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从今天开始讲故事给你听☆

【レオ杏/leo杏】杏花缘(樱酒番外)

[樱酒]为凛泉文,knights全员+leo杏出没

▲故事段落间存在时间间隔

▲称谓问题:

杏:杏因为杏花得来的本名

安子:雷欧的昵称(杏的发音)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

01

 

“哇哈哈哈,真是美丽的花朵啊,灵感涌出来了!”

橙发的少年就这样坐在开放的杏树下消磨时光,日复一日。

“真是开朗的人呢……如果我能和他说说话就好了。”树上的一朵杏花这样想着。

 

“明天有会人来接我了,所以该说再见啦老朋友。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今天少年来得有些晚,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树底忙着手上的工作,只是那样靠着,就像与什么人背对着背靠在一起。眼睛失神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我在说些什么呢,杏花是听不懂的吧?”他露出自嘲的苦涩表情。

 

被遗弃的皇子,如今被带回了国家……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听得到哦,我听得到哦。我们是好朋友吧?雷欧君。”温柔的声音从树丫间飘下,化作暖流流进了雷欧的心里,他安稳地睡着了。

 

 

离开的时候,他收到了杏树的饯别礼,随着风飘到了马车里的花瓣……

 

“昨夜的雨真大啊,恐怕今年看不到樱花盛开的盛景了。”远处仆人们这样遗憾地感慨着,月永雷欧莫名有些心悸:“那杏花会如常开放吗?会不会也只剩了残枝落花了呢?”一旁的侍卫不知所措地杵在原地。

 

“别像个笨蛋一样盯着我的树。”耳边是濑名泉熟悉的讽刺,月永雷欧大笑着回答:“濑名也应该像个笨蛋一样看看自己的树嘛!”心里却落寞地想着:这里没有杏树啊……
“濑名,你有喜欢的花吗?”月永雷欧像少年时那样倚靠在树下写写画画,“为什么我要去喜欢那种东西?”濑名泉艰难地强撑着冬日里的眼皮,语气里隐隐的不耐烦,“我喜欢杏花哦,那是像是濑名一样温柔的花朵。”“那是什么啊,真是让人不明白。”月永雷欧也不在意,继续投入了手里的工作。

 

是啊,就像……就像什么呢?

 

后来国家改朝换代,月永雷欧自然免不了在逃亡途中死去,好在能如他所愿埋葬在他最爱的杏树下。

 

少年时陪伴他的那株杏花早在几年前就枯萎死去,但有人说会时常看见有一位花信之年的少女在周围徘徊,就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可终究也是不见了踪影……

 

“我们被困在这里你很高兴吗?”濑名泉不饶人的语气唤回了杏飘离的思绪,“啊。杏花是我喜欢的花,雨可以让杏树有好收成,不是么?”我最终也只给得出这样的回答啊……

真是牵强呢……明明下雨的时候杏花会被打湿吧……但是只有这样才不会想到那个人呢……

“这里不是我该停留的地方。”是的,所以让我和同样不知归处的前辈一起出发吧。

旅行的日子很快乐,像人类一样拼尽全力地活着,为自己而活着的日子,很快乐,就像是回到了那段偷偷注视着少年的日子。

“我找了你很久了,我能找得到你吗?”

每每想到过去自己的发出的叹息,杏都是一阵心悸,请再等一下……

“泉前辈很喜欢那个孩子吧?”那一次他们遇到了一个金发绿瞳的男孩,翠绿的瞳孔里仿佛能映射出森林,美丽的眸子。自那时起,濑名泉的视线总会聚焦到那个孩子身上。

不是他,不对!明明有着这样的想法,还是没有阻止一边的同行者。

幸运的是,濑名泉没有真的去干预那个孩子的生活,她不知道这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好在他们的旅行还会继续,他们还要去找自己想寻找的东西。

但是后来,男孩死于战乱。这是在他们与男孩告别之后她独自旅行时候得知的事情。

她再次想起那句话:“你相信人死后会转生成妖怪吗?”

她想相信,但是她真的找不到那个人……

“就此别过吧前辈。”有缘再见了,前辈,愿你找到你想找到的人。她记得她曾这样说过。

“姐姐大人?”朱樱司的声音从耳畔响起,杏才意识到自己因为谈及濑名泉的事情再次被拉入了思绪。

“刚刚我捡到这只小猫,看起来像是受伤了,但是我又看不出它伤在了哪里。”

“嗯?我看看……”这是……猫又吗?
把小小的猫又抱进怀里,橙色柔顺的毛皮,翠绿的瞳孔,只不过两根尾巴却只堪堪剩了一根,也难怪会被认成普通野猫了。“确实是很重的伤呢。”杏收紧了怀抱把脸与它相贴,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如果能再见到泉前辈的话,可以麻烦司帮我带一件东西给他吗?”告别的时候,杏这样拜托着交出了杏花的花包,“请帮我问问他,找到想找的东西了吗?”

 

……

“鬼王级别的婚礼还真是盛大呢。”杏和身旁的鸣上岚习惯性地聊着这样的话题。感受到手上拉扯的力度,杏蹲下身看着男孩:“怎么了,小雷欧?”

“我喜欢那个衣服,安子穿上一定很好看!”男孩兴奋地指着高处的礼台,“但那是新娘的婚服哦?我不能穿的啦。”杏轻轻揉揉男孩的头,宠溺般地看着他失落的样子。“只有新娘子才能穿的吗?”男孩失落地嘟起了嘴。

只是不消一会男孩子就又激动地伸开双手大大咧咧地挥舞着,面颊也变得红扑扑的,好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呜啾!我知道啦,那安子和我结婚吧,我会找更漂亮的婚服给你。等我长到和安子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吧!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找到最漂亮的衣服给你当婚服的。”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孩子用稚嫩的童音说出的话显得凌乱而模糊,但是杏却听得真真切切。
“那就说好了,雷欧君。你要快快长大哦。”杏再次揉揉孩子的头,看着难得乖巧的孩子,不知怎么的就模糊了双眼。“哇,安子不要哭啊啊啊。”

 

“哼~哼~。”想到以前的事情杏忍不住笑出声来。“哦~安子你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吗?”一旁的橙发男人饶有兴趣地凑过来。

“雷欧小时候的事情哦,那个时候的雷欧真是可爱呢。”

“啊啊啊,不要再想了,快停止,快停止!”一旁的人竟一时间红了脸。

“才不要。”杏笑得尾音上扬。

“那么就只能,呜啾!”栗发的女孩被拉进怀里,额头落下一个亲昵的吻。

一切缘分,从最初在树下的相遇就注定了:“你……好。我的名字是杏,能陪我说说话吗?”

 

END

评论

热度(40)

©Kiki | Powered by LOFTER