯了!撇开婚事不谈,你不是还有中意的人吗?”衣更真绪冲过来抓住朔间凛月的肩膀用力摇晃。“因为你是真~君啊,你是个从来都不知道为自己的着想的老好人啊。这次试着去找找看自己中意的人吧,别再发生这种被父母逼婚的事情了。”朔间凛月也不挣扎,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对方墨绿色的眼眸。

朔间凛月推开衣更真绪渐渐松弛的手:“而我所喜欢的小濑啊,大概是我一辈子也触碰不到的人……”衣更真绪在此时的朔间凛月眼里看到了不可名状的悲伤。

 


衣更家大婚的消息自然闹得城中纷纷扬扬,只是朔间衣更两家压下了婚礼易更的事情,而濑名泉则悄悄地送走了游木真。 



濑名泉早早地梳洗穿着完毕端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印上胭脂,搽上妆粉,画上墨黛,本就生的漂亮的人哪里有不漂亮的理由?

 

濑名泉心里清楚,只要身陷此地,就不会有选择的权利,被迫嫁于他人换取礼钱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不如索性为了心爱的弟弟顶替这桩婚事。再来也没有什么其他心上之人,倒也省去了后悔牵挂的意思,现在也只希望游木真能平安逃出城去,找个好人家,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至于夫家那边,希望如老人们所言,越看越深情便是。

 

“游木真就在里面。”大抵是衣更家的家丁来接人了,濑名泉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房间,放下了红色的绸缎。“听说他订婚的时候抵抗厉害得很,要不上点迷药?”濑名泉听到外面的声音有些嘈杂……

 

 

花轿纵使如何华美,端坐在内里的人也吃不消漫长的颠簸。

花轿里涂过迷药,此刻濑名泉已经四肢无力目光开始涣散,但是根据大体的方向,这个游行大抵还没有结束。他不再有十足的自信能支撑到“坐筵”结束,但就算是为了不被揭穿休回去也必须咬牙坚持接下来繁琐的流程。

 

“哪里有这样对待将要过门的人的?真是败坏朔间家的名声!”朔间凛月在得知属下的作为的时候,说实在的有些愠怒。毕竟是将要厮守一生的人,总归不能留下太多不好的印象。但碍于不能随意违背老祖宗的婚事礼仪,他有些担心对方能不能撑过接下来的流程。

 

 坐筵,简单来说便是在花轿中苦等,至于最初的寓意,大抵是为了锻炼新娘子的耐心罢。濑名泉现在已经等了接近半个时辰,途中除了应付几个伸进手来讨喜果的孩子便再无他事。迷药的作用愈来愈烈,眼前红红的一片又叫人心焦,就当他索性打算小憩的时候,夫家的人进入了大厅。

 


一阵喧闹过后,红色的帷帐被人掀开,空气再次流通了起来,好像迷药的效力也被缓解了几分。

朔间凛月拉过他的手,小心地扶着已经步履蹒跚的人下了花轿。

 

拜天地的时候,朔间凛月感受到对方手上略微加大的力度,稍稍摩挲着对方的手指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手心的温度却先一步传到了自己心里。


吞咽下一鼎之肉即为同牢,只是奈何头昏脑胀加上有红盖头遮蔽了视线,濑名泉迟迟无法夹起这肉块。“游君,我来拿着你的手。”濑名泉听见朔间凛月的声音,接下来算不上宽大温暖的手掌就包裹了自己的手面。

 

夫妻执卺杯而对饮,算是合卺。

兴许是贪恋上了对方手心的温度,朔间凛月在错杯的时候轻蹭了对方的手背,他在结束之后,偷偷地在背后握住了对方的手,而他无法解释自己从刚刚开始就有意无意的这些行为。


 

婚礼一贯是从下午开始,一系列流程结束也差不多接近就寝的时间。

外面喧闹的人群此刻与他们彻底分离,终于得到了片刻清静。

濑名泉独自端坐在装饰华美的婚床上,强打精神等待朔间凛月处理后续事务回来。一身长长的红缎衣,老人们对这个也颇有讲究,最简单的多半是嘱咐出嫁的女儿小心左手的衣角,但是此刻昏昏欲睡的的濑名泉已经无法分出精力来应付这些。


“抱歉,游君。希望你现在不会太难受。”大抵又是一刻钟,朔间凛月才推门进来,气息略微有些不匀。

“我听说他们给你下了迷药,今天辛苦你了。”朔间凛月倒是难得地体贴,“这里只有我们,那些无所谓的流程就省掉好了——我要揭盖头了,如果累的话你可以闭上眼睛。”

只是这一闭眼,就让濑名泉彻底沉入了柔软的梦里,模模糊糊间记得那双和红绸缎一样的眼睛充满了惊异。

 

朔间凛月到现在仍觉得是大梦一场,而此刻的濑名泉就在自己的怀着均匀地呼吸着。揭开红盖头的那一刻,熟悉而眷恋的面庞几乎夺走了他的呼吸。

他曾以为他没有勇气直面濑名泉冰冷的目光,但真的当他发觉自己拥有对方的一刻,突然觉得无所畏惧,自己能够看得到,触摸得到这种莫大的满足感让他想拥有更多。

 

“游木真,我不喜欢你的名字。我叫你小濑好不好?”朔间凛月伏在濑名泉耳边呢喃。“可以,衣更君。”很长时间,或许也并没有那么长,濑名泉慢慢地回复他。


呵,至少在明天后婚礼之前,他们还会是彼此曾经以为的人……至于今后能不能得到濑名泉的真心,朔间凛月就有得忙了。


Fin?

评论(13)

热度(69)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