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泉凛】 shadow and sunlight (下)

 )    中 )

为方便阅读此篇包括:

下篇三篇:

Sun   Shadow  Shimmer

尾声部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钟楼的顶端巨大的铜钟的阴影里,濑名泉小心地把怀里的朔间凛月放下来。濑名泉俯视着眼前或熟悉或陌生的小镇询问自己的爱人:“钟楼吗,为什么想来这种地方?”

“秘密。不过,不用自己走路的感觉真好啊,干脆每天都让小濑抱着我走路好了。”朔间凛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豪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大钟下的石台上,把手撑在身后愉悦地摇晃着小腿。

濑名泉双手环抱在胸前,犹豫了一会儿,索性俯身摘掉朔间凛月碍事的宽大帽子,接着就被朔间凛月抱了个满怀。

 “小濑,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啊。”朔间凛月把脸埋进爱人的怀里肆意呼吸那种安心的味道。

“我也是……”朔间凛月刻意按住了濑名泉的嘴唇,恶劣地开玩笑说:“要像昨天晚上那样称呼我哦,我听着哟,小濑。”

很快朔间凛月就看着自家爱人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面颊迅速刷红:“真想听?”濑名泉的声音变得有点僵硬,朔间凛月反而来了兴趣,立即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听,想听,小濑答应好好疼爱我的。”

濑名泉磕磕绊绊地甚至带有颤音地开口:“我……亲爱的小笨熊。”

“不够,不够,小濑更多一点。”朔间凛月趴在他怀里继续蹭来蹭去。

濑名泉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红得一塌糊涂烫的不像样子,忍不住地去推搡怀里的脑袋,:“别太过分啊笨熊!”

“小笨熊~”

“笨熊!”

“什么呀,感觉像笨蛋一样,这样吵来吵去地。”

“这说起来都是谁的错啊!”

“当然是小濑的错啊~”

朔间凛月趴在濑名泉怀里嗤嗤地笑个不停,啊,遇到小濑的我真的就像笨蛋一样呢。

 

 

朔间凛月撑起身子“颤颤巍巍”地走到钟楼边,指指高出的石质围栏:“小濑抱我上去。”

濑名泉刚刚把朔间凛月抱到围栏上坐稳,自家爱人就弯下身捧着自己的脸给了自己一个深吻。

是和夜晚不同的温情柔软,就像是朔间凛月常吃的甜腻的奶油,朔间凛月轻轻吮吸了濑名泉的下唇才分开这个吻。

“小濑有更爱我一点吗?每时每刻我都有更爱小濑一点呢。”朔间凛月扣紧了他的手,那么用力不留一点缝隙的十指相扣。即使逆着光,朔间凛月的笑容却依旧灿烂地不像样子。

“我也是,每分每秒都有更爱你哦,我独一无二的小笨熊。”濑名泉伸出手去抚摸对方的侧脸。只是濑名泉本人还没反应过来,对面朔间凛月的脸却已经红的不像样子。

 

难得抓到恋人可爱的瞬间,濑名泉坏心思地开口欺负:“难不成,小熊你是害羞了吗?”

“都怪小濑啊~”朔间凛月迅速把手臂都挡在脸前不去看濑名泉,却还是挡不住发红的面部。

“但是,以后大概会说很多次哦?”

“要说一辈子哦。”朔间凛月再次握住了濑名泉的手,脸颊红通通的。

 

 

他们在钟楼上待了一整天,听钟声响了又响,看日影短了又长,像傻瓜聊到天南海北,又像普通的情侣一样不时说说情话耳鬓厮磨,最终并排坐在一起,牵起的手一直紧紧相扣着放在中间。

“小濑,你找到国王大人了?”带着几分期待朔间凛月把头枕到了濑名泉肩膀上。

“还没有,只是暂时收得到他送来的消息了。”

“是吗?如果小濑再不回来的话,我也许会死掉也说不定。”朔间凛月看着渐沉的太阳吃吃地轻笑,“有时候我会在想,如果妈妈把我生成女孩,我的人生会不会更幸福一点?我可以和小濑像正常夫妇一样结婚,也许我们还会有一个孩子,在王都或者小镇生活都无所谓,然后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最后的最后我要拉着小濑的手离开这个熟悉的世界……小濑会不会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比较好呢?”

尽管已经习惯了朔间凛月的那些无趣的玩笑话,濑名泉却仍旧觉得有点生气:“小熊你果然是笨蛋啊!小熊就是小熊,也不存在什么如果,更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选项。婚礼的话可以补办给你,想要孩子也可以领养,等边境平定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定居,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即使最后的最后我也会抓着你的手让你安心离开,所以……”“我爱你,小濑。”朔间凛月眼里的神色越放越柔,最终他开口打断了濑名泉的话。不是平时开玩笑的胡话,也不是相互调侃时的情话,是带着最虔诚的情感的真言。

“吻我吧,小濑。我想把我的一辈子全部都交付给你,能遇到你的我真的很幸福。”

朔间凛月的眼睛里闪烁着漂亮的光辉……

 

 晨钟刚刚敲响的时候濑名泉就已经在置备马车准备出发了,朔间凛月尽责地跟在他身后坚持要目送他离开。

 “好吧,小熊。还有点时间我……”濑名泉想开口嘱咐又发现在这之前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一时间竟真的无话可说。

朔间凛月看着面前一时语噎的濑名泉扑哧笑出了声:“那有些事情,小濑也要记住,很快就是我们的生日了,记得抽空回来。还有,记得给我织新的毛衣,要好好准备生日礼物,如果可以的话,记得多给我寄几封信,不要糟蹋自己的身体,不要总是惯着国王大人,不准喜欢王都的小姐们……”朔间凛月熟稔地再次整理起濑名泉的衣领,“最后,记得路上小心。”朔间凛月抱了抱濑名泉,才慢慢挥手与他告别。

 这样,就算结束了吧……

    

“给,骑士长大人。”濑名泉疲惫地用手按按太阳穴,闭上眼睛打算缓解一下持续不断的胀痛感,一杯飘着淡淡香味的清咖啡被端到了面前。“谢谢,杏。”从栗发女孩手里接过来,濑名泉抿了一口才重新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

几周之前,一直没有音讯的国王月永雷欧就是由眼前的这位女孩找到并带回来的。因为做事认真周到,为人又温柔细腻,索性直接聘请她到王宫做女佣,当然主要职责还是照顾那位麻烦的国王大人。所以这段时间来,骑士团的大家也受到她不少照顾,相互之前倒也相处得很和谐,即使是高标准的濑名泉也对她评价颇高。

“有什么事情吗?”杏站立在原地开口询问。“是。因为之后我要去王宫的图书馆内查找文献,但是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太耗费时间,所以想看看你有没有时间去给我帮帮忙。”濑名泉揉着眉心觉得钝痛阵阵地涌出来,大抵是近日操劳所致。“这个时间的话,国王大人大概在睡觉……我想在下午之前我都可以陪同您的工作。”女孩看看房间内的钟表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杏在偌大的图书馆内寻找搬运着濑名泉需要的书籍,再次回来的时候竟发现濑名泉支在书本间陷入了浅眠。杏立刻上前试图去推醒他:“骑——濑名前辈,您是不是应该去休息一下比较好。”

“杏吗?不用了,我想我还可以。”濑名泉迷迷蒙蒙地睁开酸痛的眼睛挣扎着打算继续。“请您去休息,杏以性命起誓绝不偷看这些文档,绝不泄露任何信息,还请您立刻去休息。”女孩再三坚持执着地不肯让步。

“倒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文件……好吧,也许我们可以休息一下,稍微陪我聊一会儿吧?”濑名泉叹口气算作妥协,示意女孩坐到对面。

杏微微欠身坐下算作同意。

濑名泉见女孩微笑着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一边给书归类一边试着开口挑起话题:“嗯……介意我了解一下杏你的情况吗?当然这不是正式的场合,权当是闲聊就好,想不想回答随你心意。”“当然不,您请。”女孩也伸手去帮濑名泉整理书。

“好吧,王宫还过得适应吗?”

“您真的相当不适合这种交谈呢——当然王宫的生活很好,除了有点想家。”

女孩笑出了声,随后回应了濑名泉的话。

“我想是的,我记得杏家里是姐弟两个孩子吧?因为我是独子,对姊妹弟兄的事情难免总是会有些在意。”

“是的,和我一样,弟弟也是在做佣人的工作来支撑家庭。之前辗转过几个地方,我能在王宫工作倒是受了国王的恩典。至于姊妹弟兄之间,简单来说除了相互照顾就只是相互争吵罢了——只是我听说您是有一个弟弟?”

“啊,鸣君说的对吧?的确。虽然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但我一直把他当作胞弟来照顾,只是近些年不怎么被亲近罢了。我总是尽我所能想去保护他,但是好像总是适得其反地让他受伤,他想避开我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吧。”濑名泉无奈地挤出一个苦笑。

 “濑名前辈过得倒也辛苦,只是作为一个姐姐,我想您的弟弟大概并不是讨厌您。”杏把手边的书摞到一边。

“这话怎么讲?”

“孩子嘛,总归有长大的一天。他也许只是想向你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独立了’也说不定。也许他是想让你承认他的成长,而不是站在他身边去保护他。很多年之前,第一次被弟弟保护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女孩对濑名泉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也是呢,如果有机会见到他的话我会的,承认他的成长。”濑名泉释怀一般露出宽心的笑容。

 

 杏站在不远处的书架边一本本地查找着合适的书籍:“说起来,濑名前辈也已经结婚了呢,那结婚之后还这么忙太太不会埋怨吗?”

“当然,尤其是刚结婚不久就因为形势紧张的缘故而异地分居——你知道这几年边境一直不太安定——所以我每次回去的时候小熊总会拿这个事情当作任性的理由。”濑名泉这次简单斟酌了一下字句才回答杏的问题。

“但您刚刚提到您太太的时候看起来很开心。”

“哦,大抵是你的错觉,我们刚刚可是在谈论小熊有多么任性。”濑名泉尽量放平自己的语气,殊不知因为激动敏感的耳尖早就微微泛红。

“小熊是您太太的名字?”

“哦,不是,只是一个昵称。我爱人的脾气大抵有些古怪吧,不怎么喜欢称名道姓,所以我们之间总是以昵称相互称呼。”

“使用昵称可是最亲昵的表现呢,不过给女孩子起这样的名字,濑名前辈也真是不够浪漫。”杏用书本掩着嘴轻笑,倒颇有一副鸣上岚的样子。

 

女孩停顿了片刻接着开口:“那…..您觉得您现在幸福吗?至少在我看来,你们虽然分居但好像仍旧很幸福。”

 濑名泉好像说到动情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笔:“能遇到他我很幸福,也许将来会有很多困难,但我觉得我们能一直走下去。更况且我答应我爱人要一辈子牵着他的手。”

 “哦,这正如宣言里所宣誓的,我相信您会是一位好骑士,永远。以及,如果有机会的话,真希望能见见您的妻子呢。”杏欠身行礼向濑名泉表示自己的敬意。

“哦,你会的,我想你和小熊早晚会见面的。当然如果你现在想见见我弟弟的话,我倒是有他的画像。”

 “是,感激不尽。”

 

 

“笃笃笃。”临近深夜的时候杏才轻轻敲响了濑名泉的门,好像认定对方还未休息一般。

“希望现在还没有打扰到您休息。”门开之后杏首先向濑名泉行了歉礼“刚刚才哄国王大人入寝,就想着在今天结束之前‘见见’您的弟弟。”

 “嗯?这么晚还来找我,真不像是你的作风。不过看在白天的份上,你进来吧。”濑名泉虽然像平常一样冷着脸倒也没有真的生气。

 

趁着濑名泉去拿画的空档,杏站在门口不远处拘谨地环视着这个房间,正如主人一样的干练整洁,但总能找到一两件风格不同的物件,是属于濑名前辈的妻子的东西吧?

濑名泉把画像递给杏:“这个孩子叫游木真。”在烛光灯的照耀下画纸上金发翠眼的少年显得愈发耀眼美丽。“的确如您所言是个很漂亮的人。”杏这样感叹道。

 

两个人简单地聊了几句,杏便把画还给了濑名泉,随后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双手合十为游木真做了一个简单的祷告:“近几年边境一直不太平,愿主保佑这个漂泊的孩子一切平安。”

 “夜已深了,杏不再过多打扰,濑名前辈还请早点去好好休息一下,请允许我告辞。”

 

 游木真……我想主是保佑你的,毕竟你们最近可是完成了那种不得了的事情。栗发的女孩走过长长的回廊最终消失在转角……

 

 

 

鸣上岚从门后探出一个头然后才慢慢背着手走进屋里来:“呐呐,泉酱,不要总是待在屋子里,今天出去做巡逻骑士怎么样?”

濑名泉停下笔微笑着看着鸣上岚:“那鸣君就会负责这些文书对吧?”

“放心交给人家吧。”

“很好,那全部的文书就交给鸣君了。”

濑名泉站起来离开位子起身走到门边,又开口补充了一句才推门离开:“伞君(司)会负责帮你搬运文件的。”

“搬……运?”鸣上岚走到长桌背面,才看到地面上高高地摞满了文书“泉酱好过分……”

“姐姐,我进来了哦。”

“小杏妹妹总是那么漂亮呢,还有头上的花和你很配哦。”

“谢谢,刚刚和国王大人在花园待过呢。”

大概鸣上岚是不会为它们苦恼吧……

 

 

濑名泉仔细地整理着出行的轻铠:“真是的,反正肯定又是鸣君不想做的工作才推过来,给他点教训也算合情合理。”

许久没有出行倒是并不影响濑名泉的状态,只是负责巡逻的骑士们反而显得战战兢兢。“你们,按照原本的路线巡逻,我负责原本鸣君的路线,这样没问题吧?”“是,骑士长。”

 看样子今天鸣君负责的是贫民区吗?的确是个麻烦的地方,倒是有段时间没去那边了,上一次大概是小熊还在王都的时候?

 

虽然近几年边境混乱迭生,贫民区的治理倒是落实不错……嗯?

刚刚领过面包的孩子拉住了濑名泉的衣角:“给。”

那是一朵随处可见的野花,而孩子的笑脸却灿烂得不像样子。

濑名泉接过野花,摸摸孩子的头,又看看孩子身后不远处的孩子们,濑名泉温柔地笑笑,轻轻拍拍孩子的后背:“呵呵,去吧。”

 

目送孩子远去,濑名泉虽没有动作但微笑的面色却又凝上冰霜,可恶,究竟在哪?

从早晨离开王宫开始,一道目光就一直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若有若无却又一直不肯消失,但是几次试探都找不到来源。为了不打草惊蛇濑名泉暂且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他也不会容忍一个人的如此挑衅。

 

 

“骑士长大人?”“是,你有什么事情吗?”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打断了濑名泉的思考,濑名泉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人:

黑色的粗麻长袍掩住了面部和身形,估计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但是身体大概要更瘦弱一些,声音分辨不出性别,大抵猜测是个男人,不过如果他想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要制服他大概不难。

“是这样的,我的东西找不到了,您可以帮帮我吗?”

“是,请说吧,是什么东西。”

“请跟我来,我带您去最后见到它的地方。”

那人回避了濑名泉的问题只是示意他跟着自己向前走。

 

“怎么?不记得了?”见那人来来回回找不到目的地,濑名泉一瞬间想到了未知的跟踪者,不由得冷着脸步步紧逼“还是,你只是想单独引我过来?”

他们已经走到足够偏避的地方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带只余下一些战争时期才会使用的废屋了。哦,好吧,这里没有人,而且从遇到这个人开始,那道目光就没再出现……濑名泉下意识地把手按到了骑士剑上。

那人回过身慢慢靠近濑名泉,伸出一根手指按上他的唇:“骑士长您太紧张了,放松,放松。” “什么?”濑名泉注视着对方慢慢把手收回到自己唇前,刻意的亲吻声随即传过来。

濑名泉不由得后退一步与对方拉开距离,而那人只是站在原地维持着之前的动作:“请不要这样,我只是迷路了。更何况,我要找的东西啊,就在小濑你这里啊。”

宽大的帽檐被脱下,余下熟悉的黑发和带着笑意的红眸。“那么,现在想接吻了吗?”

缠绵的深吻,相贴的唇瓣不舍地分开,朔间凛月还调皮地再次轻吻爱人唇。

“本来想去老房子那边的,走着走着反而迷路了。”朔间凛月拉着濑名泉的手边走边看两边的废房子。

“啊,那些房子都拆掉了,这些是最后的一部分了。”

“是吗?好久没回王都了啊,真希望战争早点结束啊。”

 

濑名泉因为之前的事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啊。小熊很早就到了?”

“没有,今天中午刚刚到。能过来还是用了小鸣的通行令,虽然是小~朱去接的我……”

濑名泉现在听不进去朔间凛月的话,只是越发在意那消失的目光,如果那人不是小熊,那么会是谁?在碰到小熊之后就收手了?还是……

 

短促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咕咕咕。”

濑名泉拆下鸽子腿上的短讯,脸色越发凝重。

“小濑,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熊,现在就跟我回王宫。”

“哎?好……”

而不远处,两个身着黑袍的身影隐没在阴影里一直注视着他们,随后便向着城门方向离开……

 

匆匆忙忙赶回王宫,濑名泉嘱咐前来迎接的杏安顿好朔间凛月就直奔会议室:“说吧,怎么回事鸣君?”

鸣上岚从另一边把文件推给濑名泉:“实际上,还是泉酱你自己看吧。这个是下午刚刚送达的文件,来自天祥院英智。”

“天祥院吗?王知道这件事吗?”

“暂时还没有告诉他,收到的时候就让杏酱把他带走了。”

“和平协议?恐怕是‘吞并’协议吧?”濑名泉嘲讽般地冷哼了一声。

“的确,而且那位‘会长’明确表态:不要求马上给予回复,但是要得到王本人的文书。”鸣上岚苦恼地用手抵住额头。

 

“可恶!这件事情当然最终还是要让王来决定,但是不能是现在,他现在的情绪还太不稳定。”

“濑名前辈,我不能理解要将一国性命全部交付于那种人手里!”

“伞君,我说过了,即使他现在什么都不做他也是我们的王。”濑名泉头疼地揉揉眉心。

……

“总之先尽量拖延时间吧——伞君,稍后你去准备准备,明天跟着我去和天祥院交涉一下。”

“骑士长,骑士朱樱司愿意独自去完成这个任务。”年轻的红发骑士两手紧紧握拳行了一个骑士礼。

“……”

 

会议结束之后濑名泉觉得身体和精神都疲惫到了极点,但是还是强打起精神试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憔悴。

 “濑名前辈。”女孩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杏,王有什么事要传达吗?”

“不,我是以个人的名义来请求明天一同前去天祥院的领地的。”

“你需要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因为现在我们尤其需要你来看管王。”濑名泉注视着眼前的女孩,蓝色眸子里的冰好像能冻结两人眼中的湖。

“是,我知道了,我留下来看管国王。”杏双唇嚅嗫欲言又止,终究先作出了让步。

“还有一件事,您之前拜托给我的朋友,现在在您的房间里等您。杏要传达的事情已经完毕了,我先退下了。”

濑名泉转身之际,杏这样告诉他。

 

濑名泉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推门进去。朔间凛月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低着头努力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而他的腿上则放着一本敞开的书。

听到开门的声音,朔间凛月立即欣喜地起身去迎,却不免因为濑名泉憔悴的脸色担心:“小濑,你还好吗?从见到你开始,脸色就有点糟糕。”

朔间凛月伸出手去想摸摸濑名泉的额头却被对方抓了回来。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的手紧紧攥在手心:“我没事,一切都好。”

 

“你看的那本是什么书?”未等朔间凛月再次开口,濑名泉就故作轻松地先一步转移了话题。
“童话书,杏拿给我的。”朔间凛月会意地不在追问刚刚的问题。

“好吧,书好看吗?”濑名泉把朔间凛月横抱起来,朔间凛月立刻勾上他的脖子凑近他的唇。朔间凛月在即将接触的时候停下了动作,坏笑着和自家爱人碰了碰鼻尖。

“小濑你的眼睛都闭上了哦,原来这么想和我接吻吗?”朔间凛月单手揽着濑名泉,另一只手放在坏笑的嘴唇前,模仿着那些贵小姐们夸张的姿态调侃自己的爱人。

“小熊!”被自家爱人恶作剧了的濑名泉脸涨得通红,下一秒却毫不犹豫地把朔间凛月摔到了床上欺身把他压在身下。

“小熊不也是。”濑名泉同样地只是轻笑着碰了碰自己爱人的鼻尖,就从朔间凛月上方的视线里消失。

“小濑太孩子气了,晚上可是大人的时间哦。”朔间凛月盘坐在床上不满意地嘟起嘴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濑名泉。

“是吗?小熊刚刚不还是在看童话书?”濑名泉把被冷落许久的书拿到手里简单地翻阅起来。

“嗯……”朔间凛月的目光不时地飘回到濑名泉那边,终于崩不住地抽走了书本。看着迅速出现在自己怀里的爱人,濑名泉学着朔间凛月以往的样子蹭了蹭对方的脸颊,把书递到了朔间凛月手里,空出来的手自然地就环到了朔间凛月的腰上。

濑名泉一向不喜欢把时间放在童话这种美好的空想上,但是和朔间凛月在一起的话,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小濑,你知道吗?在童话里,你一定是王子哦。”朔间凛月指着一副威风凛凛的王子的插图。

“那你是什么?懒熊公主?”

“我是恶龙哦。抓走小濑的新娘的恶龙哦。”朔间凛月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要守护小濑的幸福啊。小濑怎么能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呢,况且……”朔间凛月把书摊在一边,扭过上半身去和濑名泉接吻。

“恶龙的话,就有力量保护小濑了啊。虽然我很怕麻烦,但是小濑偶尔也可以来依靠我哦,随时欢迎。”朔间凛月直立起身子把濑名泉的头搂到怀里,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就像母亲安抚自己的孩子一样。

 

“小熊,答应我。明天就回家去,战争可能又要开始了。我不希望你受到波及。”濑名泉的声音显得有些闷。

 “小濑,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我会的。”朔间凛月把脸贴上濑名泉的发旋。

 

月光如缎轻轻披在朔间凛月身上。

“小濑你到最后也没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呢,我都说你可以来依靠我了。”

不过我也猜的到就是了,是英酱开始行动了吧。

杏特地来迎接我,大抵就是打算给我捎点口信一类的东西,不过她那么聪明,有些事情可能比真君他们明白得更快呢,真糟糕啊对不对?

 

我啊,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童话——那么美好、纯粹和简单,没有那些那么多复杂丑恶的东西。从小时候开始,就希望能变成童话世界里的人,永远地逃开孤单和痛苦。

这样的我,就是里面的恶龙哦。是会毁掉王子的国家,伤害王子最重要的人,贪婪地占据王子的许多许多财宝,最后落得不好下场的恶龙哦。

但是,我也是被小濑救赎的恶龙哦,虽然小濑你说过我的出现救了你什么的。

 

“呐,小濑,王子和公主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吧?”

 “小熊,乖,睡觉。”濑名泉发出迷迷糊糊的呓语。

“好。”

 

是时候该说再见了……

 

  

兴许是太过劳累濑名泉第一次险些误了时间,而醒过来的时候朔间凛月已经离开了,一并带走了自己准备的针织品。

 “希望伞君那边能有好消息吧。”

 

 “濑名前辈,国王大人又不见了!”栗发女孩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我到处都已经找过了,但是就是找不到。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只是没几句话就忍不住着急地哭泣起来。

“又在这种时候?那个笨蛋!”濑名泉忍不住地出声怒吼。

 

 

 朱樱司与天祥院英智对立而坐,但是两边的气氛却截然不同。

朱樱司谨慎地组织言辞希望能得到一些信息,却终究一无所获:“哥哥大人的意思是?”

“正如我最初的意思一样,我不接受月永雷欧本人以外的任何意见。”

天祥院英智始终保持着游刃有余的笑容:“濑名君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只是我不同意。其实,我大概也能猜得到他会瞒着月永君。 司君请你回去这样转告他……”

 

“我的目的不是利用或者吞并你们,而时代已经到了改变的时候了,天祥院家作为一股独立的势力近年一直致力于建立绝对的统治来实现区域的和平,而最近有一股势力动摇了我们的统治。这使我看到了不同的道路,如果骑士团愿意再次化作天祥院家的力量,定能联合周边势力使得战争得到控制,而那股势力也必将被兼并转化为有力的武器……”

 

濑名泉皱紧了眉头:“天祥院这只病狐狸在打什么鬼主意。至于他提到的势力……”

杏开口回应他:“我想应该是杂星。”

“他们是一群不服管教的乌合之众,是天祥院英智势力里的漏洞,也是天祥院英智的仁慈。”

 众所周知,天祥院家当今继承人身体不好的事实。但也因此,天祥院英智可以是个狠辣果断的人,也可以为任何能引起他兴趣的事情留有余地。而动机只是他想这样做。

 

 

 一个人影小心地推开门尽量降低了门的噪音,轻手轻脚地靠近靠在椅背上浅眠的濑名泉,站到他身边猛吸了一口气,用力喊了出去:“下午好啊,濑名!”

濑名泉猛地睁开眼睛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而始作俑者正叉着腰大笑露出一副兴奋的表情:“到下午还扔下乱糟糟的房间在睡觉的濑名真少见呢,刚回来就有这么有趣的事情,我好高兴啊。”一会儿又转而用他那双翠绿的眸子瞪着濑名泉“不对,难道说你是妖精吗?快说把真正的濑名藏到哪里去了?”

被月永雷欧吵醒的濑名泉只觉得自己头疼得厉害也不耐烦地吼回去:“笨蛋国王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哦,濑名回来啦。”月永雷欧毫不在意地大笑起来。

濑名泉看了看近几天被自己折腾地乱糟糟的房间,按了按太阳穴起身收拾起房间,而耳边月永雷欧也还没有消停。

“我不在日子里我的骑士们都很努力嘛,作为国王我很高兴,哼嗯哼。”

“有你这样的国王,这是当然的吧。”

濑名泉首先整理好桌子上散乱的文书,逐一排好顺序。

“但是,我也有去寻找妖精的秘宝,还自创了他们的语言——呜啾~”

“是是。”

濑名泉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书,竟还发现了几张新写的乐谱。

“哈哈哈,看来濑名不会对妖精的歌感兴趣,那一会儿我去唱给妖精小姐听好了。”

“随便你,不过不要给杏起奇怪的名字。”

濑名泉把乐谱和文书整理好分类叠放到桌子上,淡淡斜了月永雷欧一眼算作提醒。

“最后我还又去到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哦。”

“是吗?哪里?”

濑名泉把窗帘逐一绑好,无意识中按照朔间凛月的习惯摆放的物件也逐一归位。

“就是那个‘皇帝’天祥院的‘宫殿’。”

“是吗,那挺好的。”

濑名泉正收拾着花瓶里的花,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萎蔫的花散了一地:“你说你去找了天祥院?”“对。”

“之前他发过来的文书你看了吗?”“看了。”

“而且,你们发过去的那部分天祥院也给我看了。”

“你的决定呢?”濑名泉把手抱在胸前看着他们的国王。

 

“我把它们都撕了。”

 

月永雷欧扬起头狂傲的样子不枉他王的名号:“我是国王,你们是我的骑士。我是个赤裸的王,但我的骑士们啊,你们,还有这个国家,都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正如天祥院所一直希望的,我们作为他的一把剑斩除了混乱的荆棘,如今这把剑折断了,但如果他敢染指我的领土。即使流尽我全部的鲜血,也要在他的堡垒上劈出裂痕。”

 

“刚好前段时间发生了那种的事情,我要趁着他摔了个大跟头一举击倒他!去他的和平协定,我们在战场上说话吧!哇哈哈哈!”月永雷欧大笑起来。

 

 “疯了,你疯了。”濑名泉这样回应着月永雷欧却燃不起丝毫怒意。

终究是避免不了的啊,这场天祥院所希望的战争,这场月永雷欧的“复仇战”。

 

 

 “鸣君,你这次要路过凛月那边对吧,帮我把这些东西捎给他吧。”

 

冬天的时候,道路总是会结冰,马车也只能慢慢地向前赶路。

“呼,真冷啊。”鸣上岚隔着手套搓搓自己快要冻僵的手,呼出的热气化作缕缕薄雾消散掉。

战前的准备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正如泉酱所料想的,天祥院英智的目的大抵也只是想引王出战而已,所以他们只定了一条战线。像是赌博一般,他们输掉就接受我们的条件,而我们输掉就接受并入天祥院家势力的条件。最少的损失来达成最大的利益吗?泉酱是这样想的,但是我好像不这样认为呢,至少现在还不会这样认为……

当时的那场变革我也是参与者,只是就如我本人所相信的那样“差不多”就可以了,面对当时近似疯狂的天祥院英智,泉酱和王是拼了命地想保全所珍惜的一切,结果……明明都不想发起战争,为什么还是要固执地想分出个胜负呢?

鸣上岚垂着眼睑再次向手上呵了一口气显然收效甚微。

说起来,琉可公主的祭日又要到了呢……

 

“那是?商会的马车吗?”离镇子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鸣上岚与一辆马车错过,不久奔驰的马车就消失在道路的前方。

鸣上岚没有过多在意只是继续向前走着。

 

“小凛月?”鸣上岚步行着寻找朔间凛月的家却看见一个绛红色头发的男人背着朔间凛月上了一辆马车,俨然是不久前错身而过的那辆。而朔间凛月,不知道他是陷入了昏迷还是只是单纯地在梦境中神游,毫无反应地被背上了车。鸣上岚第一反应便是上去阻止,可惜的是他们的距离太远,而马被留在了靠脚的酒馆。

“要快点联系泉酱。”追赶无果,鸣上岚匆匆写下一封简信绑在了鸽子腿上,让它先一步把消息带回去。

 

鸣上岚的记忆力向来都是很好的,而他敢肯定的是,那辆商会的马车,虽然没有明显的标识,但是从设计和构造来看大抵是天祥院家那边才有的东西。

好吧,泉酱这次大概会真的疯掉吧,而鸣上岚自己的手也早就被他握得骨节发白。

 

 

 “这样就算是离开了吧,真~君?”

朔间凛月枕着衣更真绪的大腿想要睡觉却迟迟没能入睡。“也许吧。”

大腿的感觉也和小濑的不一样,果然我还是想在离开前见一见小濑吧,已经差不多要到小濑回来的时候了。果然从遇到小濑之后,我就变得越来越贪心了啊……

回去的时候,应该让英~酱给我放个假,每天每天都沉沉的睡过去,直到我能忘记小濑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的为止。

说起来,英~酱好像有提到:如果王他们输了,两边就要合并起来,然后接着就是真~君所想保护的杂星……全部都会变成一个系统吧?就像兄长他们一样,分裂再重新组合。

如果我按照最初英~酱希望的那样只是接近小濑就好了。擅自和小濑在一起,又控制不住地爱上小濑的我真是活该啊!

当初来到这座小镇的时候,还自信满满地觉得“不会爱上小濑”什么的,啊,这真是讽刺啊。

“真~君,回去的时候麻烦你直接把我背回房间了。”

 

 

“杏呢?最近怎么不见她人了?”

“姐姐大人的话,前些日子说要回家照顾父母就辞职离开了。”

“是吗?那是信鸽?”

……

濑名泉在知道朔间凛月被带走的事情之后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待了一天一夜,但也仅此而已。第二天接着像往常一样完成该完成的事情,就好像没有任何“异常”。

“泉酱,你还好吗?说实在的哪怕发泄一下就好,别这样折磨自己。我们都知道你心里难受。”鸣上岚和朱樱司每次想去安慰濑名泉,也只是得到对方疲倦的回答:“我想我还能坚持,我们……不能输。”一字一字都像是是从心底剜下来的。

 

 

 

杏,她的眼睛和小濑一样漂亮啊,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凛月,你最近总是愿意和我待在一起呢,是因为濑名前辈?”栗发蓝眸的女孩从书本中抬起头摆弄着手里的书签。“杏酱不也是?那个书签是国王大人做的吧。”朔间凛月抱着怀里的枕头低头翻着手里的书。

“是呢,感觉有些对不起英智大人。”

“英~酱才不会怪罪你。”

“英智大人不会怪罪任何人……”

 

 

天祥院家的势力的确是在这几年壮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如果不是天祥院英智没有出全力,单单是他们的骑士团恐怕早已支持不下去了。

但现在,他们也几近被逼到了最后防线的地步……

 

这场战局过于顺利的形势已经隐隐让濑名泉感到隐隐不安,只怕是有埋伏,但是他没办法就此对衣更真绪放手。“衣更,这个东西是哪来的?”濑名泉盯着衣更真绪腰间的护身符。“这个是游君的东西吧,再问你一次,哪里来的?”

“濑名前辈,你如果非要问的话,这是真他亲手给我的。”“……”

 无论濑名前辈相信与否,我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这附近有之前布置的埋伏,即使是濑名前辈也很难突围出去。而骑士团一旦失去了濑名泉,就几近是失去了中间的支柱,这一切还都在会长的计算内。

 

 

“所以,凛月你还是要去对吗?”

朔间凛月收拾着衣装没有回答杏的问题。虽然天祥院英智派杏来的目的是监视自己的行动,但……

“我是不会离开的,所以请你……连我的份一起努力。”

朔间凛月回过身,紧紧拥抱了那个哭泣的女孩。

 

等了许久迟迟不见援兵出现,衣更真绪心里暗叫不妙。

“看来你们失算了,这一带早已经被我们‘清理’过了。而你把我带到此处,已经无路可逃了,衣更。”

几个回合下来,衣更真绪根本无力招架濑名泉的进攻,眼看已经落下马去摔到地上无法动弹。

濑名泉飞身下马步步靠近衣更真绪,手中的剑已经缓缓举起,蓝色的眸子里只是无尽的霜雪。

“铛!”一柄骑士剑被掷过来让濑名泉的剑偏离了轨道,落到了衣更真绪的身侧勾破了几层布料。

“真~君,快跑!”衣更真绪被来人大力拉起来,听见那人短促的命令的同时就被推了出去,而那人则走到了他的身前。

“好久不见,小濑。”朔间凛月微笑着对自己的爱人挥挥手。

 

“小濑什么都不想问?”

两个人就这么对立站着,不说话不交流。

“让开。”

朔间凛月注视着濑名泉:“不行,小濑。现在你的对手是我。”

 “那么,如你所愿。”锋利的剑尖划过朔间凛月的脸颊留下一道细小的血痕。

朔间凛月也迅速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朔间身手迅捷地弹开濑名泉的一次次攻击,用剑的手法纯熟而精湛。很显然,朔间凛月也并非等闲之辈,就技巧而言,两人完全是旗鼓相当。这也就是说,濑名泉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突破朔间凛月去追衣更真绪。

更何况濑名泉现在心绪很混乱,剑也早已经是没了章法,只是一味地攻击,有时候甚至完全不进行防御。那种样子,好像面对的不是自己阔别已久的爱人,而是某个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斩杀的狂徒一般。

朔间凛月尽量抵挡着濑名泉的进攻,并没有主动出手去攻击自己的爱人。

 

 

 “真~君手里的东西,很重要吗?”

抵住濑名泉重剑的空档,朔间凛月看着爱人的脸这样问。

“因为是游~君的东西……”濑名泉知道自己在狡辩,但他真的承受不了这种折磨,这种比多年前失去琉可时还要痛百倍的折磨。

他拼尽力去攻击朔间凛月,想让对方终结他的生命。

什么国家,什么荣耀,什么骑士,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他真的已经坚持不住了——这种与爱人刀剑相向的痛苦,这种无可奈何的折磨,这骑士之名的桎梏。

 

 “从遇见你开始,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逐渐变得贪心不满。想要得到小濑更多更多的爱,想和小濑更多更多地待在一起。”

“想再和小濑一起牵着手在码头散步,想再和小濑一起去教堂做祷告,想再和小濑一起去钟楼上面听着钟声接吻……”“铛镫!”

“……”

  “想让小濑再试试我做的甜点,想让小濑再给我织一件又一件毛衣,想让小濑在每个夜晚都去抱抱我,亲亲我……”“铮。镫。”

 

“小濑也这样想吧?想和我窝在一起睡觉,想和我一起坐在楼顶上数星星,哪怕是吵架的话小濑也是想和我在一起的吧?”“刺啦。”

 

“为什么不愿意攻击?”如果此时看得见自己,濑名泉觉得一定是泪流满面的样子。

 “我不想和小濑战斗,而且我知道,小濑你赢不了我。”朔间凛月无奈地笑着。

 

“但是,我不能背叛我的国家,但我也不想让小濑受伤。我能回报小濑的事情,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了。”朔间凛月迎上了濑名泉的剑,殷红的血液溅到了地上。

“叮、铛、铛。”

利刃贯穿了朔间凛月的身体,鲜血汩汩地流出来染红了朔间凛月的里衬,朔间凛月的骑士剑落到了地上,瘦弱的身体像风中的纸片般轻薄。

朔间凛月用尽力气抽出自己腹部的剑,微笑着栽进了爱人的怀里。

“凛月!”濑名泉只能看见朔间凛月比平时更苍白的脸,颤抖的手想止住腰腹的血却被不断流出的血浸湿。

 “振作点,现在我们就回去。”濑名泉用颤抖的手拍拍朔间凛月的脸,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小濑,你比我还明白的吧,想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到最后还在逞强,但是你总是骗不了我的啊,我根本不可能对你下手啊。

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决定了的啊。

“小濑,别哭啊。”

朔间凛月是微笑着的,但是眼角却止不住地溢出泪水,和对面的濑名泉一样狼狈,只是他却那么地虚弱。

 

最后还能待在小濑身边已经很满足了吧?

但是我总是还想贪心地多要一点:

想回到小镇的家。

想领养一个属于我们孩子。

想拉着你的手走完一辈子。

 

没有早点告诉你,对不起

“凛月,小熊!”

无法控制地爱上你,对不起

“振作点,坚持住啊。”

擅自地回来又离开你,对不起

“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是,爱情就是这样地不公平吧,它折磨着我,它催促着我回来,它让我们承受着它的幸福和痛苦。

“小濑,吻我吧。”

这一次,我把全部的生命都交给你了,带着我的生命一起走下去吧。

另找一个人陪你度过接下来的人生吧,我……不会怪你的。

 

生命的热度从身体里慢慢消失,连同腹部的疼痛也一并带走。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去做什么事情,模模糊糊的眼睛看着自己爱人惊慌失措地抓着自己的手,渐渐爱人怀抱的温度也在消失……

 

不想,和你说再见……

“我……爱你哦,小……濑。”

 濑名泉再次吻上朔间凛月失去生气的唇:“小熊……我也爱你啊。”

 

 

 

 

 

之后,骑士们以战胜国的身份前往天祥院家参加会议……国王月永雷欧仍旧拒绝出席,担子再次落回濑名泉身上。

刚刚进入会场,衣更真绪就拨开侍者们,红着眼冲上来,抓住濑名泉的领口嘶吼道:

“濑名泉,你这个无情的人!你怎能真的忍心对小凛下杀手!你们明明还一起相处过那么长时间!”

濑名泉只是任由他拽着没作声,变得混浊不清的蓝色眸子淡漠地看着面前的人。

一旁的伏见弓弦立刻上前把衣更真绪拉开:“衣更大人,请您冷静。”

杏也适时地从旁站出来:“濑名前辈,请随我来。英智大人已经在等了。”

濑名泉对她点点头,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地跟着她向前走去。

天祥院英智端坐在圆桌的一端微笑着拍手:“一场漂亮的战斗。所以说是真不愧是月永君吗?”

“你知道我不是来听你的客套话的。”

“好吧,月永君,不,你们的王想要什么?”

“……”

天祥院英智在协议下方留下秀美的字体,依旧微笑着看着濑名泉。

“濑名君好像还有什么想说的吧?”

濑名泉没有丝毫犹豫地单膝跪在地上:“请你,让我带凛月回去。”

“你……朔间前辈?”衣更真绪握紧拳头打算开口却被朔间零打断。

朔间零的红眸里不知道翻滚着什么样的神色:“与吾辈的弟弟交战的人就是汝吗?”

“是。”

“他现在在哪?”



推开门,沁入骨髓的寒意就从屋子里冒了出来。屋子本就选在昏暗冰冷的地底,里面又堆砌着大量冰制品,一时间竟让随行的仆人们打个寒颤。

濑名泉走到床边单膝跪下,小心地拉起爱人僵硬的手:“小熊,我回来了。”

朔间凛月躺在冰制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实的棉被,面容平静而安详,就好像只是睡着了,像往常一样在做着一个甜美的梦。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清理包扎,只是那伤口却再也不会愈合,那安宁的人再也不会睁开漂亮的眼睛。

“哦,凛月。”朔间零为朔间凛月顺了顺头发,让他想不到的是几年前一别就成了永别。

谁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濑名泉深情的视线裹在朔间凛月面庞上,他握着朔间凛月的手,温柔地抚摸着。

衣更真绪走上前一步,哑哑地开口:“濑名前辈,小凛他,曾经用那样幸福却哀伤的表情告诉我:‘我啊,爱上小濑了’。”

“恩,我知道了。”濑名泉低声应他,话语里听不出什么感情。

濑名泉都知道的,只是自己的心已经跟着这个人一起离开了,自己已经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天祥院英智始终保持着一贯的微笑,把全部的情感都藏在这笑容后面,他慢悠悠地陈述着:“凛月君是属于我们这边的人,理应该回到他祖籍那边安葬。不过,如果零愿意松口的话,双方各退一步也不是不行。”

“濑名君,带上凛月以前的一些东西吧。那个孩子,就交给你了。”临行的时候,朔间零这样嘱咐他。

濑名泉接过手里的东西,像是拥抱那个人一样抱在怀里,好像再一次听见了心跳声,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朔间凛月的。



栗发的女孩俯下身放下怀中的花束:“这里是个好地方呢,凛月会喜欢这里的。”

濑名泉也上前蹲下抚摸着冰凉的墓碑,那是比朔间凛月的手更冷的温度:“是啊,小熊会喜欢这里的,这里安静极了。”

朔间凛月被安葬在了一个边界的小镇里,一个宁静和远离纷争的地方。

一个不属于骑士们也不属于皇帝的地方。

“接下来你怎么办?恢复自由之后想去哪里?”濑名泉转过身看向女孩。

“不知道,濑名前辈呢?”

“我大概会回去吧,我们以前的家,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濑名泉向前走了几步,揉了揉女孩的头“王又失踪了。伞君做了新的王,他现在估计正焦急地等着你带王回去吧,鸣君最近也一直吵着说想见你。”

女孩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呜咽起来:“谢谢……濑名前辈……谢谢,你们大家。”

濑名泉没有回头,一直向前走着。

濑名泉把属于朔间凛月的东西一件件摆回原来的位置,空荡荡的房间再次渐渐恢复了生机,只是房子的主人再也回不来了。

“我回来了,小熊。”就像无数次说过的那样。

尾声

“我没有说谎,这个真的很好吃,我用心准备了很久。你们就尝一口吧?”

濑名泉看向一群喧闹的孩子询问身边的修女:“那边几个孩子是什么事情?”

“哦,大概是那个孩子吧。”修女这样回答他。

一会儿,修女带走了喧闹的孩子们,只留下那个瘦小的孩子端着一盘样式糟糕的食物低落地站在原地。

濑名泉蹲下身揉揉孩子的脑袋:“喂,你做的东西,介意我尝一口吗?”

“请吧。”孩子高兴地递出手里的食物,小心翼翼地看着濑名泉咽下自己的食物:“好吃吗?”

“好吃。”濑名泉这样回答他,口中化不去的甜味让濑名泉颇感熟悉。

濑名泉放下手里的食物,拉起孩子的一只手:

“那么你,想和我一起生活吗?”

“想!”孤单的孩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濑名泉牵着孩子的手一步一步走回家:“从今天起,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了。”

END

 

----------------

Free Talk

果然还是想在最后写一次。

关于这篇文章中的设定和背景问题请原谅我没法表达清楚。

不发出来的原因就是希望能给大家足够的留白

诸如凛月和泉相见,天祥院英智和knights之间的那次战役之类的事情......

这篇文能被喜欢就真是太好了。遥远的未来也许会见到它的if线篇,到时候还请大家继续支持

评论(4)

热度(42)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