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凛泉】小日子

 凛泉深夜60分 :【领带】

领带~成年人的凛泉……大概是这样一个很模糊的关系

背景:与little children和之前发布的两篇little child是同背景

凛泉(30岁左右)已婚,目前有两个孩子

时间线:little children → 本文 → little child(1)(2)

属于凛泉婚后和要第三个孩子之间的故事

 — — — —  — — — —

『小濑,这边高铁检修,今天晚上回不了家了,不用等我,你先睡吧。』 

濑名泉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坐在床边吹头发,从朔间凛月那里飘来的一条已读消息失落地躺在手机消息的接收页面,那还是几个小时之前收到的消息。

刚刚洗完澡身体还散发着朦朦胧胧的热气,头脑好像也被浴室的热度熏得迷迷糊糊的。

这个时间孩子们已经老老实实地上床睡觉了,若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自家那只熊也该趴到自己腿上和自己聊那些有的没的琐事,而现在朔间凛月不在的这个家就只能渐渐安静下来,只有吹风机在耳边寂寞地运作着。

 

 当时也有回电话去安慰那只委屈地快哭了的熊,又得知他们那边还打算借这个时间重新检测修改一些重要的程序,原本计划里的归家自然也轮不到今天了。

 

朔间凛月这次已经离家工作接近一个月了,但是在最期待的日子里收到回家延迟的消息难免让人失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像是高铁检修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他们两个人的愿望就能左右的。

 

 

夜色渐深,濑名泉却难得地倚着床头发起了呆。

说起来,我就不该放朔间凛月出去工作,我又不是养不起他,况且他原本也有钢琴课那边的收入……

那还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

那天朔间凛月心血来潮地对他说:“小濑,我出去工作养你好不好,你以后就待在家里带孩子。”

濑名泉当时只是把朔间凛月的话当玩笑并没有过多在意,他低头织着冬天要用的新围巾顺着他的意思说:“好啊,你想去就去呗,反正小熊你也只是在家干家务干够了吧。”

“我就知道小濑会答应的,来亲亲~”朔间凛月揽过他的肩膀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就又抱着他的胳膊聊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去了。

 

之后大概过了有一个星期,朔间凛月收到了面试通知。

“小熊很厉害嘛,真是没白亏了你那学历。本来有这种学历还非要去当钢琴老师的我估计也就你这个懒熊了。”濑名泉一边帮朔间凛月填简历一边感慨道。

朔间凛月捏出一副哭腔抱着濑名泉的腰可怜兮兮地说:“我之前要是去做上班族就真的遇不到小濑了,那我就得一辈子打光棍了。”

“你啊,也就趁孩子不在家跟我撒撒娇了。”濑名泉无奈地看着自家爱人伸出一只手刮刮他的鼻子。

 

到了面试当天,濑名泉反而比朔间凛月本人紧张得多,临出门前边给朔间凛月打着领带边嘱咐:“公文包再打开看一遍东西带齐了没有,简历证件一样都不能少。面试之前记得再检查一下自己的仪容,镜子和纸巾都给你放里面了,不准因为西装和领带紧就给我解了。”濑名泉故意用力抽紧了朔间凛月的领带结,而朔间凛月这边听得都快要睡着了,濑名泉还在不断修整他的西装的仪表,嘴里自然也没停下,“见到面试官别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至少精神振奋一点有点应聘的样子,还有举止也别太随意注意点礼仪。”

觉得自家爱人还要絮叨好一阵儿,朔间凛月倾倾身子亲亲濑名泉的唇,笑着和他开玩笑说:“是是,小濑。你再说下去我就赶不上面试了,要不你跟着我去吧。”

“已经到这个时间了?你快去穿鞋,一会儿还要赶电车。”濑名泉抬头看了看表,推搡着朔间凛月往玄关走。

 “那么我要出门了,我真的要出门了哦。”朔间凛月跑到玄关换好鞋子反而站在玄关看着濑名泉就是不肯走。

濑名泉揽过朔间凛月的脖子亲了亲他的面颊:“中午早点回来我做点你喜欢吃的东西,尽力去做就行,就算没成功也无所谓,咱家又不是过不了日子,我养得起你。”

朔间凛月也扭头亲亲濑名泉的脸颊才心满意足地被催促着离开家门。

“那么,我要出门了。”

“好,路上小心。”

 

最后朔间凛月有没有通过面试濑名泉不知道,他只知道朔间凛月在几天之后受到朔间零的委托,就到他那边帮忙去了。

 

“合同上的任职时间还有好几个月才结束,我当初就不该答应他的……”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的枕头抱过来后悔般地把脸埋到里面去。

“好想小熊。”

 

这一次确实是重要的项目,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太近,从哪个角度濑名泉也没有立场要求朔间零给朔间凛月开特例,虽然之前有去探班,但是还是好后悔……

 

因为爱人不能如期归家让濑名泉觉得很不愉快,或者说超~烦人的!后来想着想着到最后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是却又被一阵铃声吵醒。

“嗯?”半夜被吵醒濑名泉的视线有点迷离,极度焦躁的心情在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家爱人的名字后倒一下明朗起来。

“喂……”话还没说出口,对面就迅速追过来一句:“濑名亲,是我羽风,不是你家那位,有什么话先别说。”

好像自从羽风薰见识过朔间凛月和濑名泉通电话,他就对这两个人的日常相处产生了很大的误会。

“半夜你拿凛月的电话给我打电话干嘛?”出于多年交情,濑名泉试着劝自己不生气。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弄完最后的项目之后就提议来居酒屋庆祝,结果你家那位好像喝多了,从刚才开始就抱着个大酒瓶子说要找你,反正就是不肯走,你听听……”

“小濑,我要小濑,我不走,我想见小濑……”朔间凛月绵软却任性的声音从话筒不断里传出来,其间还夹杂着玻璃酒瓶磕到桌子的声音,活脱脱是个闹脾气的孩子。

濑名泉觉得自己现在大概有点哭笑不得,迅速起床换衣服准备去接朔间凛月。

“你们的地址是哪?我去接他。”濑名泉调好导航这就准备出门去,又想起什么转身在冰箱上留下一个字条。

 

妈妈去接小熊爸爸,麻烦哥哥帮妹妹做早饭了,我们保证在午饭前回来。

末了,还画了一个小小的熊脑袋。

濑名泉把手机连接上车上的蓝牙,一边看着车上的导航一边用耳机继续打电话。听到那边一阵骚乱,估计是朔间凛月又在闹了,濑名泉便无奈地开口请求:“凛月给你们添麻烦了,羽风你把电话给他。”

朔间凛月是真的醉了,模模糊糊地看着举到眼前的手机,他揉了揉眼睛,勉强认出屏幕上的“小濑”两个字,便一把夺过手机,也顾不得怀里还抱着酒瓶子就一个劲地对着电话喊爱人的名字:“小濑~小濑~我想你~”
“是是,我在,小熊。我现在去接你,老老实实等着。”濑名泉觉得自己没忍住笑出了声。

濑名泉知道朔间凛月是喝不了酒的,但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朔间凛月喝醉,只能说是意外地可爱吧。

半夜的街道没有那么拥堵,等濑名泉上了高速公路之后周围便更安静寂寞了,但是耳畔爱人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小濑,我和你说啊,我想你啊~那么那么想你~” 朔间凛月摇晃着身体晕晕乎乎地笑着。

“嗯,我也想你,特别想。”

“我绝对要更想小濑,绝对~小濑你要不要表扬我啊?”

“是是谢谢你,小熊真棒。”濑名泉大概能想象出朔间凛月现在那副孩子气的表情,声音里也不免沾了笑意。

朔间凛月挥舞着手臂指着天空说:“我告诉你哦,有天中午的时候天上有一朵小濑云哎,和小濑一样漂亮。”

“小濑云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啊笨熊。”

濑名泉像是哄孩子一样一一应着朔间凛月的话,但他说的,回应的却全部都是最最真心的情话。

“我现在超努力的,小濑,以后我养你好不好啊~”

“好,以后你养我,等你又不想上班了我再养你。”

朔间凛月趴在桌子上,眼睛笑得眯成一道缝,一个劲地傻笑着说好。

“到时候我就回家做钢琴老师,每天干干家务上上课然后坐在门口等小濑回家。”

“坐在门口,你是大型犬吗,懒熊。”濑名泉笑得几近合不拢嘴。

濑名泉周围是一辆辆高大的卡车,他就稳稳当当地开,和朔间凛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朔间凛月好像说不完的话一样,他不停地说着,即使有时候他整个人迷迷糊糊地甚至半天拼不出一个句子,但濑名泉不介意在他算不上均匀的呼吸里等着他再次开口。

想听到小熊的声音,任何声音都不想错过,如此渴望着……

 

原本算不上近的车程好像也被缩短了一样,不出2个小时他开到了朔间凛月所在的城市。

“小熊,还醒着吗?打起点精神,我一会儿就来接你了。”濑名泉哄着朔间凛月挂了电话,自己好专心盯着导航地图寻找最快的路线。

 

“小濑,小濑~小濑小濑~”朔间凛月还抱着个酒瓶子不撒手,身上的外套啊领带啊都因为身体发热被随意地扔到一边,魔怔一样地趴在桌子上盯着居酒屋的入口,等着自己最希望的那个身影出现。

“小濑是不是不要我了”没醒酒头脑混乱的时候就是容易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耳边没有了濑名泉的声音,朔间凛月很快就等得有些灰心了。

 

“薰君是温柔的孩子呢,不过现在就先让他自己待着吧,不等到濑名君过来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朔间零伸手拉住羽风薰,温柔地摇摇头告诉他说。

疼爱弟弟的兄长慈爱地看看朔间凛月,一手举起杯再一次小酌了一口,却不想被旁边的人夺走放在一边。最后也只得放弃了那杯酒。

 

酒劲一下去,朔间凛月自然困倦得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几乎是快睡着了一样,时不时地猛地抬起头来看看,又忍不住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睡着,唯一不变就是嘴里还在不停念叨着:“小濑小濑~”这样含糊的声音混在旁边两人的交谈里显得格外单纯可爱。

 

“喂,羽风你们还在吗?”终于,朔间凛月看到自己最喜欢的那双蓝眼睛。

“这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会堵车,你们非要挑这种容易堵车的地方开庆功宴吗?”

“小濑~小濑~”羽风薰还来不及起身去应,本来昏昏欲睡的朔间凛月已经迅速爬起来扎到濑名泉怀里去了。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安置在副驾驶,对方开着窗子吹了一会儿夜风清醒了不少,可惜的是还是醉得迷迷糊糊的,单纯幼稚得就像个小孩子。

于是,濑名泉便坏心思地逗他说:“小熊,你的名字叫什么呀?”

“濑名小熊!”朔间凛月扭过头睁着两只朦朦胧胧的红眼睛大声地喊。

濑名泉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不对不对,你是姓朔间的,再来一次。”

“朔间凛月!”

“那么小熊你最喜欢的人是?”

“小濑!我最喜欢小濑,小濑世界第一漂亮!”朔间凛月兴奋地重复着,末了还探过身子亲亲濑名泉的侧脸,红通通的面颊让他看起来像个兴奋的孩子。

濑名泉瞬间把原本想调侃朔间凛月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唔啊,小熊。”

“嘿嘿~”朔间凛月倚着椅背得意地傻笑。

濑名泉扭头瞥了一眼无奈地嘟哝道:“笑得像个笨蛋一样。”

 

“来,小熊。一二,好。”濑名泉在一个停车场停了车,把还半醉半醒的朔间凛月背到背上。

“小濑,我们不回家吗?”朔间凛月紧紧揽着濑名泉的脖子,用自己发热的脸去蹭濑名泉的头发。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向下滑的身体向上拖了拖:“现在可是半夜,你难道打算让我开车回家吗?今晚我们住宾馆的。”

朔间凛月低头咬咬濑名泉的耳尖,开玩笑地说:“所以小濑是要和我去love hotel度过一晚吗?”

“嘛,随便你怎么想吧,别在背上动来动去的就行。”

 

“哇,小濑是双人床哎~”刚刚进入房间朔间凛月就撒开濑名泉的胳膊扑到软绵绵的床上去了。

“当然是双人床啊,难道现在还要分床睡啊?”濑名泉把自己的外套挂到衣架上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哇,坦率的小濑好诱人。”朔间凛月趴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副舒服到快要睡着的样子。

“好了,小熊。你给我洗完澡再睡觉,身上好臭。”濑名泉微笑着走过去把整个人一下子横抱起来冲着浴室走过去,全然无视怀里的挣扎和抗议。

 

折腾了一晚上,濑名泉躺在床上把朔间凛月揽在怀里,任由对方孩子般地把头埋在自己胸口。

向自己索要了一个晚安吻,朔间凛月很快就睡着了,伴着均匀的呼吸声濑名泉抬手顺着朔间凛月的头发,最后低头吻上爱人的唇。

终于,你回到我身边,真是太好了,对吧小熊?

 

END


评论(3)

热度(34)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