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撸猫

七夕一起来撸猫泉,很不正经的一篇撸猫。(跟风的我

-----------------------------------------------


精心挑选的暗色窗帘尽职尽责地把全恼人的光线挡在房间外面,外面早就已经是日上杆头,屋子里两个疲劳过度的人还窝在被子里没日没夜地睡觉。

休息日,休息日,嗯休息日。

濑名泉翻了个身准备睡个回笼觉,意外的是来回翻了半天也没和身边那只笨熊来个粘粘糊糊的身体接触——今天那只笨熊还能早起转性了不成?

于是,灰色的布偶猫甩了甩自己蓬松的大尾巴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濑名泉睁开自己那双湖蓝色的眼睛,朔间凛月的确还在旁边死睡,但是这个距离怎么有点不对劲?话说回来我们家的床有这么大吗?

 

濑名泉向朔间凛月那边趴了趴想推醒自家爱人——反正我睡不着你也别给我睡这么死……

“小熊,醒醒,喂……”虽然濑名泉很想这么说,但是他本人能说出来的只有一个单音节的字:“喵~”

等等?我们家养猫了?一定是昨天的演唱会太累了我还没醒……濑名泉晃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喵?喵,喵~喵!”又试着叫了几声,濑名泉终于气恼地发现这些猫叫都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

炸了毛的濑名泉飞地蹿下床跑到自家客厅的落地镜面前——哪里还有那个灰发蓝眼一脸高冷的濑名泉,就剩下一只受了惊似的布偶猫在扒着镜子不停地转来转去。

濑名泉来来回回把自己打量了好几遍,身前背后,耳朵尾巴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终于接受了镜子里的这只猫的确是自己的事实。

濑名泉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样恹恹地趴在镜子面前时不时地喵喵叫两声,大概是在嘟哝什么但却没人听得懂。大概是自己说够了,濑名泉又扭头跑回卧室趴在朔间凛月胸口上不停地嚎叫,他真的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爱人这么亲切可爱。

“好吵,小濑,你是把流浪猫抱回来了吗?”在濑名泉孜孜不倦地努力下,朔间凛月终于一脸不耐烦地被吵醒了。

朔间凛月揉揉眼睛看着乖巧地蹲坐在身边爱人位置上的猫咪,一本正经地问道:“你哪位?”

小熊,先不说你为什么不看看一只猫会出现在这里,说这种话你是故意的吧!再说见到本喵为什么不先撸为敬?

莫名其妙地濑名泉就被戳到了怒点,像精准的小导弹一样蹿进朔间凛月怀里用肉嘟嘟的爪子去糊他的脸。

“乖乖~”朔间凛月敷衍似的摸了摸猫脑袋,把这只猫抱到一边下了床。

“小濑?”朔间凛月连着叫了几声确认濑名泉是真的不在家之后,把手抱在胸前一副为难的样子:“伤脑筋啊,小濑不在家我肚子饿了怎么办?”

 

本来濑名泉还很急促地拉扯着朔间凛月的裤脚,连续用他的喵回应他的呼应,但是听到自家爱人说出这种“没心没肺”的话,自尊心膨胀的大泉哥又炸毛了。

 

敢情我和你结婚就是给你做饭的!

濑名泉生气地伸出爪子去挠朔间凛月——挠死你这个负心汉!把我的真心给我吐出来!

但是现实是修剪地整整齐齐的猫爪子根本毫无杀伤力,从表面看过去反而像是被主人冷落的猫在闹脾气地撒娇求欢。

 

朔间凛月蹲下身子拿起濑名泉的一只猫爪子上下晃悠着:“呐~小濑,你别挠了行吗?这可是你自己给我选的睡衣。”

“乖乖~”朔间凛月把猫抱起来亲了亲他的耳尖,又伸手去挠他的脖子,去摸他的耳朵,边摸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不生气不生气,我们家小濑最好了。”

 

“喵?喵~”怀里的布偶猫发出温顺的叫声,也主动蹭了蹭朔间凛的手。

小熊,刚刚那么凶你……正当濑名泉差点感动到热泪盈眶的时候,朔间凛月突然像是忍不住了一样笑出声来:“哈哈,要是小濑真这么可爱就好了。”

 

熊君,敢情你刚刚又在逗猫,还背着我用我的名字来逗猫……

濑名泉果断糊了朔间凛月两巴掌跳到地上去。

你看看多么完美的落地,揍完小熊果然一身轻松。

濑名泉站在地板上像是得了胜仗的将军一样高傲地挺着头,尾巴高兴地竖得老高。

“得得得,你厉害我不撸还不行。我还是等小濑回来做饭好了。”

朔间凛月就势往沙发上一躺看样子又一副准备去和周公遨游天际的模样,濑名泉连忙跑过去扯他的裤脚。

“喵喵~喵喵~喵喵~”

小熊你睡什么睡,你睡了谁帮我想办法变回去啊,话说回来你到底认出来了没有啊,喂喂

朔间凛月被猫吵得有点不安生,一把把猫搂进怀里盯着他那双和濑名泉相仿的蓝眼睛道:“小濑你要听话,我现在困了,别叫乖~啊。”

被再次丢到地上面对自己爱人背影的濑名泉突然想很不高冷得咬了朔间凛月然后去达拉崩巴

“喵喵~喵喵”做了这么多年的营业模式我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被自家爱人无视自身魅力的濑名泉好像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了,整只猫使出浑身解数撒起娇来。

濑名泉先是乖巧地用尾巴蹭蹭朔间凛月的小腿,濑名泉又后腿用力再次蹿进朔间凛月怀里,两只猫前爪热切地抱着朔间凛月的脖子,软嘟嘟的肉垫在朔间凛月白皙的脖子上按呀按。

濑名泉又一刻不停地展开自己的攻势——一会儿用嘴巴去亲亲朔间凛月的面颊啦,一会儿用湿漉漉的鼻子去碰朔间凛月的下巴颏啦,又或者把脑袋直接塞到朔间凛月脖子下面蹭过来蹭过去啦。

朔间凛月被痒得笑个不停,便开口撒娇般地求饶:“好痒,小濑你快停下。”同时也更用力地抱紧怀里的猫担心失手把他摔下去。

 

礼尚往来,濑名泉暂时停下对朔间凛月亲密的动作,用水汪汪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等着朔间凛月伸手来摸自己。

“就算你这样看着我——这样行吗?”朔间凛月被盯得心虚,只能生疏地去回应濑名泉这么热烈的求好。

朔间凛月抱着濑名泉坐到沙发上,一遍遍给他顺着毛,从耳朵一直顺到尾尖来来回回。

“咕噜噜~”濑名泉蜷曲着身子缩在朔间凛月怀里不自觉地发出满足的声音。

朔间凛月摸着摸着突然对猫肚子情有独钟,毛又厚又密而且肚子明显比其他地方更软绵绵的。反观濑名泉倒是有点不乐意地想躲开朔间凛月的手来来回回扭个不停,朔间凛月也有了兴趣,就是逮着濑名泉不让他跑,一个劲捏他的肚子。

“喵喵~喵~”小熊你别捏肚子,痒……我都以后不戳你侧腰了还不行吗?痒啊……

 

好在濑名泉还是挣扎了出去,掂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体重,濑名泉站到了朔间凛月肩膀上。

因为布偶猫较大的体型,濑名泉不能在朔间凛月肩膀上来回移动,索性就直接把前爪搭在朔间凛月头顶,趴在了自家爱人头上。

“喵喵喵~喵”

让你别摸你还摸,揍你啊臭小熊。

濑名泉抱怨着用猫爪子一下下拍着朔间凛月睡乱的头发。

朔间凛月倒是觉得自己现在和枕了个抱枕一样,软绵绵的猫肚子直接就贴到自己后脑勺,反而更想捏捏他的肚子了。

于是朔间凛月抬手把猫从头顶扒下来压到沙发上。

“喵喵?喵喵喵!”小小……小熊,你想干嘛?我不在家你都饥渴到连猫都祸害了吗?

濑名泉脑子直接乱作一团,不知所措地叫嚷着。

“这点简直和小濑一模一样,突然觉得你也超~可爱嘛~”朔间凛月看着手下拼命挣扎的猫咪,居然忍不住笑出声去调侃。

“喵喵喵!!!!”

朔间凛月把整个脸都埋到猫肚子里,濑名泉不停地用两只短小的前爪拍朔间凛月的头,两条小短腿自然也没忘记去蹬朔间凛月的肩膀。

“果然好软啊。”朔间凛月抬起头空出一只手去捏濑名泉后爪的肉垫,像孩子一样单纯地笑道。

“喵喵~喵喵喵!!”

嘛,小熊的话偶尔让你趴一下肚子也不是不行…….住手啊!!

朔间凛月像是玩不够一样来来回回抱着濑名泉的肚子吸了十来次猫肚子才罢休。

“啊,好开心啊。来来,小濑来陪老爷爷睡觉觉了。”

玩够了,折腾累了,朔间凛月也心满意足地抱着猫去睡他的回笼觉。

突然想起自家那位热衷猫咪的爱人,朔间凛月决定最后在安抚一下这只有趣的猫。于是他模仿着记忆里的样子捧起的猫咪的脸,结果满脑子都浮现出濑名泉那张别扭的大红脸,鬼使神差地朔间凛月凑过去亲了亲猫咪的嘴唇。

说来也巧,朔间凛月刚刚睡着,原本趴在他胸口上的猫咪就变回了人形。

“小熊,我让你睡觉觉……”濑名泉趴在朔间凛月身边,报复一般地一把掀开朔间凛月的睡衣,把脸狠狠地埋到朔间凛月的肚子上。

不一会儿他又自己顶着大红脸直起身子来,再看看朔间凛月万年不变的睡脸。

心想道:这不也挺可爱的吗?

亲亲自家爱人的嘴唇,濑名泉心满意足地缩到朔间凛月怀里睡回笼觉去了。


评论(2)

热度(61)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