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梦里的小世界

题目:【世界】

小小凛月的梦世界

 — — — — — — — —

小凛月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哥哥寄来的生日礼物。

在那个时候,小凛月还不理解为什么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要和自己分开,也不理解为什么哥哥不能回来继续陪着自己。

即使自己最喜欢的哥哥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候,不时地还会给自己寄来各式各样的礼物或者明信片,但是哥哥不能陪在身边的失落却是无法消除的。

在那个时间,凛月待在钢琴前的时间变多了,在父母的眼里小凛月就像是突然长大了,懂事了,不像零在的时候一样爱撒娇了,但是只有凛月自己知道,自己是寂寞了。

或许他还不懂得寂寞和孤独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明白他们是什么感觉,它意味着再也没有人哄着自己玩,它意味着没有人和自己一起坐在钢琴前弹琴唱歌,它意味着自己再也得不到哥哥特地留出来的甜点,它意味着哥哥不在自己身边。

于是,小凛月问爸爸:“爸爸,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爸摸摸他的头,温柔地告诉他:“哥哥啊,学完自己的课程就会回来了,小凛月也要加油啊。”

小凛月又去问妈妈:“妈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妈蹲下身子疼爱地亲亲他的脸颊,微笑着回答他:“小凛月乖,等你学会课本里的全部曲子的时候哥哥就回来了。”

小凛月觉得失落极了,他变得不想吃饭不想睡觉,天天坐在钢琴前面一遍一遍地弹奏着那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乐曲。

 

偷偷地,小凛月许下了一个愿望:我希望,我希望有个人能够像哥哥一样陪在我的身边。

 

小凛月的生日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但是他却没有心情去拆开那些包装精美的礼物,他只想要哥哥,哥哥明明答应会回来陪自己过生日的,但是自己却只收到了一封夹着道歉信的礼物盒。

小凛月生气极了,他再也不想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曲子了,他再也不想接哥哥打来的电话了。反正你也不会回到我身边!小凛月生气地想。

到了晚上,小凛月习惯性地睡不着,他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稀稀疏疏的星星,他趴在窗台上觉得孤单极了。

他翻出房间里唯一的那份礼物,有些伤心地慢慢撕着它的包装。

红色的包装纸下面是一个漂亮的木头盒子。

小凛月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个身着深蓝色鱼尾服骑士样子的木头小人,腰间还像模像样地挂着一把木头花剑。

小凛月把这个乐谱大小的小人拿出来举到眼前,暗淡的月光照在他银灰色的头发上突然就变得明亮起来。

他把小人放到窗台上,小人睁着自己漂亮的蓝眼睛温柔地微笑着。

“我好想哥哥啊。”小凛月拉着小人的手,失落地告诉他。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小凛月从床上爬起来,昨天的木头小人还老老实实地站在窗台上。

他走过去摸摸小人的身体,被窗户外漏进来的夜风冻得凉凉的。

他抱起有些硬邦邦的小人搂在怀里抱了好一会儿,直到小人的身体重新变得温暖,他才舍不得似的把它收回盒子里。

 

后来,木头小人渐渐代替了哥哥,小凛月开始和小人说话,一起和小人弹琴,吃饼干的时候也把小人摆在餐桌上,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必须把它摆在床头才安心。

不知道为什么,有小人在身边的日子,小凛月觉得开心多了,慢慢地也不再做噩梦了,就好像这个鱼尾服的小骑士在守护着自己的笑容一样。

于是小凛月给小人取了个帅气的名字——骑士先生。

这天夜里,小凛月开着台灯趴在床上哼着歌开心地读着哥哥新寄来的故事书。

“乖孩子现在就该睡觉了哦,你还真不是个乖孩子呢。”突然一个声音出现房间里。

“是谁?谁在那里?”小凛月躲进被子里露出一个头,害怕地颤抖着寻找声音的来源。

“我在这里,就在你的身边。”木头小人向小凛月伸出了手。

“哇,骑士先生,是你在和我说话吗?”看着自己的朋友动起来,小凛月兴奋地抓住他的手。

“呃,是的。好孩子现在就该睡觉了。”木头小人迟疑了一下,他温柔地劝说道。

“不要,睡觉的话会错过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小凛月摇摇头,伸手把自己的骑士先生抱进怀里。

这一次小人停顿了好一会儿,像是很苦恼的样子,然后他说:“那如果你愿意乖乖睡觉的话,我就到梦里去陪你玩怎么样?”

小凛月刚巧打了个呵欠,于是他揉揉眼睛,告诉自己最喜欢的骑士先生:“好啊,但是不能失约哦,凛月最讨厌失约的人了。”

关掉的小台灯失去热度,等床上的孩子发出均匀的呼吸,木头小人笨拙地从床边坐起身来跳到地板上,一阵银白色的光芒过后一个身着深蓝色鱼尾服腰间别着花剑的银发青年出现在房间里。

“啊,超~烦人的。小笨熊真是超~烦人的。”银发的青年生气似的叉着腰,一边摇头一边这样说道。

“明明是个小孩子却不乖乖睡觉,害我都不能正常作息了。”银发的青年走到床边轻轻地戳了戳小孩子的脸蛋。

泉从有记忆起就是一个梦精灵了,或者说他是梦骑士更准确一些。他的任务就是守护小孩子们纯真甜美的梦境,以及驱散那些让他们伤心害怕的噩梦妖精,这也是他紧紧握着手中剑的理由。

不过,这个名字是“小熊”的孩子,貌似有着格外多的烦恼,但是最让人头疼的却是他就是不肯在晚上好好睡觉,这让作息一向规律的泉也不得不开始跟着他熬日。

最近小熊心情好像好些了,身边也没有那么多噩梦妖精跑过来了,那我就履行约定去陪他玩一会儿吧。

泉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疲惫地伸了伸懒腰,走到床边微微欠身,温柔地拨开孩子的额发,怕把孩子惊醒般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他的眉心。

于是,青年重新变成了僵硬的木头小人。

小凛月坐在湖边无聊地提着小腿看着没有边际的湖泊。

“骑士先生,你来得好晚,凛月要生气了!”小凛月一看到泉立刻鼓起脸颊,气嘟嘟地告诉他。

在梦境里,泉不再是一个青年,而是凛月更希望的、更喜欢的、比他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模样——或者说一个最适合作为哥哥的模样。

 

“我已经来得很准时了,明明是你太麻烦了才对,我可是哥哥哦,至少该对我尊敬些吧。”泉也有些生气地鼓起脸颊,叉着腰对凛月说。

“哇~骑士先生快到这边来。”小凛月早就跑到了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出现了许许多多巨大的荷叶,好像一直能通到天空的尽头。

 凛月跳到湖里一片片大荷叶上大步走着:“骑士先生你有名字吗?”

泉生怕脚底的荷叶沉下去,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泉。话说你就不能挑一些容易走的路吗?”

“哎~没有姓氏吗?”小孩子失落一样地踢踢荷叶上圆滚滚的露水。

泉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失落下去的孩子,不免得担心自己来不及跑到外面去赶走那些可能被吸引来的噩梦妖精:“哈?那种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啊,我又不是人类。”

凛月梦里的湖泊突然变得不安分起来,很快远远的地方鼓出一座小石山,清澈的泉水便急匆匆地从山口涌出来,没过石山上的沙石泥土一股脑灌进湖泊里。

“哇,你突然干什么?”觉得脚下的荷叶在晃动,泉被吓了一大跳,吃惊地盯着那座鼓起的石山。

小凛月索性趴在荷叶上把手指伸到流过的泉水里:“呐,原来泉水是流得这么急吗?就和濑一样——对了!我叫你小濑好不好?”

此时的泉早就被泉水冲到了另一边正害怕地抓着荷叶的边缘。

“呐,小濑~小濑~”小凛月轻盈地跳到泉身边撒娇般得拉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

“快点放手啊小笨熊,会掉进水里去的。”泉死死地抓住荷叶,可偏偏这荷叶就慢慢翘了起来。

“小濑,我们到云彩上去吧?”泉听到凛月这样建议着,于是他们脚底下的荷叶变成了一艘小船轻飘飘地向着云彩划过去。

“哇,小濑你快看,有会飞的鱼哎!”小凛月兴奋地趴在船的边缘上看着不断从水里飞出来的鱼。

五颜六色的鱼呼扇着他们五颜六色的翅膀向着天空飞过来。很快,就有鱼飞在他们前面,有的鱼落在他们后面,有些则路过他们的小船飞过去。

“小熊,快点回来坐下,会掉下去的。”泉可不会允许凛月这样危险的行为,几步冲上去生拉硬拽地把小调皮鬼拉回来坐下。

“噗,小濑比我妈妈还妈妈。”凛月不满地向他吐吐舌头,在泉的怀抱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才老老实实地坐着看外面的飘过的一朵朵云彩。

“那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啊,至少也给我叫哥哥啊。”泉把凛月抱得离自己近一些以防他又跑出去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濑,你看云彩像不像棉花糖。”凛月刚刚说完,泉就好像闻到了好闻的甜味,一抬头果不其然,那白色的云彩已经变成一朵大大的棉花糖了。

“像,没有比它更像的了。”泉有些无奈地回答他。

“什么呀,那边的彩色的明明才更像。”凛月拉拉泉的手让他看向一个方向。

这一次,天空中出现了棉花糖店里面最受欢迎的彩色棉花糖,一圈一圈地绕在一起鼓鼓囊囊地在远处飘着。

“嗯,好甜~小濑,来,‘啊’。”

凛月把一朵不知什么时候撕下来的棉花糖递到他的嘴边,而且小手里揪着的部分已经开始融化出甜兮兮的糖粒。

“我不喜欢吃甜食,你吃就好。”泉闻着那甜腻腻的味道下意识地就开口拒绝。

“哥哥,就吃一口,就吃一口~好不好嘛?”

濑名泉很没有原则地张了嘴……我承认小熊用那样软绵绵的声音叫哥哥的时候我就已经大脑放空了,真是超~烦人的。

“来凛月喂你啊~”凛月满脸笑容地把那块棉花糖塞进泉的嘴巴,还像小猫一样蹭蹭泉的脸颊问他,“哥哥,凛月喂的棉花糖好不好吃啊~”

泉也抱着凛月亲亲他的脸颊,软绵绵地回答他:“嗯嗯,好吃,凛月的棉花糖最好吃了。”

天空的颜色慢慢地暗下去了,云彩也恢复了正常,至于那些稀奇古怪的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抬头也只有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他们的小船行驶在淡蓝色烟雾般的云彩里,孤零零的。

星星一颗颗落下去坠到湖里,但却奏出了摇篮曲的音符,安静地、舒缓地……

以至于泉怀里的小凛月又重新睡着了。

泉听见了,孩子心里小小的却也最热切的期盼:“哥哥,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恢复了自己的青年的模样,他低下头亲亲孩子的额头温柔地回答说:“哥哥啊,最喜欢凛月了,所以一定会回来陪着小凛月的。”

“嗯,凛月等着你……”

小孩子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消失了,泉知道凛月的梦要结束了。

临走的时候,他揪了一片云含在嘴里,没有任何甜味,甚至还有些发苦……

果然还是小熊的糖好吃呢。泉不禁有些遗憾地想。

因为有了泉的陪伴,小凛月渐渐变得开朗起来了。

他们一起在梦里爬过最高的奶油雪峰凛月把他抹成了白色的雪人,他们一起在蘑菇丛林里和爱丽丝开茶会,凛月却长出了猫耳朵,他们一起在趴在大鸟毛绒绒的羽毛里被风吹歪了头发,他们一起跑到海底找人鱼的珍珠……

凛月一天天长大,他交到了新的朋友,泉也再不会被凛月塞进小小的书包带到学校里;凛月学会了新的曲子,泉再也听不到他弹奏那些充满童真的歌谣;凛月一如既往地喜欢睡觉,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再也梦不到和泉一起玩耍的事情了,再也听不到泉说的话了;凛月又一次搬了家,只是这一次他在行李箱里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古旧的木头小人了,凛月站在行李箱前面急得哇哇大哭。

后来的后来零回来了,凛月也长成了少年,再后来凛月已经把童年里的那个骑士先生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再也不记得有个人在自己睡着之后守护着自己甜美的梦境不被噩梦妖精侵袭,他再也不记得梦境里有位像哥哥一样宠爱他的玩伴,他也再也不记得自己有过一个珍藏了很久的木头小人。

“B班……二年级吗?果然留级了啊……”朔间凛月在某个睡醒的午后,呵欠连天地走到宣告栏的分班表前面。

“濑名……小濑?”他看到了自己名字旁边的三年级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熟悉的词从嘴里溜出来。

“喂,你别随便给别人取外号啊。”他看到了面前一脸高傲银发的青年。

濑名泉生气地叉着腰身体微微向前倾斜,虽然他没有鼓着脸,但朔间凛月觉得有个影子和他重合在了一起。

“有什么问题吗?小濑。”朔间凛月微笑着问他。

END

评论

热度(30)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